• 第四十五章 料峭春风吹酒醒

    更新时间:2017-12-18 16:38:26本章字数:3158字

    尸体案告一段落,虞战等人又按原计划返程,一路向北,直达汉宵。

    四人快马加鞭的赶往汉宵,终在一个月后到了汉宵,四人风尘仆仆,看着这座热闹的城市,街上人头攒动。

    汉宵属于边塞,常有战事发生,可是这里又是重要的交通枢纽。

    四人找了个客栈住下,胡乱吃了些东西便回了客房休息,虞战简单的沐浴后倒头就睡,在醒来行已是第二日晌午。

    吃饱喝足,虞战带着三人去街上晃悠,每条街都走一遍,晚上回到客栈虞战便把自己关在房里,连晚饭都不曾吃过。

    却在半夜敲响了寇蛮三人的门,忆华起来打开门,哈欠连天,虞战却精神抖擞,摇醒了寇蛮和忆兮,四人围在桌前。

    虞战神神秘秘的拿出一张纸,小心翼翼的打开,是汉宵城的地图,虞战冲三人一笑,道,“我知道咱们如何白手起家自食其力了。”

    寇蛮看了看地图,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怎么白手起家?就咱们四个,能干什么?”

    虞战猛的弹了寇蛮一个脑瓜崩,低呵道,“靠你当然是没指望,当然是找最容易赚钱的,首当其要的就是……”

    虞战滔滔大论半天却没有得到回应,扭头一看,三人竟趴在桌上睡着了。

    虞战怒火中烧,猛的一拍桌子,三人吓了一跳,立马清醒了过来,一脸惊恐的看着虞战。

    虞战抬腿踩在椅子上,高喊道,“我们要……开妓院!”

    次日傍晚,虞战四人出现在汉宵最有名的烟花柳巷里,虞战和寇蛮二人男扮女装站在忆华身后,低声道,“一会该怎么说你知道吧?”

    忆华点了点头,“小姐放心。”

    三人进了一家地段最好却最不红火的青楼一一云良阁

    一进门便是一股浓重的胭脂味,呛得虞战打了个喷嚏,整个大厅空空荡荡,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舞娘聚在一起说话。

    虞战朝寇蛮使了个眼色,寇蛮猛的踢碎一个木凳,怒喝,“人呢?都给老子滚出来!”

    大厅里原本说话聊天的舞娘把目光投了过来,却没人出声。

    寇蛮有些尴尬,冲虞战低声道,“师父,她们青楼怎么连个打手都没有?”

    虞战低下头,低声回应,“我怎么知道!”

    又过了一会,双方僵持不下,一旁的舞娘小声问,“你们三位,找谁?”

    虞战看了寇蛮一眼,寇蛮道,“让你们老板出来!”

    “我们老板去当铺了。”

    “当铺?她去当铺干嘛?”寇蛮不解的问。

    “去当铺当然是去当东西了!”虞战恨铁不成钢的说。

    “为何要去当铺?”忆华问。

    舞娘娇媚白了忆华一眼,道,“若是再不当点东西,这青楼就开不下去了!”

    虞战心中暗喜,朝忆华使了个眼色,忆华点了点头,道,“这青楼值多少钱,我要了!”

    此言一出,整个青楼都安静了下来。

    “姑娘此言当真?”舞娘不可置信的问。

    “那是自然。”

    “快,去把荣妈妈叫回来!”

    几个舞娘喜出忘外,夺门而出。

    “小姐公子请稍后片刻,来人啊,上茶。”明白了虞战的来历,那些人对她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

    虞战三人心下暗喜,只得安安静静的等待青楼真正主人的到来。

    半盏茶的时间,刚才出门的几位舞娘回来,拥着一个身姿样貌都出众的妇人。

    妇人秀眉微蹙,既疲惫又倔强,上下打量着他们三人,谨慎的问,“诸位想买我这青楼?”

    “正是。”

    妇人看了忆华一眼,冷哼了一声,严声道,“我不卖!”

    虞战三人对视一眼,却找不知她为何拒绝。

    舞娘们听她这么一说,都一拥而上,哭诉,“荣妈妈~若是在不想想办法,别说是青楼,就是咱们都得饿死!”

    荣妈妈板着脸呵斥道,“一群不要脸的东西,这么快就想找新主子了?若不是我,你们早就饿死了!还能就在这儿哭哭啼啼?”

    又扭头看向虞战三人,厉声道,“这青楼我不卖!三位请回吧!”

    不等虞战开口,荣妈妈便疾步去了楼上,三人只好离开,回了客栈。

    四人想着到底是何处出了问题,却怎么也想不到结果。

    虞战又在街上逛了几天,却仍旧是看中了这家青楼。

    “拿银子来,我要买宅子!”虞战对忆华道。

    “小姐,这买宅子也不是小事,您还是好好考虑考虑?”

    “云良阁我是势在必得!明天你跟我去看看宅子,云良阁我是买定了!”

    忆华三人拗不过她,只好随她去了。

    新宅子坐落在离云良阁不远的地方,宅子大的很,设计也是雕梁画栋美轮美奂,虞战在宅子里逛了一圈也还算满意。

    “小姐,那现在怎么办。”

    “现在?等着她来找我们!”虞战笑道。

    “她?谁啊?”

    “荣妈妈!”虞战看着大门处,意味不明的笑。

    此后几日,虞战招了一批丫鬟和家丁,丫鬟要年轻俊美,身姿出众,家丁需得样貌端正,身强体壮。

    家丁除了看家护院,闲暇时便跟着寇蛮学功夫,十几日过去,从刚开始的花拳绣腿已经变成了品相不错的打手了。

    丫鬟们则是跟着忆华学规矩,琴棋书画,时间长了,举手投足也都有模有样。

    寇蛮和忆华依旧是日日教拳,教规矩。而虞战则带着忆兮吃喝玩乐。

    “小姐,这都一个月过去了,您倒是想想办法咱怎么办啊?”忆华焦急的问。

    “哎呦喂,你们慌什么?咱们就等着,荣妈妈自己来把云良阁卖给我!”虞战捧着茶壶,神秘的说。

    “忆华,你放心吧,我师父说能成,就一定能成。”寇蛮拍了拍忆华的肩膀,二人出了屋。

    待二人走后,虞战心里也打鼓,不应该啊,按理说,她早就该来了……

    又数日过去,离除夕还有不到十日,新宅子里自然也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虞战正在屋里赖床,寇蛮忆华好劝歹劝她就是不起,正哄着,听到门外丫头来报,“小姐,有客人来了。”

    忆华和寇蛮对视一眼,她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哪里会来什么客人呢?

    虞战一听丫鬟这么说,立马起身穿衣服,边穿边道,“忆华还是小姐,我和阿蛮是奴才,你赶紧去,一会见机行事。”

    忆华急忙点了点头,整了整衣服朝前院走去。

    忆华进了前厅,才看见来者是荣妈妈,心里更是佩服的虞战五体投地。

    带着笑意,道,“荣妈妈前来,所为何事?”

    荣妈妈这几日也清瘦了许多,却不见她眼神的倔强有任何改变。

    “小姐,贱妇是来与您商议云良阁转卖一事。”荣妈妈这句话说的有些犹豫,看来也是逼的没有办法。

    “哦?荣妈妈怎么知道我还想买云良阁?说不定,我有了别的目标呢?”忆华调笑道。

    “小姐莫要说笑了,若是小姐不想要云良阁,又何必买这处宅子?”荣妈妈苦笑道。

    忆华一愣,却仍是不动声色,笑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这云良阁,你是卖,还是不卖?”

    荣妈妈有些犹豫,道,“贱妇本不想卖掉云良阁,可是,却也没有能力支撑它开下去,所以,还是请小姐收了吧。”

    忆华正思虑对策,一旁的丫鬟却低声告诉她虞战找她有事,遂起身道,“荣妈妈稍侯片刻,有些琐事,我去去就来。”

    忆华快步走到后堂,就被虞战一把拉进屋,急忙道,“她若是不想卖,你便告诉她将云良阁租给我们也好,我付佣金!”

    忆华愣了愣,有些不相信,问,“小姐,这合适吗?”

    “合适合适,你去吧!”虞战一路推着忆华来到前厅旁,让忆华回去。

    忆华重新回到前厅,对荣妈妈笑道,“荣妈妈,我的确是想要这云良阁,不过,咱们也可以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荣妈妈蹙了蹙眉,道,“不知小姐何意?”

    忆华掩面笑了起来,道,“我有一法,您既可以不用卖掉云良阁,我还可替您解燃眉之急。”

    荣妈妈警惕的看着忆华,道,“还望小姐明示。”

    “我给你银子,云良阁的房契我不要,我只要您那地方,我在那儿重新开青楼,我即可帮您解燃眉之急,您又能守着这块地,如何?”忆兮笑道。

    荣妈妈低头不语,忆华朝屋外看了一眼,道,“此事不着急,您慢慢考虑,我有的是时间。”说完便要起身离开。

    “我同意,就按小姐说的办,此事我答应下了。”

    忆华点了点头,笑道,“荣妈妈真不愧是聪明人,明是非,辩黑白,识时务者。”

    “不过,小姐能否让我见见您的上家?”荣妈妈道。

    忆华一愣,笑道,“荣妈妈说笑了,我哪儿来的上家?”

    “哈哈哈,是不是上家,咱们心里都和明镜儿似的,请小姐转告他,我甄荣服他!”荣妈妈冲忆华欠了欠身,出了宅子。

    虞战负手从后厅出来,看着荣妈妈的背影笑而不语。

    忆华在一旁,不解的问,“小姐,云良阁和咱这宅子有什么关系?”

    虞战仍旧看着屋外,道,“治病需得找到病根所在,我派人问过了,这荣妈妈从前是花魁,云良阁以前的老鸨死了以后,就由她掌管了云良阁,可惜青楼花窑越来越多,云良阁生意越来越差,她为了支撑云良阁开下去,只好把原本留来养老用的宅子卖掉,就是咱们现在的这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