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新时间:2017-12-18 17:04:52本章字数:2976字

    忆华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咱们当下该如何?”

    “你写两份字据,再带上一千两银子去云良阁,告诉荣妈妈,让她安安心心过年,这一千两算是定金,日后每年一千两。”

    “是,我这就去。”

    虞战看着大门外,人来人往,心里更是激动的难以平复,虽在南宫府自己也是锦衣玉食,到终究不是自己的家业,如今自立门户,心中自然喜不自胜!

    除夕已经过去了三天,距离虞战租下云良阁的日子也有十几日,可是仍旧不见虞战有什么动作,整日吃喝玩乐。

    忆华和寇蛮仍旧是每天练武教规矩,丫鬟和家丁们也学的认真,依寇蛮所言,现在家丁们的身手,也足以与武馆的打手相较量。

    终于在晚饭的时候,虞战发话,“咱们也消停了这么久,明天早晨,你们便随我一同前去云良阁,但是多有不便,忆兮留在家里,若是闲的无聊,白日里便去云良阁找我们,如何!”

    “小姐放心便是……”

    次日清晨

    虞战带着寇蛮和忆华来了云良阁,虞战仍旧是一身男人装扮,白袍加身,青丝如瀑,往那一站,还真像是个清秀俊俏的公子哥。

    “果然是底子好,你瞅瞅,长得和小清倌似的。”寇蛮打趣道。

    “少贫嘴!”虞战白了她一眼,下了马车。

    云良阁前,荣妈妈已经带着舞娘和姑娘们在门口等着,虞战刚一下车,便负手立在青楼外。

    忆华上前几步,对荣妈妈笑道,“这是薛少爷,单名一个战字,姑娘们称呼三少爷。”

    荣妈妈点了点头,朝虞战行了礼,笑道,“贱妇有礼了。”

    虞战拱手道,“荣妈妈莫要客气,日后还需你我二人好好合作才是。”

    “是。三少爷里边请。”

    虞战跟着荣妈妈走了进去,寇蛮在一旁憋着笑,看惯了师父不正经,这忽然一正经起来,她还真不适应!

    忆华踩了寇蛮一脚,也跟了进去。

    虞战在大厅内环视一周,面容严肃起来,对荣妈妈道,“我在来时看到别家青楼花窑都是高朋满座,如火如荼,咱们这却冷冷清清,荣妈妈可曾想过原因?”

    “这……”荣妈妈被虞战问住了,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除了装修老旧以外,这散漫之风更甚!”虞战厉声一呵,吓了众人一跳。

    荣妈妈也四下看了看,大厅内姑娘舞娘们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聊长道短,哪里有一点等客上门的样子?心下也有些恼怒,对姑娘舞娘们呵斥道,“一群糊涂东西,我养你们是吃白饭的?”

    虞战看荣妈妈动了火,道,“也莫要怪她们,即便是打一顿也是治标不治本,不如都赶出去,重新招一批来。”

    这话仿佛一记晴雷,刚才还趾高气昂的姑娘舞娘们这会儿就哭着扑了过来,虞战敏捷的躲开,寇蛮张开双臂,把众人死死的拦住。

    “若是不想被赶出去,就给我安生一些!”忆华怒斥,众姑娘只好瓮声瓮气的停下。

    “云良阁从明日起歇业,现有的姑娘和娘子们需得经过挑选才可留用,不然的话,休怪我无情!”虞战厉声道。

    “是,请三少爷放心。”荣妈妈朝虞战欠了欠身,对众人道,“你们也都听到了,若是不用心,休怪我不顾情分!”

    荣妈妈又领着虞战上了二楼,楼上与大堂无异,装饰古板破旧,虞战皱眉摇了摇头,道,“不妥,需得拆了重建才行。”

    “可是,三少爷,这若是拆了重建,得多少银子?”荣妈妈道。

    “银子不是问题,寇蛮,你现在就去找些人来,再让人买些红布来,越多越好!”虞战在楼栏边朝下看了看,眼神里闪过一丝灵光,道,“再找个好木匠来,从大堂中央搭建花台子。”

    荣妈妈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这的确是好主意,我差人去找木匠。”

    “呦~好俊秀的公子。”虞战闻声望去,只见从二楼回廊里走来四位国色天香的女子,为首的女子衣着光鲜暴露,面容妖艳,柔弱无骨的手指抚上了虞战的胸膛。

    “拿了你的脏手!”寇蛮抓住她的手猛的向后一推,女子便轻飘飘的退了几步,自嘲的笑了笑,“来青楼不是找乐子?装什么正人君子!”

    寇蛮举手便要赏她巴掌,却被虞战拦住,笑吟吟的看着她,对荣妈妈道,“这才是青楼女子该有的样子!自明日起,所有姑娘舞姬,全都送去宅子里,开张之前重新挑过一遍,不妥的全部赶走!”

    “云良阁四个花魁,也一同训练?”

    “花魁?若是云良阁没了,所有人都是丧家之犬!还谈什么荣华富贵!”虞战甩袖下了楼,众人也没在做声。

    说办就办,没多久就准备妥当,虞战负手和荣妈妈一起在云良阁外看着苦力们进进出出,听着围观的人们低声议论,“这云良阁得有十几年了,终还是拆了?”

    “啧啧啧,也真是可惜。”

    “云良阁这一任的妈妈甄荣,太过霸道,惹得手下的姑娘们怨声载道。”

    “听说这次是个有钱的公子哥包下了云良阁重修,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傻钱多的傻子。”

    “我还听说啊,这个公子哥是看上了甄荣,花千金博美人一笑呢。”

    “美人?甄荣人老珠黄,有什么好博的?”

    “你懂什么,那都是经验!”

    “快看快看,甄荣旁边的那个白衣服的,就是那个有钱的公子哥!”

    “哎呦,果然啊,长得也真是俊俏,看起来没多大吧?”

    “年纪这么小就这么大手笔,看来家里是富贵人家的纨绔子弟!”

    “年纪大小怎么了,贺惊不也一样?年纪轻轻就能独当一面……”

    “他?若不是贺老撑着,他能这么狂?”

    甄荣在一旁听他们着那些不堪入目的话,羞得低下了头,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虞战。

    虞战听他们越说越过分,不由得窝了一肚子火,抬臂便将甄荣拦腰搂进自己怀里。

    “呦呦呦,你瞧瞧,年纪轻轻懂得还不少呢!”

    “哈哈哈,有志不在年高,说不定已经是万花丛中过了。”

    “哈哈哈……”

    虞战被气得肺疼,冲寇蛮低声道,“把他们几个的牙给我拔下来!”

    寇蛮点了点头,朝那几个男人走了过去,歪了歪头,邪笑道,“几位,你们是自己把牙留下还是让我动手?”

    男人们对视一眼,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提拳冲了上来。只见寇蛮反应敏捷,不管男人们怎么打,拳头总落不到她身上。

    反倒是她,拳拳到肉,还真把男人的牙打掉了几颗。

    男人们捂着嘴,落荒而逃,甄荣推开虞战,脸红的像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

    虞战也觉得有些尴尬,清咳了几声,道,“是在下冒犯了,荣妈妈莫要怪罪。”

    “无妨,多谢三少爷解围。”荣妈妈红着脸退到一旁,心里竟泛起丝丝欢喜。

    待拆除完毕,虞战又让宅子里的丫鬟们将红布全都缝合在一起,许多红布连着,竟有一个院子这么大。

    虞战又带着家丁用红布将整个云良阁围了起来,从外边根本看不清里边的状况。

    忙活多日,终于即将竣工,荣妈妈心里也有些担忧,在宅子里对虞战道,“三少爷,云良阁即将竣工,若是有歹人破坏,又该如何是好?”

    “荣妈妈尽管放心,我已在精武堂找了众多打手暗中保护云良阁,使其能按时竣工。”

    荣妈妈松了一口气,道,“有三少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可是姑娘们……”自虞战说了开业歇业,便都把姑娘们接了过来,如今又是两月有余,荣妈妈在云良阁监工,也不知姑娘们都怎么样了。

    “既然荣妈妈来了,那正好随我一同去看看,如何?”虞战笑道。

    “好,三少爷先请。”

    虞战与荣妈妈来了后院,姑娘们正在练身姿,见虞战来到,也都停了下来行礼。

    “三少爷,妈妈。”

    荣妈妈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们。吃惊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荣妈妈,可还满意?”虞战笑道。

    “满意,满意。”荣妈妈打量着众人,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忆华,说下规矩。” 

    “是。”忆华欠了欠身,从丫鬟手里接过纸,向前一步,道。

    “娘子等级制度,一等美姬十名,一等怜人十名,一级红颜,二级美颜,三级花魁,四级知音,各四个。特等红倌人两个,花魁四位,一位一名,花娘子若干,舞娘子若干。茗丫鬟,锦丫鬟,卿丫鬟若干,小厮丫鬟若干,”

    “清倌等级制度,一等清倌人,一等暮倌人,一等贤倌人各十个,余倌人若干。”

    忆华合上纸,对众人道,“规矩可都明白了?”

    “明白。”

    忆华朝虞战,道,“行了,主子,可以开始了。”

    虞战点了点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威风凛凛道,“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