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新时间:2017-12-19 20:06:36本章字数:3062字

    娘子们一批一批的站出来,先是练嗓,后是歌舞,诗词歌赋,就连煮茶礼仪也是颇为精通,到最后选了四位美姬怜人,各个是貌若天仙,惊为天人。

    虞战点点头满意的看着众人,甄荣则是打心眼里佩服虞战,仅是这几日的功夫,这些姑娘便像是换了一个人!

    “三少爷,真乃奇人!”甄荣站起身朝虞战欠身行礼。

    “荣妈妈这是做什么?你我本是同舟共济,又何必客气?” 

    虞战伸手将荣妈妈扶了起来,荣妈妈抬头,眼神含情脉脉。

    两人在后院逛了一圈,虞战道,“荣妈妈,既然万事俱备,十日后是大吉,便那天开张吧。”

    “三少爷安排便是。”

    “唉~”。虞战颇为可惜的说。“今日家父来信,家中有要事,我需得赶回去一趟,开张我怕是不能在场了。”

    “无妨,公子家大业大,自然是恨不能分身。”甄荣笑道。

    “哈哈哈,还是荣妈妈通情达理,过几日我会派人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也好替你们分担一些。”

    “敢问公子,所派何人?”甄荣好奇的问。

    “四姑娘!”虞战笑道。

    “四姑娘?”甄荣看着虞战一脸笑意,眼神也有些暗淡,苦笑道,“四姑娘想必是个美人吧?”

    “那是自然!倾国倾城,绝世无双!”虞战眼睛里都闪着欢喜的光。

    寇蛮和忆华跟在一旁,忍者满脸的笑意。

    “四姑娘应住在何处?”甄荣问道。

    “云良阁后院最顶层,都留给她。”

    甄荣看着她,心里有些自嘲,是啊,自己是个老鸨,又怎能奢求所谓的情意?

    待甄荣走后,虞战坐在后院喝茶,院子里初春乍露,处处蓬勃着生机。

    寇蛮在一旁支支吾吾,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师父,你为何要告诉荣妈妈你要走?”

    虞战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她喜欢我?如果我以男人的身份住进云良阁,早晚会穿帮,还不如趁她没发觉,赶紧变回女儿身!”

    忆华笑了笑,道,“小姐也真是厉害,谎话随口就来,说什么四姑娘,简直笑坏了我……”

    虞战不予理睬,寇蛮忆华对视一眼,憋着笑。

    十日转瞬即逝,甄荣期间又来找了虞战一次,却被忆华挡了回去,只说是三少爷已经离开,四姑娘大约两三日就会来到。

    云良阁所处之处是整个春风巷的必经之处,可是现在却被红布围的严严实实,街上自然也有不少流言,有说云良阁闹鬼不干净的,也有说云良阁里边修成天上宫阙的,流言越来越多,也就更多人对云良阁感兴趣……

    在开张前的第二天,虞战换了一身女装,优雅高贵,带着云良阁的丫鬟娘子们回了云良阁。

    甄荣早已在门口等候,看着虞战下车,乍一看也是一脸惊艳,但仔细看看,长得也不是那么风姿出众,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虞战下了车,朝甄荣欠了欠身,道,“在家经常听三少爷提起妈妈,如今一见果真是美人迟暮,风韵犹存啊~”

    甄荣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上下打量着虞战,道,“看四姑娘年纪与三少爷相仿,怕是也没多大吧?”

    虞战低头笑道,“妈妈好眼力,我比三少爷只小两个月。”

    甄荣有些醋意,笑道,“姑娘与三少爷倒是配的很。”

    虞战眼里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精光,害羞的笑了笑,道,“不瞒妈妈,我与三少爷自幼一起长大,也早已定下了婚事。”

    甄荣一惊,虽然心里也有准备,却也有些伤心,没再说什么,引着她们来了厅内。

    虞战环视一圈,点了点头,道,“不错,的确是焕然一新,”

    甄荣又带她看了看后院和姑娘们居住的院子,虞战全程都是满意的态度。

    在到达后院最顶层的时候微微蹙了蹙眉,荣妈妈以为她不满意,连忙道,“姑娘可是有什么不满意?”

    虞战摇了摇头,道,“好的很,我十分满意,荣妈妈费心了。”

    甄荣点了点头,便下去吩咐别的,虞战在屋里逛了一圈,屋里采光好的很,窗帘是月光帐,床椅桌凳都是上好的檀木。精致漂亮的妆台,雕花镂空的床框,做工精细的床榻。

    “这也太空荡了,从书桌到床边都能再添一堵墙了!”寇蛮道。

    虞战点了点头,无奈的说,“可咱们也没什么好放的了~”

    “是啊,咱们出来都快半年了……”忆华收拾着虞战的衣服,折好放进衣柜里。

    “忆华,让忆兮画幅南宫府的图,你去找绣娘绣出来当屏障。”

    “可是,这画要多大才能当屏障?”

    “这……”虞战前后比对了一下也有些为难。

    “师父,咱们先把屏障架子先垒好,再让忆兮直接画在布上,让绣娘比着绣不得了?”

    “这倒是是个好主意,我去问问忆兮。”忆华笑着出了门,虞战上下打量着寇蛮,笑道,“行啊,你既然这般聪敏我再交给你个活计如何?”

    寇蛮挠了挠头,傻呵呵的笑道,“行,师父尽管吩咐……”

    虞战坐在窗边,正好可以看到繁华的街道,心里有点想念爷爷和百里,思念越涌越多,不由得鼻子有些发酸……

    寇蛮在一旁看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好转移她的注意,问道,“师父,你看外边那些红布,啥时候撤?”

    虞战收回思绪,看向那些把云良阁围的严严实实的红布。

    两人下了楼,来到云良阁外边,虞战伸手拽了拽,红布纹丝不动,扭头对寇蛮道,“你上去,把所有用来固定红布的东西全都解开,只用绳子在上边浅浅的拴住!”

    寇蛮看了看云良阁的高度,猛的纵身,便飞到了红布内,虞战又在四周逛了逛,嘴角勾起一抹不意察觉的笑。

    待寇蛮再次飞了下来,虞战才摆了摆手,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寇蛮点了点头,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甄荣在大堂喝茶,一想到明日开张,她心里就紧张的很,虽然现在的云良阁已经如同天上宫阙一般,可是,心里还是没有底……

    “师父,师……”寇蛮叫着进了门,却看见甄荣坐在那儿,于是清咳了一声,对一旁的丫鬟,道,“去把四姑娘叫来。”

    虞战和忆华正在屋里说话,听到丫鬟通报,故作深沉的对忆华道,“我还有要事处理,你去吧。”

    忆华忍着笑意欠了欠身,来了大堂,冲甄荣欠身行礼,然后坐在一旁,对寇蛮道,“让他进来吧。”

    甄荣有些好奇的看着门口,过了一会儿,门口出现一个男孩,说是男孩,也不过和虞战寇蛮等人差不多大。

    “这个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忆华姑娘。”寇蛮站在虞战身旁朝男孩道。

    男孩看了忆华一眼,点了点头。忆华上下打量着他,笑道,“你就是天奇?”

    男孩点了点头,忆华来了兴趣,问,“你多大?”

    男孩愣了愣,用手比划着十一。

    “你竟生的这样小?”忆华上下打量着男孩,笑道,“但是模样清秀的很~”

    男孩愣了愣,低下头笑了起来。

    寇蛮在一旁憋笑,却被忆华瞪了一眼。

    “我拜托你的事,你可办妥了?”

    男孩点了点头,眼神飘忽不定。

    “你叫天奇?”甄荣皱着眉,忽然插嘴问道。

    男孩点了点头,然后期待的看着甄荣。

    “你哥可是大漠判官?”甄荣紧张的问。

    男孩急忙点头,然后着急的用手比划着什么。

    甄荣转头对忆华严肃道,“姑娘,必须把他赶走,不能让他待在咱们这儿!”

    忆华笑道,“荣妈妈,他是个孤儿,左右也没去处,不如就让他留下吧!”

    “什么?”甄荣惊恐的看着忆华,沉声道,“你可知他哥哥是土匪?!”

    忆华似乎不屑于她的恐吓,转头对男孩道,“天奇,你可愿住在这儿?”

    男孩听她这么一问,眼睛里都闪着光,重重的点了点头。

    忆华笑了笑,“当然可以,不过。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男孩点了点头,用手比划着擦地擦桌子。

    忆华掩面笑了起来,“不用,你就住在宅子里,做家丁,如何?”

    男孩愣了愣,看向寇蛮,寇蛮笑了起来,对他道,“这是同意把你留下了!”

    男孩也跟着笑了起来。

    忆华让丫鬟带他下去洗漱更衣,随手端起了一杯茶。

    甄荣皱紧了眉头看着忆华,低声道,“他不仅是哑巴,他哥还是沙漠判官,那可是土匪!做的是杀人的勾当!”

    忆华看了甄荣一眼,诚恳的说,“您尽管放心,出了事我负责,如何?”说完起身出了前厅,甄荣看着她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

    夜渐深,忆华和寇蛮来了虞战屋里,虞战正在剥核桃,咬牙切齿都弄不开,只好递给寇蛮,寇蛮愣了愣,双手合十猛的一压,核桃便碎成了渣渣,忆华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虞战无奈的白了寇蛮一眼,没说话。

    “事情都妥了?”虞战剥了一瓣橘子递给忆华。

    “妥了,明日云良阁开业,天上宫阙。”

    虞战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好奇心害死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