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芙蓉帐暖度春宵

    更新时间:2017-12-19 20:29:37本章字数:3112字

    第二日一大早,云良阁门前便围了不少人,都听说云良阁翻新即将开张,里边的姑娘各个都嫩的能掐出水来,街头巷尾,传言纷纷,都等着这个秘密被揭开……

    “为何还不开张?”

    “明明说的是今晚,大白天的挤来做什么!”

    “你这不也是大白天的来了……”

    “这种事,谁不想赶个新鲜?”

    任凭人群怎么叽叽喳喳,虞战就是不许开门,甄荣看着门外被围的水泄不通的人,心里也宽慰了不少。

    夜幕即将降临,东方已经变黑,门前的人也少了许多,甄荣有些着急,“四姑娘,为何还不开张?”

    “欲擒故纵,再等等。”

    荣妈妈看着门外的众人没再说话,反倒是虞战自言自语道,“若想让一个人吃的多,就得让他饿到极点,不然的话,你永远不知道他能吃多少东西……”

    荣妈妈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虞战爬上屋顶,看了一圈,冲众人笑道,“时候到了,开门迎客。”

    甄荣只以为虞战让开门,谁知道却被虞战拉着下了楼,挤到了门口。

    刚想要问,刹那间,云良阁周围烟花纷飞,在天空炸响,甄荣吃惊的长大了嘴,惊讶的看着虞战,虞战开心的看着天空,冲甄荣笑了笑。

    烟火响了起来,云良阁门口聚积了不少人,人越积越多,甄荣询问虞战是否该开门,虞战冲她神秘一笑,对着天空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寇蛮得了信号,对屋顶上的几个家丁笑道,“得了兄弟们,干活!”

    几人一同把围在云良阁四周的红布割断,红布瞬间滑落下来,整个金砖玉瓦的云良阁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这…这也太漂亮了吧!”

    “天上宫阙也不过如此啊!”

    “真不愧是有钱的公子哥,也是舍得下血本!” 

    “如此一比,醉红楼简直烂透了!” 

    忽而间,人群两旁出来了许多年轻貌美的姑娘,衣着性感,步伐轻盈灵活,蛮腰盈盈一握,从人群两边走来,笑着,叫着,看的男人们如痴如醉,不能自已……

    “美人儿~别走啊美人儿……”

    “哎呦~闻闻着这空气里都是香味~”

    “这倒是让我们进去啊!”

    “对啊!还做不做生意了!”

    刚才的美人们围着他们绕了几圈,这会儿都又娇笑着朝阁内走去~就在她们即将到达的时候,门开了……

    大门缓缓打开,里边的情景慢慢的浮现在了众人眼前,鎏光溢彩,金碧辉煌,大堂云雾缭绕恍如仙境。人们挣着挤着往里去,却都被拦在了门前。

    “云良阁今日开张,承蒙各位前来捧场。仅三百人可入内,先到先得。”

    还没等忆华说完,人们便都拥了进去,丫鬟和小厮们在门口仔细数着,到三百就关了门,任凭门外怎么叫喊就是不打开。

    云良阁内

    歌舞升平,恍如白昼。

    “诸位公子老爷~甄荣这厢有礼了~”荣妈妈款款走上台来,媚眼如丝,调笑道,“这云良阁重新开张,日后也得请诸位老爷多多光顾才是,若是诸位今后想找姑娘,便是夜里来说悄悄话,白天也可以来喝喝茶,听听曲,既然立了规矩就不能毁,诸位也都是多年的老熟人,切莫伤了情分,我也不多说了,免得误了诸位的时辰。”

    甄荣下了台,随后上来的便是从天而降的三位舞娘,浅纱薄遮,身姿若隐若现,细腰宛如水蛇不停的扭动。

    开张第一夜,也可为是高朋满座,虞战站在第二层看着楼下,冲寇蛮笑了笑,道,“你师父聪不聪明!”

    寇蛮看了她一眼,肯定的说,“这还用问?我师父是最聪明的!”

    虞战哈哈大笑,忆华和甄荣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一夜歌舞升平,虞战自然也喝了不少,被寇蛮抱回屋,她迷迷糊糊之间,似乎见到了百里,百里愠怒的问她为什么喝那么多,还倒了杯茶给她喝,可是那杯茶是花雕的,喝完她就又睡着了……

    等虞战再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的午时,她睡了一整天,摸了摸宿醉之后胀痛的脑袋,晕晕乎乎的下了楼。

    大堂里桌凳都已收拾干净,也没有什么生意,下人们却仍旧不敢偷懒,兢兢业业的收拾着。

    寇蛮和忆华见虞战下来急忙迎了上去,道,“小姐醒了?没事吧?我去吩咐厨房给你做碗醒酒汤。”

    虞战痛苦的摇了摇头,脑袋里除了昨夜的轰鸣声什么都没有。

    虞战无奈的点了点头,余光瞥到一旁的几个姑娘,正围在一起讨论衣服和脂粉,虞战心头一喜,抓着甄荣的胳膊,急忙问,“姑娘们的衣服都在哪儿买的?”

    甄荣被她问的一愣,道,“姑娘们的衣服都是找城里的大师傅来做的。”

    “大师傅?可有店铺?”

    甄荣迟疑了片刻,冲那几个姑娘叫道,“怜鸾,过来一趟。”

    被喊到的姑娘冲其余几人笑了笑,朝这边走来,欠了欠身,道,“四姑娘,荣妈妈,找我有何事?”

    甄荣笑道,“四姑娘有些事要问你,你如实回答便是。”

    “四姑娘请问便是,我定知无不答。”怜銮有些紧张,手不自觉的搅弄着衣角。

    “哈哈哈,你莫要紧张,就是些平日里的琐事。你坐下,咱慢慢说。”虞战安慰道。

    怜銮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坐在一旁。

    “你这衣服甚是好看,哪个师傅做的?”

    “是城南的胡师傅,他做衣服做了四十多年,手艺自然是没得挑。”怜銮一看虞战是问这个,也宽心不少。

    “那你就将胡师傅请来,让他帮我做几件,如何?”

    怜銮笑道,“四姑娘放心,我这就去。”

    “那便有劳了。”虞战朝一旁的寇蛮使了个眼色,道,“这些银子你拿着,也不让你白忙活。”

    “四姑娘,这可使不得,举手之劳,您客气了……”怜銮连连摆手,然后笑着欠了欠身,带着丫鬟出门而去。

    虞战看着她的背影点了点头,对甄荣道,“这姑娘不错,来多久了?”

    “怜銮来了得有三年了,如今是四大怜人之一。”

    “实至名归!”

    二人正说着,忆华端了醒酒汤来,轻轻的搅了搅,笑道,“小姐抓紧把汤喝了,免得一会头晕。”

    虞战接过汤喝了一口,低声道,“你拿些银子,去后街收一家店铺,再进着布匹,等着开张。”

    “布匹?小姐是要开布庄?”

    “非也,非也,这店铺的生意,绝对比布庄要挣钱的多。”

    “小姐,我还是不明白……”

    虞战将汤一饮而尽,道,“再过几日,这云良阁将会成为整个汉宵最大的青楼,到时候男人们对此皆趋之若鹜,汉宵城里的女人们也会对这里的姑娘们争相效仿,咱们就正儿八经的让姑娘们把衣服穿出去,到时候,是哪家店铺的哪个老板做的,都会名声大噪,如此一来,咱们便是活招牌,来找咱们做生意的人也会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

    忆华恍然大悟,心里对虞战又更佩服了几分,笑道,“高啊!小姐就是小姐,您等着,我这就去。”

    甄荣在一旁看着二人,虽是表面上什么都没说,可是心里已经波涛汹涌了,这四姑娘可真是不简单,眼睛一眨就是一个主意!

    “四姑娘,这三公子家在何处?”甄荣装作无意的问道。

    虞战本就头疼的很,听她这么一问,随口道,“三公子家在阜阳。”

    甄荣点了点头,关切的说,“若是不舒服便回房休息吧,这里我来看着,你且安心休息。”

    虞战点了点头回了房,甄荣看她上了楼,对一旁的小厮挥了挥手,低声道,“你去阜阳查查,看看是不是有一户姓薛的人家,家里有个十三四岁的少爷,人称三公子,还定了亲。”

    小厮点了点头退了下去,甄荣看着楼上,心里暗道,任凭你藏的再深,我都要把你挖出来……

    虞战回了房倒头就睡,任凭外边怎么翻云覆雨,都不如睡觉重要!

    砰砰砰——

    门外响起敲门声,虞战不耐烦的把被子蒙住头接着睡。

    砰砰砰——

    敲门声依旧不依不饶,虞战怒气冲冲的打开门,却见怜銮在门外胆怯的看着她。

    见她这副模样,虞战也不好开口呵斥,只得挠了挠头,不悦的问,“何事这样着急?”

    怜銮见她要发脾气,小心翼翼道,“四姑娘,那大师傅的徒弟来了,给您量尺寸,您看是让他上来还是您挪步下去?”

    虞战思虑了片刻,道,“让忆华带他上来!“

    怜銮还想说什么,倒见她不悦,便欠了欠身赶忙走了,虞战关上门回了屋里,也没有了睡意,梳了梳头发,等着所谓大师傅的到来。

    怜銮下了楼,在大堂找到了寇蛮,欠了欠身,道,“好哥哥,四姑娘让忆华姐姐带大师傅楼上,可是忆华姐姐不在,劳烦你跑一趟送大师傅的徒弟上去,可否?”

    寇蛮挥了挥手,爽朗一笑,道,“我当什么事,包在我身上。”

    大堂里坐着一个清秀瘦弱的男子,一身蜀锦长袍,也不曾有姑娘作陪,只安安静静的喝着茶,寇蛮走了过去,拱了拱手,笑道,“兄弟怎么称呼?”

    “在下华裳,请问兄台,这云良阁的 四姑娘是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