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飞絮飞花何处是

    更新时间:2017-12-20 22:08:42本章字数:3165字

    眼看着就要进凤寰宫,可虞妁依旧没有下来的意思,上熙低头看了一眼,笑着抱着她进去。

    过了前殿,正巧看见逸风和狐若也在门外等着。

    “三哥!狐狸!”虞妁看见二人便高声招呼着。

    引得凤寰宫众人纷纷看了过来,安陵王抱着五公主,一时间也都叽叽喳喳的传开……

    上熙没有理会,只抱着虞妁加快了步子朝狐若和逸风走去。

    到了跟前笑道,“你们两个也真是救兵,这丫头怕是要累死我~”

    狐若掩面笑道,“只怕是美人在怀,王爷也不觉得累了。”

    “是啊,我竟不知你有这样的心思,打起了我妹妹的主意!”逸风也跟着打趣。

    上熙脸色无常,倒是耳朵红了起来,轻咳着看了看四周,只见白雪皑皑,也实在是难得的美景,感慨道,“夜深知雪骤,时闻折竹声,的确是难得~”

    众人心知他转移话题,也没再多问,狐若环视了一圈,跟着到,“这东西不化留着有何用?”

    “哎~此言差矣,正所谓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可不是好看的紧?”逸风道。

    虞妁见他们诗情画意,心中童趣大增,狡黠一笑,趁狐若不注意,把雪球塞进了他脖子里。

    “啊~哦~虞妁!你……快~给我弄出去!”狐若像是被蝎子蛰了一般跳起来,上熙见状,急忙把雪给他拿出来,看着一旁笑的前仰后合的虞妁,无奈的笑道,“狐若身子弱,你莫逗他了。”

    虞妁无所谓的挑了挑眉,笑道,“身子弱?有多弱?”随手又抓了一大把雪揉成球,朝狐若丢了过去。

    狐若敏捷的躲开,气的七窍生烟,把大氅一脱,撸起袖子,怒道,“你最好别让我抓住,不然本公子一定剥了你的皮!”说完捧起一大捧雪,揉成雪球朝虞妁扔了过来。

    虞妁看他动了真格的,急忙躲在了逸风身后,狐若丢过来雪球,正巧砸在逸风胸前,狐若愣在了原地,讨好的说,“王爷~人家不是故意的~你要怪就怪虞妁,都怪她!”说完还不忘朝逸风眨眨眼。

    “呵,是吗?怪虞妁?嗯?”逸风勾起嘴角,捏了一个大的离谱的雪球朝狐若丢了过去,狐若堪堪的躲开,掐腰怒道,“合起火来欺负老娘?小桐小梧!给我砸!”

    两个小太监从一旁犹犹豫豫的挪过来,为难的说,“爷,您这不是难为奴才吗,我们哪儿敢砸公主和王爷啊~”

    “是啊爷,您去砸,奴才们给您助威,如何?”

    还没等他们说完,一个雪球飞了过来砸到了他们二人的眉心处,狐若三人扭头看了看,一旁的逸风虞妁二人已经笑的直不起腰。

    狐若气的俊脸通红,对小梧小桐道,“若是你们二人不照办,我就把你们赶去奴者库!”

    二人一听立马跪了下来,道,“奴才们照办,爷莫要生气!”二人说完便抓起雪球为难的朝虞妁二人扔了过去,

    小梧边扔边紧闭着眼,道,“公主王爷恕罪,奴才是被逼的啊!您二位躲着点啊!您二位躲开啊!”

    小桐则是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边哭边揉眼,团起雪球,哭道,“当奴、奴才还、还得逼着我打主子!这日子、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狐若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二人一眼,拿着雪球朝虞妁二人跑了过去,虞妁敏捷的躲开,逸风则是和狐若嬉笑着扭打在了一起。

    上熙在一旁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一个不经意,虞妁就把冰手塞进了他脖子里,冻得上熙一个激灵,睁大眼睛看着虞妁,虞妁笑着朝他吐了吐舌头。

    上熙看着她,二人相视而笑,仿佛回到了在清莱的那些年。

    虞妁抓起雪球朝逸风扔了过去,叫道,“咱们把狐若埋进雪里!”说完便笑着朝一旁扭打的二人跑了过去。

    上熙笑着跟了过去,看着正在把狐若埋起来的二人苦笑道,“这……若是冻坏了怎么办?”

    逸风对上熙笑道,“冻什么冻,冻坏又不是冻死,赶紧的!”

    上熙咬了咬牙,一狠心,把大氅脱掉,也一同围了进去。

    “我的天儿呐,这日子没法活了!别埋脸,给爷留个喘气儿的地儿!”狐若的惨叫声和哭喊声在天空盘旋,一旁的宫人和奴才除了笑,却没有一个上来帮忙的。

    “寒芜!度芊!救我啊!好歹老娘也救过你!度芊你个没良心的!你……”没等狐若说完,嘴里就被逸风塞进了一个大雪球。

    “别叫了!属你话多!”虞妁捧起一把雪全都按在了他脸上。

    度芊和寒芜犹豫了一下,把狐若从雪坑里挖了出来。

    狐若终是在度芊和寒芜的搀扶下,从雪坑里爬了出来,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却又坐在地上哭天抢地的撒起泼来。

    “我的天儿啊,没天理啊,你们三个还要不要脸~”

    上熙以为他真哭了,急忙走了过去,蹲在狐若面前,道,“我不闹你了,你莫哭~”

    不等上熙说完,狐若猛的往前一扑,把上熙按到在地,得意的笑道,“不使点计策我还真抓不住你!看姑奶奶不把你埋上!”

    虞妁和逸风在一旁笑的站不起来,却被狐若吼道,“笑笑笑!笑什么,还不赶紧快来帮忙!”

    众人玩的乐此不疲……

    后殿

    南伯晴岚打扮妥当,来到后殿,却发现所到之人寥寥无几,不悦的问,“都几时了,为何还没有人来!”

    贤妃起身笑道,“虞妁和逸风他们早就来了,这会儿在前殿玩呢,可是佟妃她们,臣妾就不知道了。”

    “芳华,去侍候太后洗漱梳妆。”南伯晴岚对一旁的贴身姑姑道。

    “不必了,哀家起来了。”太后笑着从门外进来。

    众妃急忙起身行礼,道,“参见太后,太后万吉。”

    “罢了罢了,都坐吧,莫站着,省的和哀家不通情理似的。”太后心情大好的调笑道。

    “母后说笑了,昨夜睡得可好?”南伯晴岚坐在太后身旁关切的问。

    “睡得自然极好,”太后亲昵的拍了拍她的手,环视了一圈,疑惑的问,“怎么不见妁儿和逸风?”

    “是啊,臣妾也正纳闷呢,这么晚了,莫不是还没起?”

    “太后,娘娘,公主和王爷司呈早就来了,这会儿正在前厅玩呢~”芳华笑道。

    “前厅?昨夜下了一夜的雪,外边好看的很,不如咱们都出去逛逛?也别整天闷在屋里。”

    “是,母后说的有道理,我陪您处处走走。”

    见南伯晴岚扶着太后要出门,贤妃也笑道,“既然如此,不如咱们都出去看看吧?”

    众妃无异,都起身出门,往前殿走去。刚转过长廊,便听到前殿一阵欢声笑语。

    等众人走到,却被吓了一跳!

    虞妁几人满身都是雪,正笑的前仰后合,仔细看看,一旁的坑里还埋着小梧和小桐。

    “妁儿!莫要胡闹!”南伯晴岚,又是喜又是气,一脸严肃的呵斥。

    虞妁见南伯晴岚动了怒,乖乖的站起身。

    “逸风?你也跟着胡闹!还有上熙?你说你们,难不成还小?”南伯晴岚斥道。

    “这…这后边是谁?”太后仔细看了看,三人身后的坑里还有一个人。

    “太后,是我,我是狐若!”

    南伯晴岚吓得一惊,道,“都愣着干什么!快把司呈从坑里挖出来!”

    奴才们手忙脚乱的把狐若从坑里拉出来,狐若看着太后和皇后委屈巴巴道,“太后,皇母……”

    太后看着半截身子还埋在雪里的狐若开怀大笑了起来,后宫众妃也是忍俊不禁,虞妁几人更是憋的肚子疼。

    “还笑!你们几人真是无法无天了!这要是冻出来了好歹可怎么好?”南伯晴岚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太后制止,笑道,“孩子们天性如此,让他们玩吧,你也少发火,瞧瞧把他们吓得。”

    逸风顺势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逗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你们玩吧,尽情的玩,不用管她……”

    此言一出,几人如同得了特赦令,狐若坐在地上,趁逸风一个不注意,抓住逸风的脚踝一拉,逸风便惊叫着摔进了雪里,狐若压在逸风身上,笑道,“风水轮流转,该到本公子报仇了……”

    虞妁和上熙看狐若把逸风撂倒,急忙围了上去,把逸风埋进雪里,看的太后众人也是笑的不亦乐乎。

    “娘亲,我也想玩。”一个只有一两岁的男童咿咿呀呀的说。

    “仲儿还小,怎能像你叔叔和姑姑一样?”

    小孩子不开心的嘟着嘴,道,“那仲儿以后也要向叔叔一样。”

    若水摸了摸他的头,欣慰的笑着。

    太后听到了他们母子的对话,冲男童笑道,“仲儿啊,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想玩就去玩吧。”

    男童征求的看着若水,看见他娘点点头,这才摇摇晃晃的朝虞妁他们走去。

    男童本就年龄小,如今穿的又厚,走起路来像是个不倒翁。

    几人打的火热,不曾注意到这小家伙的到来,一个雪球飞来,朝着小家伙丢了过来,众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小心!”男童的娘攥紧手绢,生怕男童出个好歹。

    虞妁离男童最近,猛的一扑,用身子替男童挡住了雪球,男童被吓了一跳,跌坐在地上,小嘴一瘪,竟然像是要哭出来,揉了揉眼睛,张开双臂要抱抱,虞妁先是一愣,然后满心欢喜的把他抱起来,用脸蹭了蹭他,一脸宠溺的对着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