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外桃源

    更新时间:2017-11-04 13:27:49本章字数:2090字

    偏西的太阳照到海面上,波光粼粼,江维舟教授忙碌了整整一天,终于抬起头看看医院窗外不远处的海面,成群的海鸥在岸边起起落落地飞舞,啄食着游客抛洒的食物。现在早已过了下班时间,他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肿瘤科的专家教授,明天是端午节小长假,今天医院里的工作尤其繁忙,上午是排的满满的肿瘤切除手术,下午是各种病情会诊。医院里病人总是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涌来,填满了医生所有的时间,他觉得自己每天忙得不得喘息,甚至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医生每天都如同战斗一样,越来越高效地解决着各种病人的问题,可是从未见病人有所减少,各种疑难病症也从未有所减轻,医生的工作负担反而越来越重。

    江教授终于处理好了全部工作,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医院,直接开着车上了通往城郊的公路,去老父亲的家里,妻子和孩子今天下午已经到了老家,一家人要在老家横山村度过端午小长假。从医院到老家横山村,一路的风景很美,路左边是海,右边是山,虽然是6月艳阳高照,但东北海滨城市大连依然是非常舒服的温度,习习凉风携带着花草的芳香从车窗吹进来。渐渐地,江教授脑海中工作上的各种纷杂,被清新的空气、山清水秀的景色所洗去,身心慢慢从疲惫、郁结变得轻松起来。

    车在公路上开了不到半小时到了龙王塘镇,右转过了一座桥,沿着河边公路走上大约3公里,穿过一个不太长的隧道,到了开阔的横山寺门前,过了横山寺山门前的广场,再往前大约1公里,就到了横山村老父亲的家里。一过隧道,这里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景色、氛围、小气候,都和隧道那头有所不同。这里没有高楼大厦,进入眼帘的,只有青翠苍郁的群山,山脚下暮霭笼罩的河水,道路旁的村落,房前屋后大大小小的樱桃园、水蜜桃园,静谧、安宁、凉风习习,草木绿意盎然,生机勃勃,鸟语花香。大连的山不高,山形简阔,有着北方的明朗个性,又有南方氤氲灵秀之气,可谓山明水秀。山上原生的树木主要是松树、栎树、槐树,松树是墨绿色,栎树叶子是比松树颜色浅的翠绿色,这里气温相较市内低,槐树花期长,现在树上依然挂满洁白晶莹的槐花。开车走在路上,能明显看出山上一大片墨绿色、一长带状翠绿色、一条洁白色的树木间杂生长着。

    太阳还没有落下去,江教授把车停到院门外,走进院子里,夏季农家院落是最诱人的,红墙绿院老屋,架豆吊瓜葫芦,玉米花生毛豆,炊烟袅袅。江教授再怎么身疲心累,一回到这里,便是满身轻松愉悦。

    看到老母亲和妻子正用大铁锅炖着原汁原味的饭菜,江教授蹲在锅灶旁,为母亲填材烧火,帮着母亲把饭菜做好。江教授和妻子走出庭院,来到自家的樱桃园。

    每年的6到7月份是大樱桃成熟的季节,由于大连地区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大连的大甜樱桃在全中国樱桃产区中品质遥遥领先,当然价格也高高在上,但是口感、营养价值、食疗价值均绝对一流。大连大樱桃栽培历史已有百余年,种植面积大,绿色生态无污染。每到端午节前后,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到大连旅游,找一个樱桃采摘园,吃吃樱桃,感受一下山明水秀的乡村气息,品尝品尝海鲜,是一生必须要有的一次生活享受。横山村大大小小樱桃园几十座,都在向阳坡地上,早晚和白天温差大,大樱桃的口感尤其好,营养格外丰富、甜美多汁。

    大连大樱桃既是神仙都想吃的美味水果,也是具有良好治疗、保健功能的药食同源,鲜樱桃可以养心、养气血,消炎、解毒、祛风湿,抗贫血,抗疲劳,健脑益智。江教授那些外地的朋友,每年都要向他讨要樱桃,现在物流快递发达,每年江教授都要给外地的朋友邮寄出几百箱樱桃,让他们品尝上大连的美味特产。

    江教授和妻子在樱桃树下徜徉,各自吃了几十颗樱桃,他最喜欢美枣、沙蜜豆这两个品种,果肉厚实多汁,吃下去口舌和心里满是甜爽的美好滋味。他们夫妻出了樱桃园,走向村西的河边,去叫老父亲和儿子回来吃饭。

    江教授的儿子克俭,今年10岁,平时在城市生活,但周末和假期都是在爷爷家的横山村度过。这里是孩子心中最美的天堂,有着各种美好有趣的事物,只有到了这里,才有最开心的欢声笑语,才能纵情跳跃奔跑。

    横山村北边和西边,是连绵起伏的群山,西边山脚下是一条很深、很宽的河。太阳眼看就要落到山下了,红霞布满天边,河面上有几只水鸟掠过,时高时低地飞翔。江教授看见老父亲带着克俭正坐在河边树下,爷孙俩其乐融融,时而认真地说着什么,时而开心地笑起来。

    这里现在是一片世外桃源的和乐景象,可是一百多年前曾是日俄战争的战场,横山主峰上日本侵略者的战壕、阵地遗迹尚在,日俄战争期间,道路、工厂、房屋被炸毁,就连横山寺也未能幸免。耕牛被抢走,粮食被抢光,流离失所的难民不计其数。

    江教授的父亲江国述老人家,虽然年逾七十,但身体硬朗,家里养了一群大白鹅,虽然鹅群自己每天都能自己出来觅食,也自己知道按时回家,但老人还是喜欢下午出来,陪着鹅群在河边度过悠闲的时光,看鹅群在河中游泳,在河边漫步吃青草,在岸边休憩。

    江爷爷看见儿子儿媳走过来,便拉起孙子,招呼在河对岸吃草的鹅群。鹅群听见主人招呼回家,便都拍拍翅膀,在领头大公鹅带领下,扑通扑通跳到河里,快速地游过河水,上了岸列成一队,蹒跚着跟在小主人克俭身后向家里走去。克俭是蹦着跳着走路的,忽左忽右,鹅群队列也偶尔跟着克俭左右摆动着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