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岸高山

    更新时间:2017-11-04 13:30:59本章字数:2516字

    克俭他们几位同学填报完毕考大学的志愿,轻松完成了他们人生的重大选

    择后,在一个周末,相约来到克俭老家横山村,去游览横山寺森林公园并看望爷爷奶奶。

    横山寺位于克俭老家大连旅顺口区龙王塘横山脚下,横山寺开山历史悠久,元代鼎盛至明清两代,后毁于日俄战争的炮火,2000年后重建落成。虽然是盛夏7月,但是横山寺森林公园里生态良好,凉风习习,荷花飘香,树木馥郁苍翠。几位同学饶有兴趣地游览了这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刹,感受着“辽南第一寺”的雄伟风貌。克俭站在大殿前面,赞叹地说:“你们看,这横山寺背靠横山主峰,三峰连成一线,中峰略微突起,两侧山峰平齐,既像个金元宝,也像极了大肚弥勒佛像,山形神奇,真是天赐佛缘。”

    陆心瑜随口吟诵:

    “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

    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于人何所不容。”

    满大谦接着吟诵:“笑到几时方合口;坐来无日不开怀。”

    王梓明也附上一段:

    “手上只一金元,你也求、他也求,未知给谁是好;

    心中无半点事,朝来拜、夕来拜,究竟为何理由!”

    陆心瑜不觉赞叹:“‘道’、‘禅’是东方文化特有的大智慧,中国文学中和‘道’、‘禅’有关联的,往往更有神韵、更具意境。中国文学史上最耀眼的几颗巨星,如李白、王维、白居易、苏东坡,他们都是佛道双修,才留下了光耀古今的名篇佳作。”克俭接着说:“‘道’、‘禅’让中国人的民族人格少了尘俗之气,添了空灵之神韵。”

    奚真附和道:“确实是,大家都来说说那些道心、禅意幽深绝妙的诗词吧,才和这横山寺的美景相应。”

    大家开心地吟诵出自己喜欢诗词。

    “ 王维的《终南别业》: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时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

    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苏轼的《定风波》 :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看着许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寺里烧香还愿,他们应该是中考或高考的考生,奚真略显遗憾地说:“咱们高考前应该来这里,祈祷菩萨保佑咱们金榜题名才是,现在才来,对不起家门口有著名的横山寺。”王梓明笑着说:“咱们这些年的付出,神佛看得见,高考前没来拜佛,大家不是考得都很好吗。当年佛祖释迦牟尼放弃王位出家,就是要唤醒世人内心的觉醒,脱离老病死的苦海。菩萨和佛祖真是不缺我们给他烧香膜拜。”

    中午几位同学在横山寺素食餐厅用过了午餐,下午他们来到了江爷爷家里,看望爷爷奶奶,看望家里那群传奇的白鹅。江爷爷江奶奶看着这些阳光、自信的孩子们,开心的不得了,赶紧带着这群孩子们来到自家的桃园,让他们尽情享受着大水蜜桃的新鲜美味。

    孩子们吃足了桃子,克俭要爷爷带他们去村西的河边看望鹅群。江爷爷对大家说:“别着急,我有两样东西给你们看看。”爷爷从厨房里拿出一把菜刀和一把柴刀,坐在房前桃树下,给他们展示刀刃的逼人锋芒。这两把刀毫无锈迹,光亮如新,刀刃轻轻在布片和树枝划过,布片和树枝便瞬间一分为二。江爷爷告诉青年们,这菜刀和柴刀是他找本地一个老铁匠打造而成,刀的原材料,都是他这些年在盖房、种地时捡到的炮弹弹片,当年日军、俄军在这附近的横山、大孤山、小孤山争夺阵地,践踏中国土地和人民,留下了大量弹片。轰炸中国山河的炮弹钢铁质量上好,用这些弹片造出来的刀刚中带韧,即使切割硬物也不易变形。

    陆心瑜看着这锋利无比的刀刃,心中阵阵剧痛,愤恨地说:“1895年中国清朝政府和日本签订《马关条约》,赔偿日本2亿两白银,日本人拿着中国赔偿的白银造船造炮,十年后,这些白银换成炮弹,就投在了中国的大地上。”落后就要挨打,最大的敌人,是自我的放弃和放纵。苏老师给大家讲过,世间最恶的,不是尘世中的坑蒙拐骗,不是侵略者的坚船利炮,而是那些蒙蔽人们精神和思想的毒文化。世间最善的,不是舍弃生命和财富的人,而是唤醒世人心灵的圣者,是传承民族文化和精神的一代代薪火相传奉献者。

    科技的进步,物质的极大丰富,把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和物质匮乏中解放出来,现在我们拥有充沛的时间、精力,我们应该利用这良好条件去修道、修心。但是太多的人,生命被无聊和物质享乐所占用,最终生命却被物质享乐所反噬,甚至最后连救赎的机会都没有。

    中国人是幸运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一座藏着珍奇异宝的高山,立于滔滔河水彼岸,我们诚意仰望即可见形,用心聆听即可闻声。修道、修心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根脉,有着完善的理论,同时又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早在公元前的老子、庄子、鬼谷子,都对修心有着非常精微的理论和实践总结,中国历史上的大能之人才,都是修心大家,比如东晋的谢安,一边悠闲地下棋,一边指挥着前方大军作战,并大获全胜。

    江爷爷带着孩子们来到村西河边,鹅群却在河对岸山脚下漫步吃草。克俭惊喜地发现,河边停泊了一个大大的木排船,木排船上安装了凉棚,还安装着七个竹凳子。爷爷告诉他,这是他自己亲手做的,就是等他们放假来这里,可以划船到河对岸游玩。克俭从小就希望能像鹅群一样,可以到河对岸去,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江爷爷带着孩子们上了木排船,爷爷和克俭在船头掌舵,满大谦在船尾撑杆划水。几分钟的功夫他们到了河对岸,这里是鹅群独享的天堂,岸边的草地上开满了各色野花,孩子们在草地上跳跃、奔跑、呼喊着,山间回荡着他们快乐的回声。天理循环,天道就是一座山,一个人发心善意,终将被反射回来善意所包围;如若发心险恶,最终往往难逃厄运,被天道反射回来的恶毒所反噬。

    青年们徜徉于这世外桃源的山水之间,流连忘返。乡土,山水,易道文化,是每个中国人生命最后的救赎。虽然“道”始终跟随着人,可人往往出生后,却渐渐偏离了道,去追求名利的荣耀,失去了生命的本真。最后名利反噬了生命的鲜活。返璞归真,经由乡土,或者山水,或者易道文化,找回失去的滋养生命的“道”,才能让生命得到救赎。

    中华民族在21世纪的伟大复兴,必须举全社会之力,重振教育,回归传统文化,当中国人性格中的赤子之心、诗心、道心被唤醒,并重新生发,那时中华便趟过了复兴的大河,登上了世界民族之巅,就会站在领路人的位置上,为世界的和平发展,指出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