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这么猴急

    更新时间:2017-11-06 16:11:30本章字数:2096字

    我也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这妞不会要过河拆桥吧?

    她要走,我抓住她,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连我自己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更没有想过是以什么理由抓住她的。

    被她这么一问,我也不知所措,有些尴尬地放了她的手,挠了挠头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

    她还是有些怒气,瞪了我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可以看得出来,她是相当的生气。

    我还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叹息一声,关上门,心想着这种高冷的女神,真的是不容易相处,想想刚刚那会也好笑,都怪自己太着急了,去抓人家,人家肯定是不会高兴的,估计在心里都把我贴上一个“色狼”的标签。

    走进卫生间,想洗个澡,放松放松一下疲惫的身体,窗台上一阵震动把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一部爱疯手机,是她的。

    我拿在手里,看着上面的名字,我不知道该不该接,是一个男人的名字,我还没想好的时候,自动挂了,我准备继续洗澡,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叫“江玉轩”的男人打来的。

    这个时候我有些犹豫了,要不要接,不接吧,又怕是找女邻居有事,但是,接了吧,又怕万一是她的男朋友,万一他误会了,咋怎?

    在我的犹豫中,电话又自动挂了,我想,两次没有接,应该不会打来了吧!果真,这十来秒钟都没有打电话进来,我正准备脱裤子的时候,她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还是他打来的,连续打了三次,可能是找女邻居真有事,这次我没有过多的犹豫,接通了主动打招呼:“喂!”

    那头却是沉默了,我忍不住又对着电话说道:“喂!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还是沉默,我把手机从耳朵挪到面前,看着这个男人的名字,真是奇怪,接了又不说话,到底几个意思?神经病吧!

    心想着,要是再不说话,我就挂电话了:“喂!有什么事吗?我帮你...喂,喂...”

    卧槽,这挂电话的速度比我还快,真是没有礼貌的家伙,我还想着要是有什么急事,我替你转告给女邻居,虽然她高冷了一点,但是,我想替她朋友转告事情,应该不会对我那么冰冷吧!

    真是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朋友,我都主动打招呼了,却不说话,真没礼貌,算了,不想这么多,先洗洗澡再说,她发现手机不在了,会回来找我的。

    正在洗澡的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麻蛋,洗个澡都不得安宁,手机在客厅,没法接,它也像是没完没了一样,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打进来。

    我只好快速冲洗一番,换上衣服,一看手机是好哥们打来的,也不知道他这么猴急打电话来啥事。

    “喂!猴子啥事?这么猴急。”

    “鹏哥,我约了一个金发美女,在顿斯大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她去洗澡的时候,我发现身上带的钱少了,你赶紧过来支援下,到一楼给我打电话...”

    我一阵无语,他这身臭毛病也不知道改改,正儿八经的找个女票多好,非要出去寻花问柳。

    他是我的好哥们,从小到大,我俩的关系非常的好,一同来到了海城打拼,虽然不住在一起,却是经常往来。

    没办法,我只好出门打车前去那家酒店,到了一楼给他打电话,大约过了五分钟的样子,他出来了,身边还有一个金发碧眼女人,一看就是老外,穿得有些若隐若现的,老外果真不一样,大胆开放。

    好哥们任毅一脸的笑容,还不停地对我使眼色,我知道他的意思,不就是嘚瑟吗?搞得那个老外是他女票似的。

    他让那个金发碧眼女人站着,然后拉着我走了一点距离,背对着她,伸出手示意我拿钱出来,我也知道他这个坏习惯,从兜里掏出一沓钱给他,他笑眯眯收下了,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哥们。

    那个老外一直看着我们,我冲着她微微一笑,算是礼貌吧!她却是突如其来的,一口吻在了我的脸上,搞得我挺尴尬的。

    我正要回去,刚转身就看到了她——高冷女邻居,我楞了,她怎么在这里?

    随即明白了,她没有带钥匙,应该是出来住酒店,但是,我不明白,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家酒店,虽然这家酒店的环境很不错,卫生也不错,但是,离我们住的小区算是比较远。

    她看着我的眼神更加的轻蔑不屑,似乎还真的把色狼的标签贴在了我的身上,都有些懒得看我,估计刚刚的那一幕,被她看了个正着,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吧!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她的声音不冷不热,伸出手对着我。

    我一拍脑袋才想起,她的手机我并没有带在身上,而是放在客厅的。

    “没有带在身上,还在家里,你落在卫生间的窗台上。”

    她听完,什么话都没说,径直往外走,看着她的背影,果然是高冷,都不愿意跟我多说一句话,似乎多说一句话就是猥亵了她这样的女神。

    我默默地嘀咕了一句,可惜了这样的女神,却是有些不近人情,我这人也不是那种喜欢用热脸贴冷屁股的人,她不说话,我也不再跟她说,然后,跟在后面出去,准备打车回家。

    这会儿十点多了,酒店门口也没有的车经过,而她去了停车场。

    “上车。”她的话永远就是那么的简短,好像多说一个字就是要了她的命一样。

    我默默地打开车门坐了上去,知道她这是要去我家,拿她的手机。

    一路上,我俩几乎没有说过话,因为,上车的时候,我说了几句,但是,她没有回应我,所以也就不在说了,车上陷入了沉默,很是安静。

    我看见她的车上还放着几本瑜伽的杂志,还有一些照片,是她练瑜伽的时候拍的,看上去应该是大学拍的了。

    那种动作,那种姿势,那种幅度,我瞪大了眼睛,盯着看,不自觉地发出了声音:“哇!”

    那照片深深地吸引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