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公主抱

    更新时间:2017-12-04 18:00:36本章字数:2018字

    我寻思着一边在车上充电一边给她回一个电话,奈何车上没有数据线,只好作罢。

    交际花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打电话,我点了点头,她说借手机给我打,我拿着她的手开始拨号,才想起没有记住苏紫烟的号码...

    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没想到高冷女神第一次约我吃饭,我竟然爽约了,也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算了,回到家的时候,亲自上门给她道歉,反正都是挨着住,现在工作上的任务要紧。

    交际花沈碧彤是一位三十二三左右的女人,脸蛋上比不过苏紫烟,身材却是输不了多少,不过,她那一对宝贝却是要大很多,那套职业小西装被那对宝贝给撑得鼓鼓的,仿佛随时都要呼之欲出,还有一种制服诱惑的感觉,身上无时无刻地散发出成熟女性的味道,那种诱惑不是女孩们能比拟的,属于女人的范畴。

    工作疲劳的一天,我们三人也没有过多的说话,都想趁着这短暂的时间休息一下,眯着眼睛靠着,司机小李一直开着载着我们去目的地。

    这个晚会,大概几十人的样子,还有他们内部组织的一些歌舞,倒是热热闹闹的,领导也挺热情的,看得出来,他们对这次与我们公司的合作还是很重视的。

    交际花不愧是交际花,穿梭于他们领导之间游刃有余,当然,在晚会期间,也谈到了工作上的问题,这些都是我在来的路上,都已经考虑到了的,所以在回答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压力。

    晚会一直持续到十点半才散去,司机小李一一把我们送到家。

    可能是晚会的时候喝的酒有些多,以至于我的脑袋都有些疼痛,进了房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一只手扶着额头。

    过了好半响,我才摇晃着脑袋去接冷水喝,喝酒的人,都知道,喝白酒是会感到非常的口渴。

    喝水喝多了就会想着上厕所,来到卫生间,嘘嘘过后,无意间瞟见垃圾桶想起那天高冷女神让我买姨妈巾的事情,紧接着想到了,她今天似乎还在等我。

    这一下,我的酒也醒了不少,赶紧冲出卫生间,跑到她家敲门。

    “咚咚咚...”

    敲了好多次,也没有听见里面有声音,难道紫烟还没有回家?这都几点了?匆忙掏出手机想给她打电话,看着关机的手机,才想起还没有充电,跑回房间,找到自己的充电器开始充电。

    才充到百分之二的电,迫不及待地开机,一边充一边开机。

    完了,完了,我知道这次恐怕要让苏紫烟生气了,她是那种高冷的女神,几乎都不会主动约人,没想到,今天约了自己去吃饭,结果我爽约,这要是被那些追求她的人知道了,恐怕都会把我揍得半死。

    想着,自己该怎么给她解释,如实的解释,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听。

    开了机,快速地给她打电话,电话是通的,我有些兴奋,甚至还有一些心跳,但是,电话却是没有接,我紧跟着又打了一个,也通的。

    怎么还不接啊,快接啊,快接啊,我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有一些让她快接的冲动,但是,隐隐之间,又有一些不想她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害怕吧!

    第二次自动挂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给她打电话了,也没有了那个勇气,很有可能紫烟在生我的气,不愿意接我的电话,也有一些失落。

    拿着手机,看着她的电话号码,拨了号,但是,立刻又挂了,又开始拨号,紧接着又挂断,就这样反反复复了几次,心里很是纠结。

    就拨打最后一次吧!要是还不接,那就算了,以后再找机会解释,万一要是接了,就赶紧给她解释,于是,再次鼓起勇气去拨号,心里蛮忐忑的,心跳也快。

    这次响了不到二十秒钟,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喂!谁啊?”

    额,我楞了一下,难道她不知道是我的号码?她不是保存得有我的号码吗?下班那会还打着呢!莫非...

    我想到了一种不妙的情况,那就是她把我的电话给删了,这...

    瞬间,心跳没有那么的快了,我想着要不要挂断。

    “喂!谁呀?再不说话,就挂了。”苏紫烟的声音有气无力,还有一些喘着粗气,似乎在走路。

    难道她还在外面?还没有回家?还在等我?想到这里,赶紧回她:“喂!紫烟,是我,彭鹏,你在哪呢!我去接你。”

    “你怎么还没死啊!混蛋,我在,嗯,我看看啊...我在小区的亭子这里。”

    挂了她的电话,我迅速冲向电梯,然后朝着小区亭子处寻去,我们小区有好几个亭子,我一个一个挨着找。

    找的第一个亭子,是一对情侣在谈情说爱,又找下一个,什么人都没有,紧接着找下一个,一直到第四个,才看见亭子座椅上有一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就是我要找的苏紫烟,也不知道她坐在那里干嘛,靠近了,看着她那红彤彤的瓜子脸儿,还有那难受的样子,还有酒味,知道她喝酒了。

    我叫她几次,刚开始还能回答我,随后,就没有了声音,似乎睡着了,我不禁摇头。

    弯下腰,来一个公主抱,进了电梯,回到家,把她放在沙发上,想着找到她的钥匙,送她回房间休息,在她的包里,没有找到钥匙,奇怪了,她的钥匙去哪儿了。

    莫非戴在身上的?我心里是这么想着的,要不要伸手在她的身上摸钥匙?我是非常乐意的,不过,我知道这是不行的,因为她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地方能放钥匙。

    可能她又忘记带钥匙,落在工作室了吧!既然开不了门,只能睡在我这里,再次抱起她,放在我宽大的床上,这样的女神是百看不厌的。

    越看越入迷,美,美,真美,这么一张大床,本来就合适两人睡,一人睡这么大的床真是有一些浪费,要是我也躺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