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被撞了

    更新时间:2017-12-06 18:00:00本章字数:1948字

    被她这么冰冷的一句话,搞得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跟她说话了,眼巴巴地看着她那关上房间的门。

    今天是周五,这周即将又要结束,我很早就去了公司,可能是被苏紫烟那句话给咽得没了什么好心情,所以才早早去公司的。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女实习生居然比我还早,哟呵!整个公司都还没有人来呢,爱学习的娃,还是比较喜欢的。

    因为我们公司只要你每天来上班就行,但是,必须得把分给你的任务完成,来晚点都无所谓,或者早退也可以。

    上班的时间是九点半开始,然而,现在还不到八点,看样子似乎还来了好一会儿了,她是戴着耳机的,一边听着音乐一边调动作。

    这种习惯,我也是很喜欢,因为我觉得能很好把握节奏。

    我来到她的身后,看着她认真地调着动作,她似乎没有看见我,一点儿都没有分心,我不停地点头,暗暗地对这个女实习生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直到她在做一个拍桌子的动作的时候,怎么看着都像是轻飘飘的感觉,没有那种重力,她重复调了两次,但是,那种重力的感觉还是不怎么好,于是,我开始出声指点,还把她吓了一跳。

    停留了两秒,扭过头看着我,不停地拍打着还不算是丰满的胸部。

    我冲着她微微一笑,等她稍微平静了一点,我才给她讲解怎么去让拍桌子的时候,出现那种气势,那一帧怎么调,她虚心地听着,时不时地点头回应,有时候还说出了她的一些困惑,一一被我解答。

    时间就是在这样的悄无声息中渡过,慢慢的出现了同事,时间也差不多到九点多了。

    “哇,老大,小妹,你俩怎么这么早呀?莫非你俩是一起来的?小妹,你也特不地道,跟老大是相好?怎么不早点说一声呢?嘻嘻嘻...”

    这是我们一个组的女同事,平时就喜欢嘻嘻哈哈的,而且特八卦,就算是不搭噶的事情,她都能扯到一起,而且还扯得有声有色,也算是我们组的开心果。

    长相一般,就是那对活宝有些大,笑起来的时候都是一颤一颤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故意的,反正这样的波涛汹涌是出现了很多次,恐怕也只有交际花沈碧彤比她的大一点,也不知道她是吃什么的,才发育得这么好。

    女实习生被她调侃得脸蛋儿红彤彤的,低着头,什么都不敢说了,然后,那个女同事心满意足笑嘻嘻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为此,我狠狠地瞪了那个女同事一眼,她却是不买我的账,还特风情地对我放电,对这个女同事我也是无语,摇摇头,赶紧又给女实习生讲解起来,也是为了避免尴尬。

    回到我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他们都把不懂或者有疑问的动作,都截图发在我们小组的群里,然后,我一一帮她们讲解,当然,有时候,那几个八卦的女同事还时不时地在群里嬉闹,调戏男同事,尤其是我,基本上是他们调侃的主要对象。

    可能是我对她们比较放松,为人和气,所以她们根本就不怕我,但是,在工作上,他们还是面对我吩咐的事情都是在第一时间完成。

    “老大,你有女人了?”

    “老大,看你这两天气色很好,是不是有喜事?还是昨晚去享受了?”

    ......

    同时,还有坏笑,阴险,色的表情,我不得不回一次,一帮腐女,早晚要被她们带坏的,然后惹来一阵偷笑。

    那个女实习生却是羞涩地发了一句:“我不是腐女,纯洁妹纸。”

    引来一长串的省略号。

    其实,同事之间的相处很是融洽,当然,她们也没有忘了做事,只是,做累了,大家互相调侃一下,放松放松。

    休息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会不自觉地想起苏紫烟,偶尔会想起一个小片段,是关于昨晚做的那个梦,在上班的时候想这个,我不禁摇头,还好没有同事注意到,不然多尴尬。

    忙忙碌碌的一天,时间总是很快的,又到了下班的时间点,有的同事已经放下手中的工作,开始回家,然而,还有极少数的同事,却是还在做着手里的工作。

    他们是不想把工作带到家里去做,所以想在公司把事情做完做好,越到后面,留下来的人也就寥寥几人,放眼看去,也就两三个,加我四个。

    由于明后两天是周六周日放假,我也不是很着急,所以也留了下来。

    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是任毅打来的,也不知道这哥们有什么事,等我接通之后,才知道是让我去喝酒,昨天喝得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去喝酒,只想着简简单单吃点东西,随便转转,然后回家睡觉。

    他不让,说是还有重大的事情,让我赶紧过去,对这个哥们,有时候也无奈,去可以,只是我不想喝酒,他也答应了。

    刚出了公司,没走多远一点,我就被撞了,差一点被撞倒在地上,等我站稳的时候,看到是一个高挑女人风风火火地奔跑,她自己由于撞到我的原因,所以她也差一点被绊倒。

    看到她那样,我也不好意思说她什么,真是一个冒冒失失的女人,她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跑,可我正去捡掉在地上的文件夹,没有看到她的面容,也不知道长什么样。

    等我捡起来的时候,她已经拦了一辆车走了。

    “这什么人啊?撞了人也不知道说一声对不起?真是的。”我对着远去的车屁股抱怨了一句。

    抱怨归抱怨,也没有怎么当回事,等了好几分钟,来了一辆的士车,随后去了任毅发来的地址,也不知道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还说是关于我的,我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