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乌云密布

    更新时间:2017-12-11 18:00:00本章字数:2032字

    “打断一下,没必要讲下去了,我已经看到了,在动作这一模块不行,需要重做,不管是动作方面的创新,还是其他方面,都达不到我们的要求。”贾兴骨说完扫视了一眼会议室的所有人,特别是在我的身上停留的时间长一点。

    之后,他又连续讲了一大堆话,这些我都没有听进去,等他讲完之后,我据理力争,但是,还是被他一句话给否定了,那就是达不到他们的标准。

    公司的其他领导找他,他还是这句话,整个会议显得有些沉重,这可是一个大单,之前是签了一个合同,不过,还添加了一个附属协议,那就是要看一个宣传片的效果,要是不合格,合作方有权解除合作关系。

    我们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换来的就是他的那么一句话,说不达标就不达标,这部宣传片的动作模块,我可以说是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动画以来,是最好的,我们也跟其他大公司合作过,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一现象。

    贾兴骨走后,公司有两位领导追了出去,一位就是交际花,还有一位是副总,我猜想应该是想挽留贾兴骨,在进行商讨吧!

    吴总经理把其他人都给叫走去做事,单独留下了我,整个会议室陷入了凝重的沉默,很少抽烟的他,掏出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对着我说道:“彭组长,你在我们公司待了五年了吧!公司一直也在信任你,提拔你,你也知道,我们公司今年一直在走下坡路,我们需要这一笔大单来挽救,然而,在你负责的这一模块却出了问题,说说看,怎么解决这一问题,还能改吗?”

    说实话,我真的不愿意去改了,因为该修改调整的,我基本上都做了,也达到了我的极致,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又不得不答应。

    现在的行业竞争很大,虽然这是一个新兴行业,但是,近两年来,动画公司游戏公司漫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压力也是逐日增加,特别是今年,动画公司不知道是哪里冒出一匹黑马,把好多动画公司打压得直接倒闭,我们公司好在年限久,有一定的资源,才没有被打压倒闭,但也很难受,一直在亏损。

    这个时候,交际花沈碧彤和张副总回来了,他们的脸色一点都不好看,我知道,恐怕他们追出去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吧!果然,张副总说,贾兴骨还是坚持他的观点,我们的动作模块达不到他们公司的标准,让我们做好准备,解除合约。

    这真不是一个好的兆头,这么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外面明朗的天空,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此时此刻乌云密布,压抑无比,谁都没有说话,吴总的脸色变得更加的不好看,阴沉无比。

    而张副总一直没有给我好脸色,时不时的冷眼看着我,似乎一直在怪我,如果不是此时吴总在思考,他绝对不会介意批评我一顿。

    过了一会,吴总让我先出去忙我的事,按照他说的,先去调整修改,然后,等待他的通知。

    我凝重地回到了我的位置,同事们也感应到了我的凝重,也没有一窝蜂上来询问,而是做着自己手里的工作。

    坐在什么样的位置就要对相应的事情负责,位置越高责任越大,特别是吴总,他可是要负责整个公司员工吃饭的问题。

    回到座位上的我,现实冷静,开始理清自己的思路,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误,当然,我把今早上的贾兴骨在我们小讨论的事情也跟吴总说了一遍,我总觉得这个贾兴骨似乎早就没有想跟我们合作的诚意,早上的事情,隐隐约约给我释放了一个信号,那就是不管怎么样,我们这一模块就是不能通过。

    吴总当时也沉默了,之后,他让我不要多猜想,先修改,他会找合作方的领导谈谈,也会带上我们的作品。

    他的这一做法,倒是,安定了我焦躁的内心,平静了不少。

    我把我们组的同事叫来一起再次讨论这个宣传片的动作模块这一部分,当然,他们听到我说被合作方的对接人给否定了我们做的东西,他们是相当的气愤。

    想到早上那个没有一点礼貌的对接人,他们都气不打一处,甚至还有个别的同事还骂了贾兴骨一句。

    看着他们发泄,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的,毕竟我们加班加点通宵达旦的忙活了一个礼拜,就被他一句话给否定了,仍谁都不会很爽。

    发泄之后,开始讨论怎么去修改,怎么去完善,一时间,都没有了好的想法,陷入沉思。

    “老大,这个也太难了吧!我觉得很不错了啊,不管是创意还有流畅感还有重力感等等都很充足,我觉得就是那个贾兴骨故意为难我们,很有可能就是公报私仇。瞧他早上那般模样,真是欠抽...”

    一个同事抱怨道,其他人虽然没说,那眼神告诉都是这么想的。

    “好了,抱怨归抱怨,我们还是要把这一问题给解决,现在大家都对这段视频感到满意,我也没有什么说的,但是,这段视频宣传片肯定还有瑕疵的地方,所以,我们休息一会,在做调整。”这个时候不是一直想问题的时候,不然会钻牛角尖,得放松,才有利于我们更加有效地创作。

    刚刚解散这个小讨论,吴总就叫我去他的办公室一趟,让我带上那个视频。

    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吴总办公室,张副总也在,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仿佛与我有深仇大恨一般。

    “坐。”吴总虽然脸色不怎么好看,完全是出于现在的困难,而张副总,我就搞不清楚他是真的为公司着想而脸色不好看,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这个时候,张副总阴阳怪气地说道:“吴总,既然彭大组长没有能力完成这项任务,依我看,他就没有必要在继续留在这个位置,找一个更有能力的人来胜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