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八杯柠檬水 下

    更新时间:2018-03-28 18:03:58本章字数:3403字

    忙完了毕业照片的拍摄,感觉在刺眼的阳光下人都要瘫痪了。

    隔着阳台上的大窗户照进屋子里面的阳光把向洋叫醒了,虽然此时寝室里面的室友们还在沉沉入睡,但是容易被惊醒的向洋还是提前醒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段时间一直处于不太能睡着和容易惊醒的睡眠状态中,或许是因为考研失败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离开了温暖的校园的缘故,原因并不太知道,确是导致了这个后果。

    昨天刘轩很晚回来宿舍,回来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有点吵醒了向洋,但是他更关心的是,他是不是去跟同学聚会吃饭啦所以才导致那么晚回来。不过可能他只有一直猜测却并不敢去询问原因,小心翼翼是一直以来唯一能使用的态度。

    顶着并没有睡醒的黑眼圈,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内心里面装满的还是刘轩的一切有关,也许,得不到、放不下的人都是这样吧。

    好不容易挨到八点,班级的毕业照片拍摄是定在八点半,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已经准备起床了,首先开始响起来的是宋乔的手机闹钟,向洋感叹宿舍还是跟之前一样,每个人的性格都还是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没有理会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起床,他放下手机就拿着热水卡,端着脸盆就准备起床了,这和之前周末都会赖床到大中午的作风完全不一样。快要离开校园的氛围总是更容易流露出悲伤的气息。

    闹哄哄的热水房,大家都在排着队等着打水,这段时间是毕业高峰期,毕业生都已经返校,准备好毕业事项。最早响着闹钟的宋子乔已经端着热水卡过来热水房了,向洋印象中最深刻场景就是刘轩和宋子乔为了省钱只办了一张热水卡,而两个记性不太好的中年油腻少年总是因为热水卡在使用后不知道放在哪里而争吵。

    “要不给你先?”向洋对正在后面排队的宋子乔说,宋子乔摇头:“我不洗头,不急,还是留着你来吧。”

    向洋滋滋滋一声,“算你还有点良心哈哈,不过你要是说好,我也不会让给你。刘轩还在床上吗?看来就算是工作了,还没有改过来啊。”

    宋子乔讳莫如深地回答:“他要是改过来了,就不是扛把子刘轩了。”说完两个人一起心领神会地笑了,熟悉的光景好像从前一样。

    急匆匆装完热水就开始准备起床洗头,向洋的头发属于容易油腻型,因此他必须要每天早上都要洗一次头发才能保持一天头发的清爽。

    隔着阳台上的大窗户照进屋子里面的阳光把向洋叫醒了,虽然此时寝室里面的室友们还在沉沉入睡,但是容易被惊醒的向洋还是提前醒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段时间一直处于不太能睡着和容易惊醒的睡眠状态中,或许是因为考研失败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离开了温暖的校园的缘故,原因并不太知道,确是导致了这个后果。

    昨天刘轩很晚回来宿舍,回来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有点吵醒了向洋,但是他更关心的是,他是不是去跟同学聚会吃饭啦所以才导致那么晚回来。不过可能他只有一直猜测却并不敢去询问原因,小心翼翼是一直以来唯一能使用的态度。

    顶着并没有睡醒的黑眼圈,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内心里面装满的还是刘轩的一切有关,也许,得不到、放不下的人都是这样吧。

    好不容易挨到八点,班级的毕业照片拍摄是定在八点半,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已经准备起床了,首先开始响起来的是宋乔的手机闹钟,向洋感叹宿舍还是跟之前一样,每个人的性格都还是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没有理会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起床,他放下手机就拿着热水卡,端着脸盆就准备起床了,这和之前周末都会赖床到大中午的作风完全不一样。快要离开校园的氛围总是更容易流露出悲伤的气息。

    闹哄哄的热水房,大家都在排着队等着打水,这段时间是毕业高峰期,毕业生都已经返校,准备好毕业事项。最早响着闹钟的宋子乔已经端着热水卡过来热水房了,向洋印象中最深刻场景就是刘轩和宋子乔为了省钱只办了一张热水卡,而两个记性不太好的中年油腻少年总是因为热水卡在使用后不知道放在哪里而争吵。

    “要不给你先?”向洋对正在后面排队的宋子乔说,宋子乔摇头:“我不洗头,不急,还是留着你来吧。”

    向洋滋滋滋一声,“算你还有点良心哈哈,不过你要是说好,我也不会让给你。刘轩还在床上吗?看来就算是工作了,还没有改过来啊。”

    宋子乔讳莫如深地回答:“他要是改过来了,就不是扛把子刘轩了。”说完两个人一起心领神会地笑了,熟悉的光景好像从前一样。

    急匆匆装完热水就开始准备起床洗头,向洋的头发属于容易油腻型,因此他必须要每天早上都要洗一次头发才能保持一天头发的清爽。

    隔着阳台上的大窗户照进屋子里面的阳光把向洋叫醒了,虽然此时寝室里面的室友们还在沉沉入睡,但是容易被惊醒的向洋还是提前醒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段时间一直处于不太能睡着和容易惊醒的睡眠状态中,或许是因为考研失败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离开了温暖的校园的缘故,原因并不太知道,确是导致了这个后果。

    昨天刘轩很晚回来宿舍,回来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有点吵醒了向洋,但是他更关心的是,他是不是去跟同学聚会吃饭啦所以才导致那么晚回来。不过可能他只有一直猜测却并不敢去询问原因,小心翼翼是一直以来唯一能使用的态度。

    顶着并没有睡醒的黑眼圈,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内心里面装满的还是刘轩的一切有关,也许,得不到、放不下的人都是这样吧。

    好不容易挨到八点,班级的毕业照片拍摄是定在八点半,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已经准备起床了,首先开始响起来的是宋乔的手机闹钟,向洋感叹宿舍还是跟之前一样,每个人的性格都还是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没有理会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起床,他放下手机就拿着热水卡,端着脸盆就准备起床了,这和之前周末都会赖床到大中午的作风完全不一样。快要离开校园的氛围总是更容易流露出悲伤的气息。

    闹哄哄的热水房,大家都在排着队等着打水,这段时间是毕业高峰期,毕业生都已经返校,准备好毕业事项。最早响着闹钟的宋子乔已经端着热水卡过来热水房了,向洋印象中最深刻场景就是刘轩和宋子乔为了省钱只办了一张热水卡,而两个记性不太好的中年油腻少年总是因为热水卡在使用后不知道放在哪里而争吵。

    “要不给你先?”向洋对正在后面排队的宋子乔说,宋子乔摇头:“我不洗头,不急,还是留着你来吧。”

    向洋滋滋滋一声,“算你还有点良心哈哈,不过你要是说好,我也不会让给你。刘轩还在床上吗?看来就算是工作了,还没有改过来啊。”

    宋子乔讳莫如深地回答:“他要是改过来了,就不是扛把子刘轩了。”说完两个人一起心领神会地笑了,熟悉的光景好像从前一样。

    急匆匆装完热水就开始准备起床洗头,向洋的头发属于容易油腻型,因此他必须要每天早上都要洗一次头发才能保持一天头发的清爽。

    隔着阳台上的大窗户照进屋子里面的阳光把向洋叫醒了,虽然此时寝室里面的室友们还在沉沉入睡,但是容易被惊醒的向洋还是提前醒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段时间一直处于不太能睡着和容易惊醒的睡眠状态中,或许是因为考研失败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离开了温暖的校园的缘故,原因并不太知道,确是导致了这个后果。

    昨天刘轩很晚回来宿舍,回来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有点吵醒了向洋,但是他更关心的是,他是不是去跟同学聚会吃饭啦所以才导致那么晚回来。不过可能他只有一直猜测却并不敢去询问原因,小心翼翼是一直以来唯一能使用的态度。

    顶着并没有睡醒的黑眼圈,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内心里面装满的还是刘轩的一切有关,也许,得不到、放不下的人都是这样吧。

    好不容易挨到八点,班级的毕业照片拍摄是定在八点半,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已经准备起床了,首先开始响起来的是宋乔的手机闹钟,向洋感叹宿舍还是跟之前一样,每个人的性格都还是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没有理会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起床,他放下手机就拿着热水卡,端着脸盆就准备起床了,这和之前周末都会赖床到大中午的作风完全不一样。快要离开校园的氛围总是更容易流露出悲伤的气息。

    闹哄哄的热水房,大家都在排着队等着打水,这段时间是毕业高峰期,毕业生都已经返校,准备好毕业事项。最早响着闹钟的宋子乔已经端着热水卡过来热水房了,向洋印象中最深刻场景就是刘轩和宋子乔为了省钱只办了一张热水卡,而两个记性不太好的中年油腻少年总是因为热水卡在使用后不知道放在哪里而争吵。

    “要不给你先?”向洋对正在后面排队的宋子乔说,宋子乔摇头:“我不洗头,不急,还是留着你来吧。”

    向洋滋滋滋一声,“算你还有点良心哈哈,不过你要是说好,我也不会让给你。刘轩还在床上吗?看来就算是工作了,还没有改过来啊。”

    宋子乔讳莫如深地回答:“他要是改过来了,就不是扛把子刘轩了。”说完两个人一起心领神会地笑了,熟悉的光景好像从前一样。

    急匆匆装完热水就开始准备起床洗头,向洋的头发属于容易油腻型,因此他必须要每天早上都要洗一次头发才能保持一天头发的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