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就一次

    更新时间:2018-03-31 23:42:36本章字数:3534字

    在经历拍完照片,喝完酒席整个人已经是非常虚弱的状态,对于向洋来说现在只要能安安静静地躺着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眯着眼睛看着在自己当时和那些家伙在宿舍里面辛辛苦苦贴好的整整齐齐的墙纸,想着当时甚是快乐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万分舍不得。看着已经有点泛黄的老旧的衣柜,每次开的时候都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而且时不时还是有一些小动物“惊喜”地躺在里面。

    从呼吸声来听对的话,大致判断出来两个在睡觉,一个应该是睁开眼睛在玩手机,至于另一个早在很早天还未亮的时候就已经巴拉巴拉地跑去隔壁宿舍一起看时间总是安排的很巧妙的球赛了(一般都是在凌晨天还未亮的时候播出,毕竟要打这么久)。

    外面的超市在放着广场阿姨的挚爱音乐,以前觉得异常嘈杂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也是动听的,可能是时光让眷恋为所有的打上了一层柔光的滤镜,忽然听到“吱呀”的同款床的摇动的声音,从这个很小的空间里面,很容易分辨出来是刘轩从他的上铺下来了。于是向洋赶紧装着闭着眼睛假装还在睡觉。听着他走去自己的桌子上拿了手机,耷拉着拖鞋,在向洋那个位置顿了一下,停着,忐忑着听着声音是就停在自己的床边上,也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于是向洋索性假装从沉睡中睁开眼睛,正好和刘轩对视了,看着他正站在自己的床边上。刘轩看着向洋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于是伸出手抚摸了他的头,向洋看着他,于是抬起手牵住了他的手,并把他往自己的被子里面拉。

    刘轩似乎也并没有去抵抗,顺着向洋钻进他的被子里面,感受到这个被子里面温度,刘轩转过头对向洋说:“没想到你这里还是挺暖和的”。向洋已经毫无心思地回了句“嗯”,看着现在正躺在自己旁边的日思夜想的人,突然觉得这一瞬间一定是做梦吧,伸出手顺着他的脸部轮廓抚摸一遍,直到确定了这个不是梦,是真的,因为一切都有温度,一切的触感也是那么真实。

    低下头亲了一口他的肩膀,闻着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体香,感觉所有的苦难都是值得,即使身边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哪怕这一刻也不是自己的。搂着腰,刘轩有点羞涩,发出微微抵抗的动作,向洋鲨鱼灰抬起头在他的耳边说着“就一次”带着微微祈求的语气,刘轩一时也是心软了,就不再有一点反抗了,向洋安安心心地靠在他的胸口,并且顺便把刘轩无处安放的右手打开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刘轩环视了一下周围没有人,才老老实实抱着他的肩膀,并轻轻拍动着他的肩膀。

    也许有的时候就连刘轩自己都是分不清,自己和向洋从以前以来一直的暧昧亲热真的都是出去朋友之间的玩笑吗,或许自己真的分不清。可是每次看着这个平常那么阳光可自从和自己闹了别扭之后就开始闷闷不乐了的男生,虽然他有时候真的是就像那个时候他说的气话“我发现你真的是不能讲道理。”总是有一点小脾气,可是幽默和阳光以及偶尔的撒娇总是让自己都没办法抵抗。听着在晚会上面对自己的告白,那天就这样失眠了,看着回去学校的时候,喝过酒的他和别人醉醺醺地靠在一起说话又有点吃醋,看着一起在ktv里面唱歌玩游戏输了要罚喝酒的他,主动帮他喝了那些酒,看着他孤单单出去ktv的身影觉得心有点空荡荡的,于是也会忍不住跟着他出去本想坐着和他一起聊天,可是却因为室友们都出来了没办法说什么,甚至此刻看着他熟睡的时候也有点难受。

    而知道可能过几分钟就要离开的向洋此时也是内心万分难受,他对刘轩的那份喜欢,即使自己和他一直产生间隙以来,都是从未曾变过,即便这么漫长的时间都只是一个人单方面的喜欢。在自己快要回学校毕业的那段时间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刻了,要回学校是一方面的原因,可是更重要的只有自己知道是因为可以看见他了,可以跟他呆在一个地方在一起。只要可以看着他就感觉一切都已经很好了,于是回来的第一天趁着他们还没有回来,帮他把席子和鞋子洗了擦干净书桌,在帮他晒被子的时候感觉阳光的味道就这样洒在被子上,挥发出他身体所独有的味道,感觉他就在自己的身边。一直都在,从来都没有离开。可是只有自己知道在和他闹别扭的那一段长达一年的时间看着眼前已经逐渐陌生的他。

    伸手怕过错,缩手怕错过。也行世界上并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能够同时顾全两个,也没有办法去一一满足红尘中每个都携带者满满欲望的俗世之人,不完美本身就是世间的完美。遗憾和眷恋才组成了这个世界。

    听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从彼此没有任何隔阂的地方感受到了对方的温度。也许是担心就这样容易被进来宿舍的同学看到,刘轩还是从向洋的床上爬起来

    在经历拍完照片,喝完酒席整个人已经是非常虚弱的状态,对于向洋来说现在只要能安安静静地躺着就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眯着眼睛看着在自己当时和那些家伙在宿舍里面辛辛苦苦贴好的整整齐齐的墙纸,想着当时甚是快乐的时光,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万分舍不得。看着已经有点泛黄的老旧的衣柜,每次开的时候都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而且时不时还是有一些小动物“惊喜”地躺在里面。

    从呼吸声来听对的话,大致判断出来两个在睡觉,一个应该是睁开眼睛在玩手机,至于另一个早在很早天还未亮的时候就已经巴拉巴拉地跑去隔壁宿舍一起看时间总是安排的很巧妙的球赛了(一般都是在凌晨天还未亮的时候播出,毕竟要打这么久)。

    外面的超市在放着广场阿姨的挚爱音乐,以前觉得异常嘈杂的声音在此刻听起来也是动听的,可能是时光让眷恋为所有的打上了一层柔光的滤镜,忽然听到“吱呀”的同款床的摇动的声音,从这个很小的空间里面,很容易分辨出来是刘轩从他的上铺下来了。于是向洋赶紧装着闭着眼睛假装还在睡觉。听着他走去自己的桌子上拿了手机,耷拉着拖鞋,在向洋那个位置顿了一下,停着,忐忑着听着声音是就停在自己的床边上,也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于是向洋索性假装从沉睡中睁开眼睛,正好和刘轩对视了,看着他正站在自己的床边上。刘轩看着向洋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于是伸出手抚摸了他的头,向洋看着他,于是抬起手牵住了他的手,并把他往自己的被子里面拉。

    刘轩似乎也并没有去抵抗,顺着向洋钻进他的被子里面,感受到这个被子里面温度,刘轩转过头对向洋说:“没想到你这里还是挺暖和的”。向洋已经毫无心思地回了句“嗯”,看着现在正躺在自己旁边的日思夜想的人,突然觉得这一瞬间一定是做梦吧,伸出手顺着他的脸部轮廓抚摸一遍,直到确定了这个不是梦,是真的,因为一切都有温度,一切的触感也是那么真实。

    低下头亲了一口他的肩膀,闻着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体香,感觉所有的苦难都是值得,即使身边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哪怕这一刻也不是自己的。搂着腰,刘轩有点羞涩,发出微微抵抗的动作,向洋鲨鱼灰抬起头在他的耳边说着“就一次”带着微微祈求的语气,刘轩一时也是心软了,就不再有一点反抗了,向洋安安心心地靠在他的胸口,并且顺便把刘轩无处安放的右手打开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刘轩环视了一下周围没有人,才老老实实抱着他的肩膀,并轻轻拍动着他的肩膀。

    也许有的时候就连刘轩自己都是分不清,自己和向洋从以前以来一直的暧昧亲热真的都是出去朋友之间的玩笑吗,或许自己真的分不清。可是每次看着这个平常那么阳光可自从和自己闹了别扭之后就开始闷闷不乐了的男生,虽然他有时候真的是就像那个时候他说的气话“我发现你真的是不能讲道理。”总是有一点小脾气,可是幽默和阳光以及偶尔的撒娇总是让自己都没办法抵抗。听着在晚会上面对自己的告白,那天就这样失眠了,看着回去学校的时候,喝过酒的他和别人醉醺醺地靠在一起说话又有点吃醋,看着一起在ktv里面唱歌玩游戏输了要罚喝酒的他,主动帮他喝了那些酒,看着他孤单单出去ktv的身影觉得心有点空荡荡的,于是也会忍不住跟着他出去本想坐着和他一起聊天,可是却因为室友们都出来了没办法说什么,甚至此刻看着他熟睡的时候也有点难受。

    而知道可能过几分钟就要离开的向洋此时也是内心万分难受,他对刘轩的那份喜欢,即使自己和他一直产生间隙以来,都是从未曾变过,即便这么漫长的时间都只是一个人单方面的喜欢。在自己快要回学校毕业的那段时间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刻了,要回学校是一方面的原因,可是更重要的只有自己知道是因为可以看见他了,可以跟他呆在一个地方在一起。只要可以看着他就感觉一切都已经很好了,于是回来的第一天趁着他们还没有回来,帮他把席子和鞋子洗了擦干净书桌,在帮他晒被子的时候感觉阳光的味道就这样洒在被子上,挥发出他身体所独有的味道,感觉他就在自己的身边。一直都在,从来都没有离开。可是只有自己知道在和他闹别扭的那一段长达一年的时间看着眼前已经逐渐陌生的他。

    伸手怕过错,缩手怕错过。也行世界上并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能够同时顾全两个,也没有办法去一一满足红尘中每个都携带者满满欲望的俗世之人,不完美本身就是世间的完美。遗憾和眷恋才组成了这个世界。

    听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从彼此没有任何隔阂的地方感受到了对方的温度。也许是担心就这样容易被进来宿舍的同学看到,刘轩还是从向洋的床上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