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与我同眠

    更新时间:2017-11-08 17:51:02本章字数:2153字

    “夏小姐,我们总裁说了,你喝了这杯酒,这合同,我们就可以考虑考虑。”坐在总统套房里,夏初晚听着中年男人的话,扯唇笑了一下。

    手握成拳,她几乎是忍着内心的怒火微笑着回答:“我不太懂这是什么规矩。”

    说着,她的视线落在了坐在自己对面的俊美男人身上。

    他穿着西装革履,靠在椅子上,姿态优雅自然,看着成熟稳重,可眼底对自己的轻蔑,却是那么的明显。

    没想到,多年之后见面,他居然会以这种方式羞辱自己。

    “这是我们总裁的规矩,夏小姐如果不想喝,那就请你现在出去吧,想要跟我们总裁合作的人多得是,不缺你们苏氏一个。”中年男人笑容可掬,看起来倒是风度翩翩的,说的话却气死人。

    夏初晚盯着男人好一会儿,忽然点头轻笑了一下,随即便端起酒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这份合同她必须拿到,拿到了,她才能在苏氏站稳脚。

    苏寒行看着夏初晚略有些红润的脸颊,慢悠悠的抬手,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手掌:“夏小姐果然好酒量。”

    夏初晚红着眼眶,看着苏寒行,强颜欢笑:“这下苏总可以跟我谈合同了吧?”

    苏寒行闻言,没有回答她,而是摆手让中年男人退了出去。

    橙色灯光的室内显得很是温馨,苏寒行硬朗的五官经过光的渲染,多了几分柔和。

    他眉目如画,可与当年那个沉稳他相比,却是截然相反。

    深邃的眼眸盯着夏初晚好一会儿,他才拿起自己面前的红酒,轻轻的晃荡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小口。

    “夏小姐,往日那些女人跟我合作,总会附带一个条件,有陪我一晚的,也有当小情人的。夏小姐陪我喝一杯酒,就想拿到跟我合作的机会,是不是太天真了?”苏寒行转着酒杯,勾唇微笑的样子,像是吸血鬼伯爵一般。

    “苏总,我已经结婚了,出轨的事情万万做不到。再说了,苏总也是有孩子的人,到处乱搞,可是会得病的。”夏初晚压下胸口的怒气,尽量心平气和。

    “看来夏小姐是不想要合作的机会了。”苏寒行淡淡的说完,把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

    正要起身,夏初晚就站起来,双手猛地拍到桌子上,怒视着他道:“苏寒行!你就堕落成这样了吗?!”

    这些年,她只听说创世科技的总裁多么的风流花心,却从未想到,这个人居然是苏寒行!

    “夏小姐,咱们只是客户关系,你是不是管太多了?”苏寒行抬眸,勾唇微笑着问夏初晚,脸上的表情嘲讽。

    “苏寒行,我……能不能暂时去掉客户这层关系,咱们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夏初晚闭了闭眼睛,重新看向他的时候,语气带着哀求。

    “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吧?夏小姐若是不陪,那么这合同……”

    “你能不能正经点!”苏寒行的话没说完,夏初晚就打断了他。

    来到苏寒行的面前,夏初晚抓起他的领带,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你明明不是那样的人!把自己的名声搞成现在这样,为的是什么?!你都有孩子了,能不能为孩子着想?”夏初晚瞪着他,语气满是怒气。

    苏寒行伸手,慢悠悠的扯下自己的领带,然后不轻不重的道:“关你屁事?”

    这一句漫不经心的话,却叫夏初晚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你以为,我是因为你才这样的么?我即使花心风流,好像也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再说了,我孩子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苏寒行慢条斯理的说完,然后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除了陪睡和当小情人,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跟我合作?”咬了咬唇,夏初晚语气已经平静了下来。

    “那就免谈,再说了,你跟我又不是没睡过。我就是想尝尝,被别的男人睡过的你,是什么滋味。”凑在她耳边,苏寒行语气轻佻邪恶。

    “你下流!”夏初晚忍不住推开他骂道。

    苏寒行笑了起来,笑得肆意而又惹人讨厌。

    “请回吧,我还约了小模特,没时间跟你耗。”笑完之后,苏寒行双手插口袋里,然后往门边走去。

    夏初晚闻言,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不许去!”倔强的看着他,夏初晚表情坚定。

    “让开!”苏寒行蓦地有些不悦了起来,眉眼都阴郁了几分。

    如果是平日,夏初晚肯定就放他走了。

    但是今天她喝了满杯的红酒。

    猛地上前,她用力的抱住了苏寒行,接着道:“不许去,不就是要我陪你么!陪就陪!”

    反正,她又不是真的结婚,与她发生关系的,始终也只有这个人而已。

    不想再看他堕落下去了。

    “你真贱,可惜我不想了,反正,我本来就没什么兴趣,刚才只是玩笑话,你怎么当真了?”苏寒行站在原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话语恶毒的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堂堂创世科技的总裁,说话就跟放屁一样吗?!你是玩笑话,可我当真了!”夏初晚松开他,揪起他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道。

    苏寒行狭长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道:“你这样做,对得起我的侄子苏焓烨吗?”

    夏初晚闻言,扭头看向了别处,然后才道:“在苏氏的地位,比他重要。”

    “呵,你还是这样的势利啊。”苏寒行冷笑一声,双手却从口袋抽出,然后将夏初晚拦腰抱起。

    “夏初晚,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淡淡的说着,他抱着夏初晚往房间走去。

    夏初晚咬着唇,没有多言。

    是她自己选择的,可惜她不后悔。

    他说要找别的女人,她是那样的不甘心,那样的嫉妒,甚至脑子一热,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把她丢到床上,苏寒行站在床边,一脸痞气的道:“自己脱。”

    夏初晚的眉头皱了皱,咬着唇看向别处:“我不!”

    “喜欢我来撕的?”苏寒行解了两粒扣子,忽然跪在床上,凑在她耳边轻问。

    故意把热气扑在他的脸上,他很仔细的瞧着她的表情变化。

    “反正你又不是没做过。”冷淡的说着,夏初晚坚决不看他的脸。

    苏寒行轻笑了一声,然后垂眸,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的身子。

    因为来谈合作,她穿得很保守,黑色的女士职业套装。

    不过……此时坐在床上,却颇有女人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