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猫祸

    更新时间:2017-11-13 16:25:27本章字数:4700字

    猫祸

    在潘皮皮发现黑影之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暴露自己的存在,而是饶有兴趣地盯着那团黑影。

    不出他所料,那团黑影马上就动了起来。不是一般的动,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在运动,几乎是瞬间移动到了马路中央,以一种猫扑老鼠的姿态扑向了一辆正在行驶的车辆。

    当黑影临近的时候,正在开车的车主眼前出现了自己快要撞到一个路人的画面,于是他下意识地就要猛打方向盘,可是只要他打了方向盘,下一秒,他就会和对面来车相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明亮的剑光砍在了黑影身上,“喵!”黑影吃痛嗷叫了一声,车主眼前的画面立马变成现实,于是一场即将发生的车祸就此没有发生。

    “可恶,你是谁?!”那团黑影愤怒地向潘皮皮质问道。

    “我?”潘皮皮露出了一丝苦笑,“我是谁很重要吗?最主要的是你为什么要制造这场车祸?”

    “为什么?哈哈哈哈,人类什么的都去死吧!”黑影好像哭一般笑了起来。

    “得,看来又是一个仇视人类的可怜家伙。”潘皮皮心想。

    “看来没什么多说的了。”潘皮皮拔出长剑,剑锋直指黑影。这把长剑的颜色是黑色的,材质很特殊,即使在月光下也不会反光,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必备良品啊。

    “哼“黑影警惕地打量着潘皮皮,像只猫浑身寒毛炸起的模样一般,”别以为我是怕了你,我一定会回来找你复仇的。”话语未落,黑影就像一阵烟被风吹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跑了吗?这可有点头疼啊。“潘皮皮感叹道。随后他收剑入鞘,自然而然地考虑到了下一个问题”嗯~消耗了那么多力气,夜宵吃点什么好呢?“

    就在潘皮皮逛街吃夜宵的同时,某个小区的某个角落里突然出现了一团黑影,随后那团黑影渐渐收缩,变成了一只黑猫的样式。

    “可恶,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人类小子,我一定会复仇的。”黑猫恨恨地想道。由此可见,这只大黑猫还是挺记仇的啊。

    此时是晚上十点左右,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漆黑的夜幕中,路面上的行人也开始渐渐变少。一般的寻常巷陌里是不会有人长久停留的,因为大晚上的只有一盏路灯与你相伴,那些照不亮的角落里仿佛随时都会有怪兽出没一般。

    但是偏偏有人天不怕地不怕,带着一身酒气来到这寻常巷陌里。

    “去他娘的老板!老子已经累死累活地在干了,还要加班。去他娘的工资!每个月就那么点钱,这个月还偏偏被扣了不少。去他娘的黄脸婆!每天一回到家里就开始叽叽喳喳的。”醉汉一边抱怨,一边拿起酒瓶就往自己嘴巴灌酒,“草!这么点就没了!说,是不是你也看不起我?”说罢他就愤怒地把瓶子狠狠摔在了地上。

    然而醉汉不知道,他在这条小巷子里干的所有事情都被一条黑猫看在了眼里,这条黑猫还不是一条普通的猫,该这么说呢,很有灵性。

    “看来人类社会里面的渣滓还是挺多的嘛,嘿嘿,既然送到眼前来,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们打扫一下好了。”黑猫从屋檐上跃下,轻盈地落在了醉汉身前的地面上,一双黑色猫瞳正好对上了醉汉那醉迷迷的双眼。

    “嗯?死猫还敢在我眼前——嗯?”醉汉在那刹那间看到了人间炼狱,他仿佛一头牛在地面上爬行,头颈上被栓了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被他的老板握在手中,他的妻子坐在他身上趾高气扬地要他去这去那,而只有当他真正累坏了的时候,才能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吃到唯一的一张钞票,之后,又是绝望的循环。

    “不!”醉汉的心理防线被击溃,绝望地双膝跪地。而此刻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许多一般人看不见地黑色能量,那是绝望的能量。

    “嗯——真是美味”黑猫贪婪地将醉汉散发出的黑色能量全部一吸入肚,“这美丽的绝望就留给你慢慢品尝吧。”

    黑猫扬长了脖子缓缓踱步离开,独留那醉汉一人单独体会绝望。

    “莎莎,莎莎莎莎”起先雨水是一滴两滴落在地上,慢慢的雨滴就开始变大变多,一阵子后就下起一场倾盆大雨,一颗颗豆大的雨水似发泄,似怒吼,不要钱似的敲打在屋檐上,寻常巷陌里。

    “记得当初也是这么一天吧。”黑猫望着屋檐外的雨天,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那时它还没有变成现在这样,对于它而言,那是另一个灵魂的记忆。

    大概当初的月亮也是那么亮,不过可能要更小一点,月牙状的悬挂在夜空中。黑猫一出生下来就没有家人,可能是父母都没有能力来抚养它吧,也可能——算了,黑猫不愿意去想接下来的可能。所以它就天天靠捡垃圾桶里的吃食为生。今天,它如同往常一样来到小区里的垃圾桶旁,却发现有人却已经捷足先登,那是一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流浪汉,正在狼吞虎咽地吞着着它赖以生存的粮食。

    “嗷!”黑猫当初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感觉胸中有一团怒火在燃烧,于是它愤怒地扑向流浪汉,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爪牙——从此以后,黑猫就只能靠三条腿走路了。

    之后,黑猫离开了那个令它伤心的地方,开始漫无目的的四处流浪,不,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目的,它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碰到自己的家人什么的,没准当初它们只不过是不小心把它遗忘了呢?

    就那么一直一直流浪,渴了喝雨水,饿了吃剩菜,黑猫还是没有找到它的家人,甚至连一丝踪迹也不得寻。于是黑猫放弃了寻找,沉默蜷缩在公园的草丛里。

    “莎,莎莎莎,莎莎莎莎”,慢慢的,天空渐渐下起了雨来,从上天派来的天使开始打扫尘世里的尘埃。一切和普通的下雨天一样,不过,一声小小软软的猫叫吸引了黑猫的注意力,于是黑猫立马竖起了耳朵仔细聆听,那是一声声断断续续的猫叫,软糯中带有一丝虚弱,黑猫立刻循声赶去,那是一只看起来刚出生不久的猫咪,但不知为何,黑猫感觉它好像遇到了自己的天使,“既然我们两个都被抛弃了,那就一起相依为命吧。”黑猫默默许下誓言。

    从此以后,黑猫去到哪都带着这个小小的拖油瓶,每次在垃圾桶里找到好吃的都会第一时间给小猫吃,自己吃那些所剩不多的剩菜剩饭,不过它每天都感觉很开心,仿佛只要看到小猫的笑容日子就能那么一直一直过下去。

    如果那天它没有去马路对面的垃圾桶里找吃的就好了。

    黑猫永远不会忘却那一天,天空中飘洒着丝丝细雨,它独自去寻找小猫的吃食。然而,就在它惊喜地发现剩菜中竟然有小猫最爱吃的鱼时,一声软软猫叫传到了它的耳朵里,“不好!”黑猫下意识地想道,最后,是汽车的鸣笛声——它的天使,回去了。

    至于之后是怎么被私家车主揍成一只奄奄一息的黑猫,它倒是不怎么记得了,它只知道,它在离开这个世界前还想做一件事,那就是替小猫报仇,不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所以,当那一双黑色的翅膀出现在它面前时,它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变成了这团黑影,变成了这副猫不猫鬼不鬼的样子。

    黑猫在屋檐下伫立许久,仰望着飘渺的天空,之后再默默离去,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最后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之后在这条寻常巷陌中就流传着一个传言:传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有邪恶的猫妖出没,它们挥舞着锋利的手爪,张开着血盆大口,四处择人而食。

    不过也多亏了这条传言潘皮皮才能那么快找到黑影的踪迹。某天午休期间潘皮皮偶然间听到前面两个同学在谈论最近附近“闹妖”的事情,这倒是帮了潘皮皮一个大忙,“想不到这帮书呆子还有点用”,潘皮皮美滋滋地想道。

    然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只见潘皮皮来到附近传说中“闹妖”的街道,屏气凝神,心如止水,向外释放灵力来探测周围的灵气波动,果然,意念捕捉到了黑影的踪迹,随后潘皮皮就顺藤摸瓜,最后来到了人民公园里。

    “呦,还挺会挑地方的。”潘皮皮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眼神却瞅向了一只正在懒洋洋晒太阳的黑猫。

    “喵~可以让我把夕阳看完吗?”黑猫用意念对潘皮皮发起了申请。

    “嗯,请吧。”这对于潘皮皮来说就像是满足一个死刑犯最后的遗愿一般,所以他很愉快地答应了。

    当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散去,潘皮皮和黑猫不约而同地伸了个懒腰。

    “来吧!”潘皮皮正色道,一柄黑色长剑横于胸前。

    黑猫旋即化作一团黑色阴影,召唤出团团妖火砸向潘皮皮。

    “雕虫小技。剑闪一字诀:扫!“潘皮皮一剑向前横扫,一道明晃晃的剑气随即生成,顺着剑身的方向向前刮去。

    “嗤嗤嗤。”剑气所过之处,团团妖火随即消散,就像一股强风扑灭了星星之火。

    “好机会。”不料黑影等的就是潘皮皮出剑的那一刻,瞬间化作一双梦魇之眼,强大的精神力猛然侵入潘皮皮的识海。

    梦魇之眼是黑影现阶段最强的技能,可以侵入别人的识海,挖掘别人内心的恐惧,将其化为梦境使敌人深陷其中,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但是黑影侵入潘皮皮识海后,发现潘皮皮的识海泾渭分明的化为了两部分,一部分风和日丽、波澜不惊,那是记忆中美好的部分,而另一部分,狂风肆虐、天雷滚滚,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段记忆竟然被封印了起来,巨大的黑紫色封印阵盘踞在天边,将天地分成了两个部分。如果不能获取其中的记忆,也就意外着不能将其化作梦境,那么黑影的“梦魇之眼”对潘皮皮来说就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黑影绝望地离开了潘皮皮的识海。

    “唉,我也不想这样的,其实我内心也有很多疑问,比如我到底是谁?”潘皮皮对着黑影一脸无奈地解释道。

    “嗷!不管了,就是不用梦魇之眼我也要杀了你!”黑影开始失去了理智,直接狂化成一只实体化且体型庞大的暗夜黑猫。

    “糟糕,这下事情大条了。”在斩灵人中总所周知的是最好能够在一只妖怪狂化之前将其斩杀,不然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因为妖怪狂化后会大幅度增加力量,有些还会觉醒一些特殊的属性,比如潘皮皮眼前这只暗夜黑猫就觉醒了暗夜属性,在夜晚打架是有buff加成的。而现在,夜晚刚刚降临,正是暗夜黑猫的主场。

    “嗷嗷嗷。”暗夜黑猫举起利爪就直接一巴掌排向了潘皮皮,还好潘皮皮闪身躲了过去,紧接着暗夜黑猫又是直接口吐一团汹涌的妖火袭向潘皮皮,潘皮皮拔剑一斩,将妖火一分为二,径直突向了暗夜黑猫的胯下,不料黑猫又是一爪拍来,举剑一挡后又被黑猫一尾鞭甩飞了好远。

    “可恶,近不了身,这怎么打。”潘皮皮有些懊恼道。

    不过黑猫可没给潘皮皮细想的机会,张口又是团团妖火将潘皮皮包围,潘皮皮只能无奈地左窜右跳,到处躲避黑猫的妖火。也是趁机把黑猫引向公园深处人少的地方,那样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然而有一点潘皮皮没有料到,那就是公园最深处是一个悬崖,他再怎么躲藏最后也是免不了和暗夜黑猫正面一战,而且刚才要不是他刹车快了那么一点,此刻他恐怕就掉下去和那些逝去的英灵作伴了。

    “呃,”此刻就在悬崖边的潘皮皮和暗夜猫妖小眼瞪大眼,挤出一丝苦笑道“(。・∀・)ノ゙嗨~”

    暗夜猫妖可没那么好心放他一马,直接一张口凝聚了一道巨大光柱向着潘皮皮的方向一炮打去——不过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暗夜猫妖却听到了一声小小软软的猫叫声,它循声望去,潘皮皮身边的草丛里有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猫,如果那一炮挨实了,小奶猫和潘皮皮都会灰飞烟灭,“不!“,于是黑猫冒着自爆的风险强行把吐出的巨大光柱又塞回了自己肚子里,这就像是将泼出去的水又重新装回盆子里一般,所需付出的代价极大,”轰隆,轰隆……“,巨大的爆破声不断从黑猫肚子里传来。

    “好机会。“潘皮皮趁机在黑猫最虚弱的时候直接一剑将黑猫斩成了两段。

    就这样,黑猫的灵体渐渐消散了,化作点点星光,消失在天地之间。

    但就在黑猫生命弥留之际,潘皮皮问了黑猫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收回?“

    黑猫的回答只有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帮我照顾好它。“不知为何,潘皮皮竟然感觉黑猫似乎笑了。

    倒是他自己竟然有些伤感,他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回这样的场景了,感到有些心里难过的还是第一次,于是他缓缓地抱起了那个黑猫拼死也要守护的小家伙,小奶猫很温顺地任由他抱着,像是很舒服地眯着两只眼睛,自言自语道:“就为了这么个小家伙,值吗?“

    也许在潘皮皮自己看来是不值,但是黑猫怎么看他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也无法否定别人做得是错的,好歹这也是别人用生命换来的成果啊,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了吧。

    “走,回家,哥哥带你吃好吃的去。“片刻后,潘皮皮收拾心情回家。

    “喵!“小奶猫叫了声,仿佛是在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