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徐楚楚

    更新时间:2018-05-06 17:17:54本章字数:3649字

    徐楚楚

    夜幕低垂,天意正凉。潘皮皮一边“扛”着小奶猫,一边看似百无聊赖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就好像一位出去溜了溜宠物的主人,太阳落山了,便随意带着宠物回到家中。

    “呦,小潘回来了啊。”邻居的黄奶奶友善地向潘皮皮问候了一声。

    “嗯。“

    “咦?小潘,你啥时候开始养猫了啊?“黄奶奶稀奇地问道。

    “它被抛弃了,我在路边捡到的它。“潘皮皮回答道。

    “唉,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黄奶奶摇了摇头,喃喃道。

    “苦命,吗?“,潘皮皮意味深长地看着趴在肩头的小奶猫,”这么看来,我们俩还挺像的。“

    “吱嘎——“潘皮皮推开木门,把小奶猫轻轻放在桌子上,这小家伙,正瞪大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屋子里的东西。整间房子总共六十多平米,两室一厅,倒是足够潘皮皮和小奶猫同时生活,只不过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潘皮皮基本一日三餐都是在外解决的,现在多加了一个小家伙,还不清楚它现阶段的食谱是什么呢。所以潘皮皮进门后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查了下”适合幼猫吃的食物有哪些?“。

    “肉类和蔬菜吗?看来还得去买点猫粮来。黑猫啊黑猫,你可真是会给我找事情,很难受~“潘皮皮虽然感觉很麻烦,但是也不能放着不管啊,做事只做一半可不是潘皮皮的行事风格。

    “正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你就无,小奶啊小奶(小奶是潘皮皮给小奶猫起的名字),今天家里就只有火腿肠了,你就凑合凑合吧。”果然,潘皮皮的行事风格是懒人风格,仅仅是因为自己懒得出去买就只好强迫小奶猫吃火腿肠了。

    “喵嗷,呕。”刚开始小奶猫还是满怀期待地咬了一口,可没过多久就又给吐了出来。

    “你这小家伙,浪费粮食,罚你今晚不许吃饭。”潘皮皮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然后默默把香肠放进自己的泡面里,“真是的,你不吃我吃。”

    “喵~”小奶猫翻了个白眼。

    “哼。”潘皮皮冷哼道。

    “好了,小奶,从今天起,这就是你的家了,怎么样,感动吧?”随后潘皮皮给小奶搭了个新家。小奶猫无奈地看着自己主人给自己搭建的只有几块破布的“家”,果断选择了睡在潘皮皮的床上。

    “唉,你咋往我卧室跑,回来,那不是你睡的地方,唉唉唉,别爬上我的床啊,给我下去……”最后,在平民小奶猫的英勇抗争下,邪恶的地主潘皮皮被击败,无奈地选择了和小奶猫睡在一张床上。

    “床是暂时让你睡了,但是你可不能蹬鼻子上脸,懂不?”潘皮皮试图挽回身为主人的最后一丝尊严。

    “哼哼哼。”可小奶猫根本就不搭理他,径自睡着了。

    “你这浑猫。”潘皮皮叹息道。

    一个宁静的夜晚在一人一猫的打呼噜声中度过,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蠢猫,我现在要去上学,你好好呆在家里等我,知道不?”潘皮皮叮嘱了小奶猫一句后便匆匆推门要走,却正巧碰到了邻居家的黄奶奶。

    “小潘,出门了啊。”黄奶奶和蔼地笑道。

    “嗯,黄奶奶。”潘皮皮应道。

    “来来,我这里有几袋牛奶,给你和你们家的小猫喝。”黄奶奶不给潘皮皮拒绝的机会,硬生生把几袋牛奶塞到了潘皮皮怀里。

    潘皮皮有些无奈,毕竟自己本来就不是很需要这些东西,最主要的是,他几乎从来不会说“谢谢”两个字,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一个人过的,所以他一直认为即使没有别人,自己依然可以活下去。不过黄奶奶似乎从他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对他那么热情,也从来没有要求什么回报,“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滥好人吧”,潘皮皮如是想道。

    “喏,小奶,牛奶给你倒在这个碗里了,要吃自己舔。”交代完小奶猫这句话后,潘皮皮踏上了上学的路途。

    和大多数学生一样,潘皮皮走着同样的路,坐着同样的车,唯一的花样是早餐的不同,然后在差不多的时间点里到达同样的学校,这就是“熟悉”吧。所以那么多人毕业后都会怀念母校,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印象想不深刻都不行。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潘皮皮的注意力却放在前面那个背着粉红书包的女同学身上,他记得那个女的,就是之前被他不小心撞倒还追到便利店里来的那个,“好像是叫什么‘徐楚楚’吧?“潘皮皮自言自语道。

    徐楚楚的长相是没话说,身形窈窕、体态轻盈、乌黑浓密的头发、高高的鼻梁、齿白唇红再加上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精致得像是洋娃娃似的,绝对是校花级别的美女。

    不过今天徐楚楚的脸色倒是显得有些过于苍白了,脸庞上少了些许红润,让人不由得联想到那娇弱的林妹妹。

    “嗯?”但是潘皮皮看到的却不是这样,他看到一抹黑色烙印吸附在了徐楚楚身上,不停地吸取她的精气神。

    “哎呀,这可难办了啊。”潘皮皮身为斩灵人,遇到这种事情理应出手相助,但是这次的对象是个麻烦的人物,况且要想祛除烙印,必得和她有个肢体接触才行,所以潘皮皮要想顺利完成任务,必须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才行。

    “早啊,楚楚,你今天怎么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你没事吧?”转眼间徐楚楚的身边就围了一圈闺蜜,这就是所谓的中心点吧。

    “就是这样才难办啊。”潘皮皮叹息了一声。徐楚楚到哪儿都是人群的中心点,想要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和她有个肢体接触就只能看天时地利人和了。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是一名五六十岁头发花白的老教师,长年的教学经验使得她对于高考语文考点和知识点了如指掌,并且大学语文专业出身的她更是在单词拼音和错别字上有着很深的造诣,人称“行走的中华字典”。

    也许是因为临近高考了吧,各科学业压力都挺重的。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不知是本性如此还是为了给我们减负,采取的是“放养式”语文教学方针,即你们自学去吧,有啥不明白的地方再来问老师。所以我们也乐得这样,特别是对于我来说,时不时需要晚上出去打个小怪兽什么的,这一节课的睡觉时光真的时太宝贵了。虽然其它课我也照睡不误就是了,哈哈。

    结果一直到了中午吃中饭的时候,我也没找到什么机会能够和徐楚楚肢体接触。反正就是一到下课,不论是男是女都会找她聊天,真好啊,班级的中心人物,不过要是我的话肯定学不来,我讨厌和其他人相处,也许是害怕吧。算了,我还是去弄点吃的然后睡我的大觉吧。

    时光在指缝间慢慢溜走,一转眼就到了黄昏。此时正是活动课的时间,毕竟快高考嘛,压力大,所以大部分学生都选择出去放松心情,其中也包括了徐楚楚。至于是怎么知道的嘛,那就是某人一直在偷窥,不对,是观察、观察。

    只见徐楚楚循着小道来到了平常一般不会有人来的校史成列馆里,“她来这里干嘛?”潘皮皮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不过这也为他和徐楚楚的肢体接触制造了一个很好的地点。

    “现在天时地利都有了,就差人和了。”潘皮皮心想。

    于是他也蹑手蹑脚跟了上去,通过楼梯间的缝隙可以看到一男一女正在互相对峙,女的自然是徐楚楚了,男的有点眼熟,好像是班上的体育委员。

    “他们在这里干嘛?”潘皮皮一边心存疑虑,一边将灵力附着在耳朵上,这样做就可以强化听力,以潘皮皮现在的功力来说,方圆十米内偷听别人说话那是小case。

    “徐,徐楚楚。”体育委员说话了,听起来好像有点紧张的样子。

    “金飞,你特第把我叫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徐楚楚问道。

    “我,我我我是为了向你说一件事。”哎呀,体育委员,你行不行啊,说句话都要结巴。

    “那我现在人就在这里,你说吧。”啧,徐楚楚这小妮子还真是——太真实了,不喜欢。

    “那我要说了”,只见金飞突然好像下定决心般深吸了一口气,“我,我喜欢你。”

    搞了半天原来事告白啊,多大点事就激动成这样。不过真好啊,我也想要有人和我告白啊,最好是那种小鸟依人、肤白貌美,而且还能包养我和我家那只蠢猫的那种。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想着谈恋爱,临近高考了,我只想着学习。”清冷的女声想起,看来我们可爱的体育委员是被拒了。

    不过就在潘皮皮扮演吃瓜群众的时候,突生异变。附着在徐楚楚身上一般人肉眼无法看见的黑色烙印在刹那间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光芒大涨,紧接着金飞看向徐楚楚的眼神就变得越来越炽热,而徐楚楚此刻也感觉到了金飞的异样,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突然虚弱得练后退都做不到了。然后金飞就像看到了猎物了一般扑向了徐楚楚,口中还嚷嚷着“不!你是属于我的!”

    “啊。”

    “不好。”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金飞即将扑倒徐楚楚的那一秒,潘皮皮先是一步十级台阶地上了楼梯,然后挡在了徐楚楚面前,最后,他和金飞两人以一种不可描述的姿势倒在了地上。

    “额,hello?”潘皮皮看着一脸不可置信表情的徐楚楚,尴尬地打了声招呼。

    接着,潘皮皮以指为剑,“剑闪一字诀——破!”重重地点在了金波的脑门上。霎时间,金波眼中的炽热之色淡去,又恢复了清明,然后翻了个白眼晕死过去。哎呦,不愧是体育委员,这一百多斤的肥肉可真沉啊。

    “没事了。”潘皮皮露出了一个自以为和善的微笑。

    “他,他怎么了?”徐楚楚像是有点被吓到了,说话有点断断续续,也是,一般人应该都会被吓到吧。

    “maybe受到了一点轻微的脑震荡?”潘皮皮试着蒙混过关。

    “不过,你能先把我拉起来嘛?我都快被压扁了。”

    “哦,好。”于是徐楚楚伸出手,就在她的手快要碰到潘皮皮的那一瞬间,潘皮皮突然又以指为剑,“剑闪一字诀——破!”,重重地点在了徐楚楚的手心。

    “啊——”伴随着一声女性的惊呼,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又加了一个。

    “唉”,看着地上的“躺尸”二人组,潘皮皮有点哭笑不得,“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禽兽啊,潘皮皮,这一天天给闹的,唉~”

    “不过仔细一看,这妮子还挺好看的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