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氏风波(上)

    更新时间:2019-01-18 14:43:57本章字数:5431字

    徐氏风波(上)

    微醺的晚风吹拂过行人的脸颊,昏暗的路灯照亮了回家的路途,天空上挂着一轮明晃晃的圆月,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和安详。

    “又是和平的一天啊。”漫无目的闲逛这的潘皮皮不禁这么想道。走在这条大街上,他看到,有人急着回家,有人忙着赚钱,倒也有些人像他一样是出来闲逛的,“这样挺好的。”潘皮皮又想道。

    然后,他又想起了徐楚楚身上的那个黑色烙印。那个东西,不简单啊,如果是这小妞无心招惹的倒还行,如果是有人故意的,那么这可有得她受的了。倒是不知道这背后的人到底是和那小妮子有什么深仇大恨才会下如此歹毒的诅咒了。

    那枚黑色的烙印其实是诅咒的一种,诅咒有轻有重。像徐楚楚中的那一种已经算是比较重的了。这个诅咒会慢慢吸食中咒人的气血和精气,轻则卧床不起,重则衰竭而死。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徐楚楚慢慢衰竭致死呢?

    “算了,关我什么事。还是回家吧。”于是,毫无正义感的潘皮皮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伴随着手机的一阵震动和路人起初惊奇的目光,潘皮皮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你猜?”电话传来了对面戏谑的声音。

    “你猜我猜不猜。”潘皮皮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呦,那么这二百五十万,我要找他人合作了。”电话那头扬言要挂断电话了。

    “等等,大兄弟先别挂,我这不是和你开玩笑呢吗?真是的,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潘皮皮立马说道。

    “哦?刚刚是在开玩笑啊。”于是两人又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那笑声,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对了,大兄弟,你刚刚说的那二百五十万是怎么个情况?”潘皮皮随即又问道。

    “哦,二百五是吧?”电话那头又传来了贱贱的声音,令潘皮皮忍不住想要顺着电池波去锤他。

    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于是潘皮皮强颜欢笑道:“对,二百五。”

    “其实也没啥,就是一大户人家想要请人保护他们的女儿,事成之后一人二百五十万。”

    “就那么简单?”潘皮皮有点不敢相信。

    “对,怎么样,做不做?”

    “做!”笑话,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潘皮皮怎么可能不去参与。虽然他目前是挺弱的,但是区区保护一个大户人家大小姐的事情还是搞得定的啊,不然岂不是丢了斩灵人的脸?

    “行,那明天下午5点,老地方见。”

    “行,老地方见是……嘟嘟”还没等潘皮皮说完,对面直接挂了电话,令潘皮皮不禁恼火道:“嘿,这孙子,能不能不要每次都不让人把话说完就挂了啊。”

    不过想到那仿佛在向自己招手的二百五十万,潘皮皮心情大好,在回家的路上哼起了小曲“我得意地笑,我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嗷……“

    回到家中,餐盘旁并没有小奶猫的身影。潘皮皮心想:“不好!”于是他快步走到自己的床旁,一看,“嘿,这小家伙,竟然霸占了床的正中央。”可不嘛,这小奶猫在床中央跟个面团似的缩成一团,睡得可香了。

    潘皮皮心里也是又好气又好笑,轻轻把小奶猫放到了靠近角落的地方,然后缓缓地上床躺了下来,生怕吵醒了这位小祖宗。

    半晌,潘皮皮坠入了梦乡。这个梦很奇怪,梦里的世界充斥着天地间的各种元素,那是个光怪琉璃、五彩斑斓的世界。他好像听见很多人叫他阴子,这些很敬畏他,他好像也有个很爱他的哥哥。再之后,他感觉他的心很痛,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最后,梦中的他好像发出了“天地苍茫,吾谁与同”的感慨,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心头一暖……

    “哗——”潘皮皮惊醒,迷茫地张开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却又惊觉自己的脸庞上不知什么时候流淌下了两行泪水。

    “咦,我这是怎么了?”潘皮皮三下五除二抹去了泪水,还没等他静下心来仔细思考,小奶猫的叫唤又将他拉进了现实。

    潘皮皮循声望去,看见小奶猫站在餐盘旁,不住地朝着自己“喵喵喵”。

    “哈,这个小吃货。也是,得赶快起来吃早饭了。”潘皮皮心情好转,下床洗漱一番后给小奶猫倒了些牛奶并加了根香肠。

    接着他拎包出门,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那是自然的啦,毕竟今天可是有一笔大买卖在等着他呢。

    “老板,来个饼子加根香肠。”不得不说,人快要有钱了连吃早饭都飘了,以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王中王香肠”都敢在口中大肆咀嚼,看来还是生活老了啊,提不动刀了。

    “五块。”早餐店老板简洁明了地说道。

    “赊账。”潘皮皮以决绝还以颜色,但是他那颤抖的双手以及标准版百米冲刺的速度还是显示出了他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直到早餐店老板再也追不到他,他还要淡淡地说一句“老板这磨人的小妖精,竟然连葱花都给我多放了几颗,啊,我这该死的,魅力啊。”

    潘皮皮家由于原来就是为了方便上学而买的,所以他上学的路途很短,只需要随便走几步路就到了。

    当潘皮皮走到校门旁时,映入眼帘的又是那熟悉的粉红色书包,这不,又碰到徐楚楚了。

    “呦,早啊,小妮子。”潘皮皮上去打了个招呼,可谁知道人家压根就没搭理他,依旧自顾自地往前走。

    这目中无人的态度可让潘皮皮较起了劲,正所谓“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你可以看不起我潘皮皮,但是,你绝对不能无视我的存在!

    所以,他追了上去,一把勾住徐楚楚的肩头,戏谑道:“小妮子,别走啊,上次在校史馆里咱两还有些话没说清楚呢。”

    可还没等他刚刚得意多久,潘皮皮立马感觉手腕一阵剧痛,然后他发现整个世界都翻转了,不,其实是他被人扔了出去。眼看着自己英俊的脸庞即将于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潘皮皮于千钧一发之时用另一只手支撑住了自己的身。好险啊,差点就要和自己的盛世美颜说再见了。可是换取美丽的代价就是自己的左手肿的和馒头一样了。

    于是潘皮皮怒视那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女人,“你是疯子吗?刚才要是其他人就出大事了!”

    “哼。”徐楚楚面若冰霜,拍了拍肩膀,沉默着向教学楼走去。

    “你站住,”潘皮皮拦住了徐楚楚,“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

    “说法?”徐楚楚冷笑道“这就是我的说法。”

    “什么?!”就在徐楚楚话音刚落之时,潘皮皮就感受到了一种刻骨铭心的疼痛,那是蛋疼的感觉。

    “好狠啊,这女人。”这是潘皮皮失去意识之前唯一的念头。

    “快,来点人把他抬到校医院去。”在围观群众的“嘶”声和保安的热心帮助下,潘皮皮成功被送到校医院处休养生息。

    其实说说是校医院,实际上就是一张桌子、一个凳子以及一个病床的简易组合。由于平时基本没啥事,所以当潘皮皮醒来的时候,校医院的老师并不在房间里。

    “嘶,这是哪里?”潘皮皮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结拜的天花板和教室里随处可见的白炽灯。

    “看来,我是在校医院啊。不过我到底睡了多久?”潘皮皮看了眼时间,“不好,已经快到中午了,我得赶快去约定的地方才行。”

    只见潘皮皮迅捷如风,习惯性地翻出了校门。旁边的保安不禁感叹道:“年轻真好。”

    潘皮皮又来到了“罗森”,一个泡面种类丰富的便利店,是他与徐楚楚结下孽缘的地方,也是他与“他”口中所说的那个“老地方”。

    “这里吃吗?”店员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

    “嗯。”潘皮皮不可置否。

    随后,他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眯起眼开始等待。

    终于,在他泡面快要吃完的时候,“他”终于出现了。

    那不羁的发型、沧桑的脸庞、看淡世俗的眼神以及他背后的那个大大的麻袋,都深深显露出“他”那贵族的气息。他一个眼神,路人为之逃避,他的一声怒吼,路人昏倒在地,他就是潘皮皮唯一的好友——苍浪。

    “啊浪,你可终于来了。”苍浪刚进便利店,潘皮皮就迫不及待地上去一把勾住他的肩头。

    “嗯”苍浪点头示意,随后对店员说道,“老规矩。”

    “好的,还是来一份肉包和一份牛肉泡面对吧。”店员微笑道。

    “嗯。”随后,苍浪一把坐在了离垃圾箱最近的位置翻找了起来,“这次有两个瓶子,看来今天运气不错。”说着便把瓶子塞进了麻袋里。

    潘皮皮紧跟着坐在了苍浪旁边,谄媚道:“啊浪啊,这次的任务靠谱不?”

    “靠谱,不过对方点子有点硬。”苍浪面色凝重。

    “哦,什么来路?”潘皮皮不禁也有点严肃起来。

    “也没啥,一个符文法师就是了。”苍浪说道。

    “哦——”潘皮皮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徐楚楚那小妮子,“对方什么等级啊?”

    “三级吧。”苍浪淡淡地说道。

    “哦哦,我一个一级,你一个二级,应该够用吧?”潘皮皮询问道。

    “嗯,够用。”

    听见苍浪斩钉截铁的回答,潘皮皮也放下心来,于是开始自顾自吃起了泡面。

    “哦,对了”,潘皮皮又想起了什么,“你有多久没有洗澡了?”

    “半个月吧。”苍浪回答。

    “额,真的是半个月吗?不会是半……年吧。”潘皮皮将信将疑。

    “咋了,你在意吗?”苍浪反问道。

    “我倒是不在意,可我就是在意店里其他小姐姐看我俩的眼神。”潘皮皮汗颜。

    “咋了,你想谈恋爱吗?”苍浪继续问道。

    “我不谈,只有既有钱又有时间的人才有资格谈恋爱,你谈吗?”潘皮皮反问道。

    “我不谈。只有生活安逸没有血海深仇的人才能谈恋爱。”说着,两人突然相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屌丝。”

    两人打趣的轻快时光很快就过去,接下来便是好戏开场。

    徐家大院,坐落在滨海新城的黄金地带。整座大宅占地千亩,佣人无数,而且有专门的保安队伍负责守卫。其拥有者是全国闻名的许氏集团,旗下产业横跨地产、金融、影视、制药等多个行业,是名副其实的商业巨鳄。

    而今,红墙黑瓦的徐家大院正门外,伫立着两道桀骜不驯的身影。其中一人虽然穿着寻常的校服,但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俨然“世外高人”的模样;另一人更是奇葩,相隔十米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他那不羁的发型、沧桑的脸颊以及背后那厚厚的麻袋,无一不彰显其浓浓的“贵族气质”。没错,他们就是潘皮皮与苍浪二人组。

    “你们是来干什么的?”门口西装笔挺的保安队伍中有一人发话问道。

    “这是你们家主交给我的。”苍浪将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嗯?!”问话的那人看到名片后立马脸色一变,谄媚道:“原来是贵客,来人,将贵客请到客房好好伺候。”

    语毕,从门内马上出来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微笑道:“两位这边请。”

    “好的。”苍浪答应了一声,便和徐楚楚两人一边打量着徐家大宅内的景致,一边朝着客房走去。

    “两位,请先在客房好好安息,我先向上面去禀报一声。”到了客房,丫鬟恭敬地说道。

    “好的,慢走啊小姐姐。”潘皮皮调笑道。

    丫鬟含笑走出了客房。

    随后潘皮皮将门一关,“哇塞,啊浪,可以啊,这回是笔好买卖啊。”

    “那是,我什么时候坑过你?”苍浪淡淡地反问道。

    “额,你真的忘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潘皮皮尬笑。

    “还是算了吧,这里的东西都不错,我们要立马享受起来。”苍浪转过头。

    “是啊,你看这床,多软;这电灯泡,多么的高级;哇,还有浴缸,你泡过澡吗啊浪,今天我们可以泡澡了!还有换洗的衣服欸,全新的,上面一堆外国字,肯定是好东西,赶快穿走,穿走。”潘皮皮看着屋内的陈列,不禁激动了起来。

    “泡澡吗,我以前倒是经常泡。”苍浪的眼眸突然深邃了起来,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妈的,当过富二代的人就是好。”潘皮皮嘟哝着。

    “好了,我先去洗个澡,你在这好好待着。”苍浪嘱咐道。

    “OK。”潘皮皮应道。

    此刻,徐家大宅的一个佣人房间内,之间的丫鬟恭敬地站立着。在她面前的是一位绅士打扮模样的老管家,他的手中正握着苍浪之前递过去的名片。

    “好,他们终于来了”,老管家一脸欣慰,随后他对丫鬟嘱咐道,“此事先不可声张,你们先去接小姐,然后再让他们接触。”

    “是。”丫鬟颔首。

    “好,你先下去吧。”老管家吩咐道。

    “甜蜜蜜,你笑得好甜蜜。”潘皮皮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悠然自得地哼起了歌。

    一想到这次任务完成后有二百五十万他的心就像摸了蜜一样的甜。

    “哎呀,突然变成百万富翁了该怎么办啊,好不适应啊。是不是该和班里面的那帮人,特别是班主任说,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们相处,换来的却是疏远和冷漠,现在我不装了,我摊牌了,老子我是百万富翁!哎呀,到时候班主任灭绝师太的脸色肯定很好笑,还有徐楚楚!”,一想到徐楚楚,潘皮皮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让那个死丫头知道,曾经她对哥爱理不理,现在哥让你高攀不起!”

    “吱嘎——”就在潘皮皮美好幻想的时候,苍浪洗好澡出来了。

    日光透过斑驳的剪影照在他洁白的肌肤上,迷乱而又不失帅气的发型,一双深邃的蓝色眼眸,紧闭的双唇还有那棱角分明的八块腹肌,宛如从古希腊雕像中走出来的美男子,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

    “嘶——”潘皮皮倒吸一口凉气。就算是再不情愿,他也不得不承认苍浪这货确实是帅了一点,还好他平时不怎么洗澡,不然都不好意思和他称兄道弟了。

    “咋样?”苍浪边穿衣服边问道。

    “没咋,没啥事发生也没人来叫我们。”潘皮皮答道。

    “好。”苍浪应了一声。

    于是两人开始在沉默中等待,一直等到了傍晚,直到潘皮皮实在受不了想出去透口气的时候,终于传来了脚步声。

    “来了。”潘皮皮和苍浪不约而同地想到。

    这次推门而入的是一位老管家,在他的身后恭敬站立着一位保镖和丫鬟。

    “两位,在这里休息得可好?”老管家和蔼地问道。

    “还行。”苍浪回答道。

    “那好,相信两位也知道我们委托的内容,而这次,我是将委托人带给两位保护的”,紧接着,老管家鞠躬恭敬道,“有请小姐。”

    一想到要来正主了,潘皮皮不禁神色严肃了起来,看向门外。映入眼帘的是蓝白条纹的校服,还有那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表情,这不就是徐楚楚那小妞?!

    “额。”一想到之前自己还想在她面前吹嘘,潘皮皮立马羞愧地无地自容,索性躲在了苍浪的身后。

    “小姐,这次我苍浪和我的兄弟一定会保证您的安全。”此时苍浪上前抱拳。

    潘皮皮恨不得说“抱你妹的拳啊,这样不就挡不住我了吗,被人看到多尴尬啊”,但还是迫于形势紧跟着抱拳。

    “看来这位小兄弟很害羞啊。”老管家打趣道。

    “害羞你妹啊,我这是尴尬,尴尬懂不?”虽然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但是潘皮皮依然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

    “那好,小姐我就交给两位了,希望今晚是个宁静的夜晚。”老管家微笑道,随后便和仆人一起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