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夜战桃花庵

    更新时间:2017-11-10 22:49:22本章字数:2107字

    冷月无霜,长安城外桃花庵内。

    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桃花树下,双目微闭。桃花已凋谢,月光下树影婆娑,衬托出男子斑驳陆离的身影。

    围绕在男子身边的有六人,他们一身黑衣,只露出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双手紧举着大砍刀,步履小心翼翼地转着圈子。眼睛每时每刻地盯着坐在中间的那名男子。

    六名黑衣男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他们也越来越紧张,甚至可以听到他们因紧张而发出的呼吸声。

    中年男子仍然不紧张慌乱,还和以前一样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役一样,从不手足无措,从不自乱阵脚。

    只是他的肚内隐隐作痛,他在努力克制。他知道,即使山崩地裂,他一样是会面不改色,心静如水,谈笑自若的。

    这时,庵外又传来脚步声。一名白衣男子衣衫飘飘地走了过来。一边踱着步子,一手摇着折扇,不紧不慢地看着坐在地上的男子。

    白衣男子突然开口说道:“关飞雨,你到底是交不交?死到临头还硬扛。”

    那名中年男子缓缓地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微微点头:“名刀堂堂主亲自驾临,深感荣幸!只不知在下何处得罪了名刀堂,还向何帮主请教。”

    何帮主轻蔑一笑,“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你交出天子剑谱,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要不然。”他停顿了一下,“要不然,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关大侠可要暴尸野外了。哈。”

    何帮主纵声大笑,“你虽然武功卓绝,天子剑名扬天下,但你今天中了七窍散的巨毒,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大难临头,关飞雨还气度雍容,其涵养修炼确实到达一定境界,江湖中并非浪得虚名。

    这其中只有关飞雨自己知道,在天子剑的历练中自己经历了怎样的千辛万苦,积蓄了多少底蕴。

    关飞雨微微一笑,“天子剑乃江湖一绝,只能在君子手中发扬光大,怎能落入你这种奸邪之辈的手里?一旦为你所得,岂不要贻害多少人。我今天既然遭你毒手,何必多说?”

    说完,关飞雨仰天大笑,又高声说道:“你们神刀堂六大高手全部到齐,再加何堂主,有趣有趣。哈哈。”

    关飞雨说完,忍住胸中涌上来的阵阵绞痛,用眼一扫六名黑衣人,“你们都知道天子剑一出,天下谁能敌这句话么?你们甘愿为名刀堂卖命,那也是罪有应得!哎,只恨我没有早识得名刀堂的真面目。”

    何帮主看了看月挂中天的明月,打开手中折扇,“关飞雨,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你死到临头还嘴硬,今天我们名刀堂来领教你的天子剑法。”

    何帮主扇子一挥,那就是无声的命令,六名黑衣人,纵身跃起,手起刀落。直奔关飞雨。只见六条刀光一闪,汇聚在一起,已把关飞雨罩住。

    只在一瞬间,刚才还是两手空空的关飞雨,已经握着一把宝剑。这把宝剑不到一尺长,黑色的剑柄,黑色的剑身,只是剑尖在月光下闪着白光。这把剑和街头小贬卖的剑毫无分别。

    就在六把刀落下的刹那间,只见剑光一闪,关飞雨身体如鸟飞起,与地面平行,已从刀光中窜出,绕着地面画一个圆圈。只听着哎哟声不绝,六名黑衣人的刀纷纷坠地,用手捂住眼睛。他们眼睛四周不时有鲜血流出。

    关飞雨只在一挥间,已把六人眼睛刺瞎,他知道,身中巨毒,今天凭实力实无把握羸这七人。只有冒险一击,先求脱身再说。

    此时,他身在六人圈外,天子剑一指,间不容发,已向何帮主咽喉刺去。这样的战机稍纵即逝。在江湖中,至今为止,他与人交战,最多只用到十招。因为他只学会了前十招。

    天子剑法一共六十四招,剑法奥妙无穷,他只学到了前十招就已开始称霸江湖。今天他用的只是第一招“朝拜天子”。他现在身中巨毒,全凭内力支撑。用在剑的力气已经不足,所以何帮主才有信心把他制住。他也只有一招制敌才有可能反败为胜。

    他这一招明刺何帮主咽喉,其真正目的仍是刺他的双目,因为他手上无劲,如果不能一剑封喉,那倒下的就只能是他自己。如果刺瞎敌人双目,敌人看不见他,还有机会脱身。

    名刀帮作为长安第一帮派,称霸江湖已月五十余载,何守德帮主是第八任帮主。并非泛泛之辈。他一把折扇打遍江湖,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那铁扇用精铁铸就,攻防兼备。点人穴道那是百发百中。因他在江湖中能急人所及,扶危济困,人送绰号:“何大善人”。

    何守德眼看天子剑光一闪,和自己咽喉刺来,拿起铁扇去挡,谁知天子剑中途变向,改刺双目,他忙纵身外跃,人已在三尺开外,好在他轻功甚好,关飞羽天子剑如强弩之末,离他眼睛总有那么一点距离。

    关飞雨随着天子剑的一击,人也慢慢倒下,终于支撑不住体内巨毒发作。只是他的右手还抓着天子剑不放。

    就这一下子,已把何守德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关飞羽中毒,今天他的命算交代了,至少他的招子休想保住。想不到天子剑法如此精绝,怪不得江湖人士人人皆得而有之。

    名刀堂六位黑衣高手,人人捂着眼睛在乱转,口中哟哟怪叫。关飞雨只一剑就刺瞎他们六人眼睛,从此他们与黑暗与伴,这种剑法真是骇人听闻。

    看着倒在地下的关飞雨,何守德稳下心神,一阵冷笑,想不到江湖中一代英杰终于倒在他手下。算起来,倒在他手下的英雄好汉不计其数,但应该数今天的这位最够档次。赔上名刀堂六位高手的招子,这生意也值了。

    他向六位黑衣人训斥道:“大家别吵乱叫了,招子废了算什么?你们应该感到光荣。多少人纵横江湖一生也没有和关大侠交手的机会,你们是被关天雨所伤,说起来荣幸得很。只是关大侠现在真的成大虾了,他倒在地上。等会你们每个人在他身上多砍上几刀过过瘾,将来说出去也好听些。天子剑也不过如此,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