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百草堂

    更新时间:2017-11-11 15:34:56本章字数:2973字

    “百草堂,好字。”黄记看着这间小院居上的门匾,点头称赞道:“这字纵横有象,低昂有志。”

    “公子言重了,潦草几笔罢了。”院居里走出了一位夫人,她身着白衣,眼角微翘,神色暗淡,脸抹淡淡胭脂,却依旧掩盖不了她神色的憔悴。

    “夫人,小生黄记,这是小生的两位好友彦青、何知,听闻白大夫居住于此,前来求医。”黄记下了马,行了礼,彦青小心的扶着何知下了马,也同夫人行了礼,“夫人。”

    “老身白邱氏,几位,请随我来吧。”白夫人没有过多的询问,便把人带进了院居,“我先带几位客人去客房吧,想必这位姑娘的病还需长时间调养吧。再者我夫君正在为他人诊治,恐怕几位还要等会。”

    “夫人懂医?”对于白夫人一眼看穿自己有疾在身并且旧疾并不好治的事,何知很是惊讶,更有点欣喜。

    白夫人听着何知的话,摇了摇头说:“医术我并不懂,虽然你们没说什么,但是你的朋友彦姑娘已经告诉我一切了。”

    “我?”彦青指着自己,不知所云。

    “对于何姑娘的病,彦姑娘一直担心不已,眉头一直紧锁着,这便可知何姑娘的病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再者听几位的口音便知是外地人,这马腿上的土还很新鲜,想来是昨夜才入的城。而你们今日便来求医,可想这病肯定不小,而且难治,所以一时半会肯定是医治不好的。对吗?”

    “夫人慧心。”黄记佩服的说道。“慧心?谈不上。三英,过来。”白夫人向一位正在浇花的男子招手。“师母,何事要吩咐三英的吗?”男子放下手中的活,走向何知他们。“带这几位客人到厢房去吧。不好意思,失陪了。”白夫人吩咐着那个叫三英的男子后便离开了。

    “我是白大夫的三弟子——三英,师傅现在正在给十皇子看病,恐怕几位还要等会了,我这就带几位客人去厢房。这边请。”

    “有劳三英大夫了。”

    “对了三英大夫,刚刚你在种什么花,好漂亮啊。”走进厢房的彦青,打开窗户,放眼望去,便是刚刚三英大夫在浇水的那些花。“那些花叫丹心。彦姑娘可千万不要去碰那些花,有剧毒。”

    “啊,那你为什么还种啊。”

    “是师母种的,我只不过帮忙养养罢了。”

    “丹心?听闻只生长在墓地,极难养活,白夫人真厉害。”何知走近窗边,看着不远处的丹心。

    “姑娘,懂的真多,这其中的奥妙三英也不懂,三英还得去煎药,失陪了,几位好好休息。”三英说完,朝何知他们拱了拱手,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头说了句:“今晚便是月神娘娘的游祭了,几位有兴趣可以去看看。甚是热闹。”

    听完三英的话,何知看了看黄记道:“我就不去,想睡觉。”黄记点了点头,“啊,不行啊,一起去吧,阿知。”趴在窗台的彦青听到何知的话立马反驳着。“怎么,给你们独处的机会还不愿意啊。”何知喝着茶水,开着玩笑。“谁愿意啊。”两人很默契。何知看着,默默不语,只是那笑成月牙的眼睛说着她现在的好心情。

    傍晚

    “咚~咚咚咚。”“何姑娘在吗?”门外一位女子敲着门,何知放下手中的医书,开了门“找我何事?”“何姑娘,我是白大夫的二弟子--二怀,师傅请您过去呢?”“二怀大夫。”何知拱了拱手,“请稍等下,容我换身衣服。”二怀点了点头。

    何知随着二怀来到白大夫的正厅,然而还没走进屋,便听见:“让你煎药,你却把药煎成这样,你这还像个大夫吗?难道你也要学你那不知上进的大哥?”

    “师傅,何姑娘到了。”二怀适时的敲了敲门,打断了里屋的骂声。不久里屋才传出了声:“进来吧。”当何知进去的时候,里屋便只有白大夫一人,“何姑娘,这边请。”二怀看着何知说道,何知点了点头,走到白大夫身旁:“白大夫。”行了礼,这才在白大夫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手给我看看。”白大夫指了指小桌,何知把手放了上去。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

    “真热闹。”彦青扯着黄记的衣袖在人群里穿梭着,“慢点。”黄记看着这人来人往的人群,眉头微皱着。“看看,捏泥人!”彦青看着捏泥人的小摊,眼前一亮,拉着黄记快速的跑了过去。“老伯,老伯给我和他个捏一个。”说完压低黄记的肩膀,让他把头凑过来。“好好。”老伯笑眯眯的回着,黄记则一脸无奈。

    “好了,给。4个铜钱。”

    “谢谢老伯。”彦青拿过小泥人转身又往人堆里扎,黄记付了钱,连忙跟了上去。

    “来了,来了,月神娘娘来了。”随着群众甲这么一喊,所有的人都往街西跑去,看着那游祭的队伍抬着月神娘娘的出现,百姓们更是跪在一旁,手举高香,嘴里都念叨着一些保佑平安的话语。

    “这月神娘娘的衣着怎么这么奇怪啊。”彦青对黄记小声说道,站在大街的他们与跪在地上朝拜的百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黄记打量着月神娘娘神像,她的服饰的确很奇怪,而这支游祭的队伍也很奇怪。打头的是五个壮汉扛的大旗,百姓称为五锋旗。旗子一面绣着神鸟,一面绣着百兽,很是威武,很是霸气。旗杆上的铃铛在壮汉的吆喝声中幽幽作响,沁入人心,扰人心神。紧接着便是一群带着面具,穿着彩衣,踩着高跷的小鬼,游行的一路他们跳跳停停,唯一不变的是他们手中的鼓棒所击打出声音,似咆哮、似呐喊。当然在这庞大的队伍中还少不了主乐声。一个个老人,花白的头发,暗色的长衫,喇叭、唢呐……引领着这场游祭。抬着香炉的壮汉们慢慢跟在其后,十来个壮汉围在香炉旁,收着百姓递过来的香却也不让人逾越半步。月神娘娘在这烟气缭绕的香炉后显得格外神秘了。尽管如此,也有不少百姓想上前摸摸神像,借借福光,只是这护神的人让你只可远观。相对于月神前面队伍的庄重,月神娘娘身后的就显得格外的轻松了。孩子们一个个穿着鲜艳的衣裳有挑着小竹篮的,有拿着小灯笼的,有拿着小彩旗的,很是欢快。只是那跟在一旁的爹娘就劳心了,得时时刻刻看着,不然掉队了,哭闹了,都是不吉利的。队伍的最后是祭祀大人,他带着面具,遮掩住了神色。

    --------------------------

    “姑娘脉象罕见啊,老夫定当尽力。”白大夫收回手,缓缓的说,“何知明白,有劳白大夫了。”何知起身,拱了拱手。“师傅,师傅,不、不好了。”三英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什么事,这么急慌慌的,让客人笑话了。”白大夫对于自己弟子的莽撞有些恼怒,“殿下,殿下旧疾复发了,师娘正压着呢,您快去啊。”“什么!”白大夫声音微抖,立马跑了过去,身后紧跟着三英和二怀,何知也起身跟了过去。

    “师娘,您没事吧?”当何知赶过去的时候,三英和另一个男子正按着发病的十皇子,白大夫拿起针灸准备施针,而二怀大夫正给受伤的白夫人上药,“嘶~”白夫人吸了一口气,想必是伤得不轻。

    “好了,扶殿下上床休息吧。一申留下来照顾殿下。夫人没事吧,我扶你回房休息吧。”白大夫看着站在门口的何知,道:“抱歉,老夫先失陪了,姑娘明早再过来吧。”何知看着,点了点头。

    “这位是?”那个叫一申的男子看着站在门口的何知,疑惑道。

    “哦!”二怀连忙介绍道,“这是何知姑娘,来找师傅看病的。”二怀转身对着何知说:“何姑娘,这是我大师兄——一申。”

    “一申大夫。”何知拱了拱手。

    “何姑娘客气了。这夜深露重的,姑娘还是早点歇着吧。”这赶人的话语何知是听出来了,也不多留,拱了拱手,离去了。但这人才走出十皇子的院落,有一药童便匆匆赶来,边跑还边喊着:“不好了,不好了,一申大夫、二怀大夫、三英大夫,白大夫的病发作了,夫人让三位大夫速速前去……”三个人影急匆匆跑去,何知看着在自个前面喘气的药童,便问道:“白大夫得了何病?”药童双手撑在大腿上,听着何知的问话,摆了摆手,道:“姑、姑娘有所不知,白大夫一直有心疾,想来这次是被夫人和殿下吓着了,这才发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