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大树底下好乘凉

    更新时间:2017-11-13 19:38:08本章字数:1291字

    “我是未满十八岁的宇宙超级美少女”当我听着梁静茹这首《勇气》的时候错误的以为十一岁的我好像已经长大成人了。我不是宇宙超级美少女,我是周玲。

    似乎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大家都喜欢攀比自己的“资源”,比如小明说他哥哥是初二年级的谁,小刚说他姐姐是高中部的谁,这种可爱的攀比似乎在告诉别人“我上头有人”。很不幸我没有。

    “周玲,你看那个站在中间长得有点帅的人就是我哥”这个又黑又瘦的女生在我的故事里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她是皮嘉尧。“谁啊?太远了我看不清”我只记得站在台上的人是因为上个周末在学校打架被老师逮住的“坏学生”。“一会儿中午放学的时候你跟我一起走,我介绍我哥给你认识”皮嘉尧扔下一句话就和另外一个女生手拉手的去了厕所。

    “云哥!云哥!我在这儿!”放学的时候皮嘉尧真的拉着我堵在校门口等她哥,我只觉得在大家的注视下这样大喊大叫十分丢人丢人,不管你叫的那个人是不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你怎么还不回家?”很明显她也没有想到她哥会是这样的语气。

    “哥,这是我们班的周玲,她家住在大伯母家上面”

    “哦,你们快回去吧,我今天中午不回家”

    这样的对话显然有点尴尬,但是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一个在学校可以横着走的人怎么会在意我们这些刚刚进学校的小破孩的面子呢。皮嘉尧从小父母在外面打工,她一直住在大伯母家,虽然是自己爸爸的哥哥,但是寄人篱下难免要看人脸色过日子。

    “其实云哥对我挺好的,比我亲哥对我都好”,当时的我从她这句话里面实在听不出有什么深意,也许她是羡慕吧。云哥是皮嘉尧的堂哥,他也有一个亲妹妹,只是两兄妹性格迥然。云哥的妹妹性格乖巧,学习认真,似乎很讨厌她这个老是在学校闯祸每个星期升旗仪式之后必备点名批评的哥哥。

    第二次和见到云哥在我被劳动委员一脚踹飞之后。

    “哥,我们班那个劳动委员太狂了,居然在教师里面一脚把周玲踹飞了“,这话是皮嘉尧当着我的面说的,就算放在今天我也会觉得这件事情很丢人。”那个草包我们早就看他不爽了,就怕找不到机会收拾他“然后他转过头对我说”妹,你别怕,我们帮你报仇“,就这样我就变成了云哥认的妹妹,从此开始了我的变形记。

    关于劳动委员的真名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大家都叫他秀才,也有可能这就是他的真名吧。那个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我们忽然听到消息说他被人打了一顿,在学校后面的田里。冬天总是阴雨绵绵,田里的土也是黏黏的,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这期待已久的画面,还是仍然可以想象。秀才虽是农村孩子,但总是穿着一身干净白色的旧衣服,留着看似桀骜不驯又厚重的刘海。他在绵绵的薄雾中被十几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混混围着,带头的人叫嚣着、口里问候了对方的一众亲戚,他努力的压着怒气,想着早点结束好回去看书准备明天的考试。对方不依不饶,他想走,对方上来和他拉扯。然后趁他不注意朝他颧骨突出的脸上招呼了一个巴掌或拳头。他本能的还手,却被后面的人一脚踹倒,他倒在田里,用尽全力不让自己的脸挨着泥。如果是在种庄稼的时候他肯定不会嫌弃这些泥,只是现在眼前的东西不再是滋养庄稼的必备品,而是一种侮辱。稀泥伴着拳脚招呼在他白色的衣服上,像抽象派艺术家的作品。等他回到寝室不知是否天黑,我只记得第二个学期我没有再见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