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寻得引路人

    更新时间:2017-11-13 17:26:11本章字数:4205字

    楔子

    盘古开天,鸿钧创世。想当初盘古开辟天地,身体化为这世界万物,一口浊气排出,化为一空间,这空间无月无日,虚无缥缈。

    日月更替,千年已过,山川已改,这一口浊气也慢慢成型,化为一双兄妹,兄妹出生便开灵智,两人展开心力感知空间,便知这空间长为八百六十四万三千二百六十四里,宽为三百七十四万六千五百里。兄妹得知自己为一巷所育,便为自己取名为阎。此时鸿钧出世,将大道改为以人为本的大道。人有生死,灵魂不灭,得以轮回。因此鸿钧去告知这兄妹俩,“你二人本是盘古大神浊气所化,浊气为阴,此空间便为阴间,你二人为王。人有生死,死后化魂,魂为浊,亦阴,可到此来。你二人可根据这人在阳间作为做出赏罚,并抹去前世记忆,让其投胎,在为人。这是生死簿,赏罚可根据此簿定夺,此外,这阴间十殿阎罗,十大阴帅,二十八人皇,四方阎神,四方阴佛也会慢慢归位,在这之前要找一人帮其归位。”鸿钧说完便关了这大道之门。

    一道天雷伴随着婴儿的啼哭声而落......额…对,这就是我。打雷没打雷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娘说打了。我呢出生在癸亥年、癸亥月、癸卯日、辛酉时,典型的阴命。人都说我不好养,我娘也老给我说,她当时想再晚几天把我生出来,只怪娘没控制住,哎,都是命啊。每当娘说这个我便是一脸的嫌弃。 

    不过我娘也说了,有一仙风道骨之人在我出生时来到我们家,说我是阴命,要给我起个名字。我娘一听很是高兴,便讨教了一下。那道人望天而思,说道:一为阳木二为阴木、三为阳火四为阴火、五为阳土六为阴土、七为阳金八为阴金、九为阳水零为阴 水。而火又为阳中之首,你儿子就叫贾三吧。我在这名字上加持一道法印,可保他二十年寿命。

    当时我娘听到这个名字是一脸嫌弃,更何况我,我都嫌弃二十年啦,估计那仙人也没读过几本书。关键是它能延寿,管它能不能,万一真能呢。我娘没办法也就让我叫这个名字了。 

    转眼之间二十年便过去了,想我天生丽质,风华绝代,但苦逼的是媳妇还没找着呢,父亲死的早,也没人替我操持。张三,二狗子这样的二愣子都找着媳妇了,我也得赶紧找一个啊。于是啊我就发动这七姨八婶,各庄媒婆帮我张罗媳妇。可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哎,他还真就给我找着了一个。我高兴的啊,愣是一夜没睡好。

    这转眼便到了的二天,我赶紧起床,把事先买好的二斤糖,三斤果子,四斤腊肉拎在手中找上那媒婆便去提亲去。什么,你问我这点东西能拿出手么,我告诉你,这是好的了。一路和媒婆说说笑笑也就到了那女子家,到门口之后媒婆便把我直接领了进。

    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得,还是一有钱人,嘿嘿嘿,我阴命咋了,不还是大富大贵。额...当然,媳妇的就是我的嘛。心中一美,两步并作一步的走到了厅堂。

    那媒婆站在厅堂门口喊道:“王老爷,有客人来了。”

    媒婆话音刚落便看到有一富态的中年人来到了这厅堂,笑呵呵道:原来是张媒人。”

    我看到这也忙拱了拱身说道:“王老爷好。”

    那王老爷倒也是和蔼之人,赶忙笑着将我们请了进去,并吩咐下人倒茶。

    都坐定后,那媒婆便又开口道:“王老爷啊,这位呢就是贾公子。”

    那王老爷又漏出一脸的笑容,开口道:“哈哈......好好好,不知贾公子可对我那女儿有什么了解。”

    我一听心里便想,这得说好话啊,不然这门亲事不就泡汤了,这可是实现我人生抱负的大好良机啊,当然实现报负之前还得先填饱肚子。心中所想也就一瞬间的事,我开口道:“王老爷,小的也是初来贵府,未曾和小姐见过面。不过看到王老爷便知道小姐必是知书达理,亭亭玉立。”

    “嗯,哈哈哈......”王老爷又笑道,“好,那还是让你们见见面吧。”

    见面,这么快,这是要成啊。我心里那个美啊,只听我这小心脏扑通、扑通、扑通的跳。我赶紧整了整衣冠,准备见那王小姐。

    只听王老爷道:“小翠啊,去把你小姐叫来。 还有,检查一下你小姐,别带了啥东西。”

    只听那丫鬟应了一声便向后院走去,厅堂之上我们和那王老爷也是闲聊,不一会便传来了丫鬟的声音道:“老爷,小姐来了。”

    嘿嘿,终于来了。

    我向那厅堂的后门望去,只见一位白衣少女走了过来,美,真美。我心里那当然是乐开了花了,不仅有钱,还漂亮。哈哈哈......好好好。本以为这王老爷着急嫁女儿是因为长的太丑了呢,哈哈哈,看来是我贾三要时来运转了。

    见王小姐走了过来,我忙起身道:“王小姐好。”

    这王小姐道也没有不好意思,对我笑笑说道:“你是我未来相公么?”

    这……这话问的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接,我只在那笑了笑没说话。

    这王小姐又道:“你过来啊,让我看看你。”

    看看我,看看就看看,我这长相不得把她迷死,想到这里便挺着胸膛走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我这刚一过去便看到那王小姐从身后拿出来了一把刀,刷的一下我就眼前一黑便啥也不知道了。得,我这就死了?我这好好的相个亲招谁惹谁了。

    过了好久好久,像十万八千年似的,当然是我感觉的,过了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我就发现我站起来了,夷,我还没死,算是虚惊一场。不过一回头,可是下了我一跳了,这…这这,这不是我么,我怎么躺地上了。王老爷和那媒婆还围着我的身体,那王小姐疯了似的哈哈大笑,嗯......不对,她就是疯子,

    我说这王老爷怎么着急找女婿啊,合着是一疯子啊。关键搭上了我的命,我可才刚二十啊。我这命咋……哎,不对啊,那道士不是说可保我二十年的命么。好吧,到现在我可算是明白过来了,合着我刚生下来就要死呗。哎……

    刚感慨完便看到门外冲进来一个人,定睛一看,这不是我娘么。赶紧走过去,可谁知我娘一下从我身体里穿过去了。我这才回过味来,我现在可是鬼了。我娘冲过去便是号啕大哭啊,这哭的...还哭的我挺伤心,可怜我这娘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还没伤心完呢,更崩溃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我娘当场昏了过去。这咋还晕过去了,我本想过去扶可这也扶不了啊。

    心中这个急啊,不一会便见有一白影从我娘的身体里飘了出来了,得,我娘也过世了。

    娘一出来便看到了我,顿时笑容就挂到了脸上。说道:“儿啊,你怎么在这啊。”我娘望向地上的身体,大笑道:“哈哈哈......原来咱们有两条命啊。哈哈哈哈哈哈......”

    厄...这会我是彻底嫌弃我娘了。

    我对着娘说:“娘,咱这死了,笑啥笑啊还。”

    我娘又道:“这算啥子死法嘞,俺还不是能说能笑能喘气,俺觉得这样挺好。”

    “行行行,您接着乐去吧。”

    其实要能一直这样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娶媳妇。我还没想完呢就觉得身体一紧,刺溜一下,又看不见了。

    等我慢慢的适应了这黑暗,便发现能看到点东西了,而且我发现是越看越清楚。又在原地适应了一会,便赶紧去找我娘,怎么着我也是个孝子啊。

    黑暗中我也很快找到了我娘,找到我娘后我才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地方。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可是下一跳。

    只见这里密密麻麻可都是人呐,一字长蛇对不知拐了多少的弯。我垫脚往前一看啊,又看到了俩人,这俩人一男一女,手里都各持一条鞭子,一有人上前便问道,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啊。这来人报上名字住址后,便看那男子翻看那两人多高的书。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那鞭子也是抽的啪啪作响,我听着可都慎得慌。可这到底干嘛的呢,我得弄明白啊。我赶紧拉了拉身前这哥们说道:“哎,哥们,看你年龄和我差不多,怎么死的啊。”

    那哥们看了我一眼无精打采的道:“被人砍死的。”

    得,我这一听乐了,同是天涯人啊,我赶忙道:“哥们,有缘啊,我也是被人砍死的。你咋和别人砍起来的啊”

    这哥们一听我问这个,都快哭了,说道:“我啊…我…我是相亲被人砍死的。”

    相亲,我这一听更乐了,说道:“你是不是到那王家相亲的啊。”

    那哥们也是一惊,忙对我说道:“你不会也是被那王家小姐弄死的吧。”

    交流一会之后,我才知道那哥们叫王天儿,从小无父无母,这一辈子都是被人欺负这过来的,最后好歹有人给说了个媳妇,可谁想发生了这事。

    可我又转念一想,感觉这事有些不对劲,如果这是王小姐第一次砍人道也说得过去,家里人不知道,可这接连发生两次就说不过去了吧。不行,有机会得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啊。

    我在这和天儿聊天,我娘那边也没闲着,和人家小姑娘...哦不对,是小女鬼聊的火热呢,那小女鬼还时不时地朝我这看。不用问,肯定又为我张罗媳妇呢。

    我也不搭理转头又和天儿聊了起来了,我问天儿说:“这么多人排着队干嘛呢,连个歇脚的地都找不到。”

    天儿看了看我说道:“听说这里是阴间,是专门呆已死之人的地方,看,看见上边那两人了么,那两个啊叫阎王,兄阎王专审男人,那妹阎王专审女人。那本书了看见了吧,那个啊叫生死簿,听说那上边记载着你活着的时候的所作所为,那俩阎王就看那个来给人定刑罚,活着的时候表现好就少抽几鞭子,表现的不好就多抽,还有的我看着直接给抽没影了。”

    听了这话,我也是吓得一哆嗦,被抽几鞭子倒是不怕,主要是怕给抽没影了。我听天儿这样说完心里也不是滋味,就转移话题聊点别的去了。

    这一聊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总之啊我和天儿的感情是越聊越好,就差拜把子了。

    这天我们聊着聊着抬头一看,呦,就这几个人了。马上就要到我们了,不得不说,这心里啊还是蛮忐忑的。

    这说时迟,那时快。转眼这就到我了,我这走到跟前才看清这俩人的面貌,这男人,也就是兄阎王长得那是身材魁梧,一脸的络腮胡,穿了一身大红袍,手里提着个黑鞭子,倒也是威严。

    我在转头看向那妹阎王,唉,我这又乱想了,为什么乱想呢,长得漂亮呗。这女子啊也的确是漂亮,同样也是穿着一身红衣,但她腰间系了个带子,两个袖子向上卷起,手里也是拿个鞭子在那啪啪直响,干练的很。

    我这边正欣赏着呢,便听那兄阎王说道:“嗨,你小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啊。”

    得,这句话我都听几万遍了。心里想着我也赶忙作揖说道:“小的贾三,家住曹沟。”

    “哦”

    那阎王说着便去翻阅生死簿,看了半天生死簿便转头问我说道:“贾三,你是不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啊。”

    我忙回道说是。

    这俩阎王都停了下来向我这边看,我这被看的是毛骨悚然,难道我犯了什么大错,需要俩阎王一块抽我。这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这妹阎王便将那兄阎王拉到一边,嘀嘀咕咕的也不知说的啥。我心想完了完了,这罚我还得商量着来,肯定必死无疑了。

    这天儿也在一旁问我:“三哥,你到底干啥了,弄的这么兴师动众。”

    我只都快哭了,哪还有心情说话,便没有理天儿。我娘也在那说:“三啊,你背着娘干啥了啊。” 

    得,彻底说不清了。我这边正伤感着呢,就听那兄阎王说道:“大家先稍等一下,本王有事要处理一。”

    说着便向我招了招手,这我得跟着去啊,谁让人家是王呢。我转身向我娘和天儿摆了摆手,及其伤感的便跟着俩阎王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