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初遇邪僧

    更新时间:2017-11-18 08:38:10本章字数:3181字

    虽然不疼,但......嘿,不疼哎,我又赶紧用手摸了摸我的小脸蛋,哎,完美无缺呀。哈哈哈哈哈......我这边正开心呢,那将军可是吓坏了,在那颤颤巍巍道:“你..…你,你是何方妖怪,竟烧不坏。”

    切,怎么着老子也是阴气塑体过了,岂是你想烧坏就能烧坏的。我看着他道:“怎么,不服气啊。”

    没想到那将军还是不死心拿起一把刀便对我砍了下去,当的一声,怎么了呢,肯定是那刀断了呗。

    这下那将军可是彻底吓坏了,连滚带爬的便跑了出去,不过临走临走还不忘把这小黑屋的门关上。得,刚才吓的还不够厉害。

    这将军一走,我便对着我身旁的两人说道:“快快快,想办法出去。”

    我这正急着呢,老头却又悠闲的道:“出去干啥,出去又能怎么样,你个小娃娃,你现在是在帮老天在做事,就理应顺应天意。不要着急,这样才会有好的机遇啊。”

    听老头这么说完后,我便感觉也是有道理的,还有,这么长时间这老头也算是说了句人话,我也很是欣慰啊,于是我便坐在地上等待着机遇,这一等不要紧可等来了个大麻烦。

    一天、两天、三天,这都过去三天了,除了碰见几只耗子外,哪有什么机遇。弄得我又想揍那老头了。这天清晨,一缕阳光,,,,啊,它也没洒进来,就听这门砰的一声打开了,我就看到这门外一片的光芒照了进来,一个黑影站在这光芒之中,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越来越,胖。

    嘿,这门口进来了一个胖子。那将军也是跟在后边,笑容满面,跟那个什么什么花炸了似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我在一回想老头便感觉老头和蔼多了。

    那胖子进来后看到我坐在地上赶忙上前将我拉起道:“哎呦,仙人怎能坐地下呢,来人,给仙人上坐。”

    那胖子话刚说完便有人给我搬来了个坐位。老头转脸对我笑笑道:“看,机遇来了吧。”

    那胖子对我拱了拱手道:“仙人,在下是这鲁国的司徒,姓王。前几天对仙人多有冒犯,还望恕罪。”

    我一看我这待遇还挺高,心中也是一乐道:“没得事没得事,本仙人既往不咎,不过本仙人初到此地人生地不熟的,还没吃饭呢便被你们抓到这里来了,我掐指一算啊便知这里有我一个有缘人,所以才没走的啊,这主要还没吃,咳,啊。”

    我这一提到吃,王司徒便赶忙道:“对对对,仙人一路舟车劳顿,是得给仙人接风洗尘,那个,不知仙人刚才说的有缘人可是我啊。”

    我看着他道:“天机不可泄露。”

    嘿嘿嘿,就这样,我便到了那王司徒的府中,这王司徒也早已叫人备好了酒席。

    看到这情形我那是笑得合不拢嘴啊。“哈哈哈哈.......王司徒啊,让你破费了啊,这怎么好意思呢。”当然我全程都没看那王司徒一眼,光盯在那桌子上了,因为,那可是一桌子的美食啊。

    我正欣赏着呢,就见那王司徒递过来一个手帕,道:“来,仙人擦一擦,”

    咳。。。。。。。

    一会这酒菜便都上齐了。王司徒和我也都做在了酒席之上,那王司徒刚想开口说话,我便急忙阻止道:“那个王司徒啊,这酒我敬你,谢谢你的盛情款待,在下感激不尽,说着便一饮而尽。”

    我为什么不让那王司徒说话呢,我就怕这王司徒一说话在说个没完,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喝完那酒我便大吃特吃了起来,这鸡好吃,鸭也好吃,那鱼也好吃,嘿嘿嘿都好吃。我这正吃的开心呢,老头说了一句话,差点没让我喷出来,那老头道:“这饭菜里有毒。”

    “嘿,这老头你咋早不说呢,那我是不是要死了。”当然,我们俩之间的对话那司徒定是听不到的。

    老头又说:“不过这毒对你没用,药不死你。”

    我这被吓得啊是一身冷汗说道:“你个死老头说话说一半,想吓死我啊。”

    老头又说道:“这药就像是蒙汗药,修仙之人误食了之后便会昏厥过去。”

    我这暴脾气又上来了,站起来就想揍那王司徒,老头突然将我按住道:“你就不想看看他想干什么。”

    我一听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啊。嘿嘿,那我就将计就计,砰的一下,我就倒在了这桌面上。

    那王司徒一看我倒下了便向后厅跑去,好像是叫什么人。就在这时,老头说了一句:“不好。后厅那人是一邪僧,快走,他身上佛性刚好克制我们。”

    这老头话还没说完,我便看到天儿和那老头都被一道金光击飞出去了,完了,我这是跑不了了。

    邪僧?邪僧是啥?

    那邪僧走进来也就是一眨眼的事。他看了看我对那王司徒道:“把他抬进去吧。”

    这是要干嘛啊,做人肉叉包?把我当肉馅啊,我这了是阴气塑体啊,可不好吃。事到如今,这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害怕的,虽说我这是阴气塑体不怕砍不怕砸的吧,但我这也是有思想有灵魂的先进人物啊。害怕还是有一点的,但是呢我又有着伟大的人格,我的人格告诉我要我弄清这邪僧想干嘛,要我为民除害。

    那王司徒叫人将我抬到了一小黑屋,得,又是一小黑屋。鲁国人怎么都有这癖好啊,哪哪都是小黑屋。

    进到小黑屋后我眯着眼便看到:那小黑屋空空如也,哦不对那 中间还有一块大案板,这案板有一人多长,这,这这这不会真要做人肉叉包吧。那两个侍卫抬着我接着往里走我便看到那墙角里还放着几口大箱子,那箱子也是有一人多高,竖直的放着。

    我心里就想到啊,这里面会不会是装的人啊。我这正想着呢刚才那个邪僧便进来了。这时那邪僧也是换了一身金光闪闪僧袍,看着都邪性。

    邪僧进来后没有说什么王司徒和那两个下人便将我放在了那案板上然后退下了。哟,我看到后心想王司徒干这个不是一次两次了吧,这么熟络。

    王司徒他们退下之后这僧人先是盘腿而做念了半天经文:妈咪吼吼,嘛嘛嘿吼,哇嘎哇嘎……..啊,这邪僧念了半天,我呢,是一句都没听懂,我这也不知道他要干嘛啊,万一一会有危险咋整,不行不行,我得先发治人。

    我这刚想起身去打那邪僧就听那邪僧猛的大喝一声:“法为我用,开。”

    这邪僧刚念完我便感觉到这身边的灵气有了很大的波动,紧接着所有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邪僧那里汇去。(因为那时鸿钧刚刚推翻以神为本的大道不到两万年,那灵气一时半会散不去,所以那时修仙的人也是多得很。)

    嗯.....你个仙人板板的,这是干嘛的,还法为你用,想的美。想到这里啊我就一个鲤鱼跳,嘿,这脚就踩空摔了下去。话说我这也是够倒霉的。

    我这边摔下去也是把那邪僧下了一跳,那邪僧便道:“我勒个娘来,你咋莫晕过去来。俺可都是给你下好毒月(药)的。”

    他一开口我便是一脸的黑线啊,鲁国人说话口音还挺独特。这不没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道:“你这邪僧,哈哈哈....想对我干嘛啊。”

    那邪僧又道:“你个熊孩子,总弄得,差点把我法坛弄(neng)毁了。”

    听这邪僧说到这我才知道有法坛这么个东西,并且法坛也成为了我日后降妖除魔一大武器。

    邪僧话音刚落便又念了几句僧号,应该是想稳固一下那法坛。我一看也不能给他这个机会啊,我这双脚一用劲便飞了过去,啊,,,对就是飞过去的,咋了你咬我啊。

    我这往那一扑,啊 不是,是往那一飞便扑到了那邪僧,这不扑不要紧,一扑可是撞死我了。这邪僧身体咋这么硬呢,比我这阴气塑体的身体还要硬。

    不过这一仆也不是没有作用的,那刚刚有些涣散的法坛也变的更加不稳定了。我一看有效果啊,看来我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哈哈哈......说着我便想再撞过去,这还没等我起身呢,便感到有人把我使劲一拉,我就在地上坐了个瓷实。这一下那什么什么花啊,都得爆了。

    这是谁拉我的呢,我回头一看,是老头回来了。不过老头那胸口多了一块符禄,当然这符箓也是老头告诉我的,只不过我也看不懂那是啥符。我正看着那符呢,老头便开口道:“你疯了啊,法坛都敢乱闯,也就是那邪僧法力不高,不然你早就又死一次了。”

    “嘿,你还吼我,刚才是不是你又带头跑了,啊,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我开口这样说道。

    老头一听就不愿意了,于是就和我吵了起来。

    那邪僧一听就急了,道:“恁(你们)两个熊孩子总(怎么)回事,是俺和恁打架,恁能尊重一下俺吧。俺可是有尊严的。”

    老头一听就乐了,那一顿乐啊。“哈哈哈哈......这口音,好玩好玩,好久没听到这么正宗的鲁国了,嗯,很好很亲切。”

    那邪僧怒道:“好,让恁在不把俺放在眼里,吃俺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