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偶得一宝

    更新时间:2017-11-19 08:57:32本章字数:3309字

    说罢那邪僧也是站了起来,双手交叉,放于胸前,两唇相叠,便念了句佛号。这佛号刚念完,便看到一个大大的佛字向我们袭来。看到这么大的一个佛字我心里也是一惊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无数个怎么办在我心中狂奔啊,就在这时,让我感动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老头一把将我扯到他身后,抬手便是一掌便是将那佛字给抵挡住了。哇……老头,你太伟大,太英勇,太无私了,你撑着,我先撤了。说着我便想往外走。这还没抬脚呢我就听老头说道:“别走,赶紧把你身上的阴气渡给我,快。”

    把阴气渡给你,这,我咋渡啊。我这正想着呢,便又听道:“把你双手搭在我肩上,掉动阴气,那阴气自会到我身上。”

    听到这我也是赶紧照做,我把双手往老头身上一搭就感觉到这浑身的阴气极速流动,弄得我身体都有些吃不消了。

    我这两只手掌搭在老头肩上的同时,那老头也是赶紧拿出了另一只手,只见一道金光从那老头手里喷涌而出,这金光威力着实不小,那邪僧也是一下被击飞了出去。

    那邪僧被击飞出去后我和老头也是瘫软的坐在了地上,我啊就感觉这浑身上下都被抽空了,那邪僧也是倒地不起。

    那邪僧倒地之后我也是惊讶得很呐,我瞪大眼睛望向老头道:“这就完了啊。那邪僧死了。”

    老头哼了一声道:“连僧的水准都没有修到打倒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僧?僧是啥我还不知道呢,我就赶忙问老头,老头道:“这僧是佛教门徒的称呼,佛教是南部的一个隐蔽的休仙组织,以后你肯定也会慢慢接触的。不过我没想到这鲁国竟也有修佛之人。”

    老头说到这我也是突然想起来阴神里面也是有南方诸佛的。

    我看这危险解除了,也是躺在了地上。我这刚躺下便看到有一个佛珠动了一下,我这心里一惊,便道:“不好。”

    我赶忙站了起来对着那佛珠做了一个攻击的姿势,不过我这姿势刚一摆好那佛珠竟然开口说话了,我也是吓了一跳啊,那佛珠口吐人言道:“白(别)打俺,俺不是坏人,俺只是让那个不孝的熊徒弟害了。”

    嘿,我这一听还有冤情啊,就赶忙接着听道

    “想当年,俺刚死那个不孝顺的徒弟不知道从哪学来了一种邪恶得法术,一下子都把俺封在了这个佛珠里。俺也没办法啊,这都弄(那么)长时间了,俺也没办法转世投胎了,俺命苦啊。”

    佛珠说道这我们也是大概听明白了,于是老头便对那佛珠说道:“看来你也是一心向善之人,这样啊吧,你看,这位呢是鸿钧老祖钦点的大将,你呢就跟着他吧,他必会帮你修成正果。”

    那佛珠也是赶忙道:“真的。”

    一听老头这么说我赶忙将老头拉了过去道:“老头,你咋能随便就让它跟着我们呢。”

    老头笑了笑道:“这佛珠佛性好的很,不会有害人之心的。你还信不过我啊。”

    哼,最信不过的就是你。

    不过老头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在推辞了啊,也是赶忙接道:“那可不么(这句话我还故意提高了下嗓门),我是鸿钧祖本人亲自选拔的,跟着我混肯定没错。”

    那佛珠也是一喜道:“俺的法号婺缘,也后可就跟着这位施主了。”

    我当然开心的说好了,也只能说好了,都答应人家了。

    就这样,我就收了这鲁国本地的佛珠。

    之后我们便坐在地上调息,那邪僧自然是死了,我们也没过多的去问,在我们调息的时候婺缘一直在发出温和的佛光。那佛光照在身上也是极其的舒服。

    我们调息完之后,天儿也赶了回来。这期间我们也是听了那婺缘的过去:婺缘出生便是孤儿,也是一僧人将其抚养长大,说来婺缘也是奇才,三岁便会打坐,四岁便能诵经,六岁便能开立法会,是出了名的小僧人,只不过到最后看走了眼,收了这么一徒弟。”

    这婺缘厉害啊,四岁就识字了,厉害厉害。我这正想着呢,就听天儿哇的一声便哭了,这哭声真是响啊,把我吓得一激灵。接着我便看着天儿道:“怎么了啊,你哭什么哭啊。”

    这天儿闻言说道:“我就听着他身世太可怜了,从小无父无母,还被徒弟害死,还被封在这佛珠里。啊啊啊啊啊啊……”

    得,合着人家这光辉事迹你是一句没有听进去啊。

    那天儿继续哭着,我也没在说啥。不过我们这伤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恢复过来的,怎么办呢,不能总呆在这小黑屋里啊。于是我这就想到了那王司徒,现在王司徒没有了那邪僧作为依仗他自然是不敢在陷害我们了。

    于是我便想去找那王司徒。但老头却突然把我拉住说道:“别急,刚才和那邪僧打斗的时候我能明显地感觉的那不是邪僧的本来实力,那邪僧背后必定会有高人相助,不过我现在能力太弱,感觉不太强。”

    我听了后道:“那怎么办,咱们不能一直憋在这小黑屋里啊。”

    我这正犯愁呢,边听这门外道:“高僧,高僧,你弄好了没有啊,这都一下午了,您别出什么事了,高僧,高僧。”

    那说话的自然是王司徒,见这门里半天没有回音后便又道:“来人,赶紧开门。”

    我也是有些害怕,万一那王司徒的身后在跟着什么绝世高手的怎么办。我这正想着那,就听婺缘突然道:“没有事,俺能觉的着,这方圆千丈之内都没有什么大能的修仙者。”

    我一听便道:“没高手,没高手哪怕他个啥,走出去干他去。”

    说着我就站起来一挥手,非常英勇的就去了。我刚想过去就突然听到这门卡喳一声,开了。

    哎,帅气出场的机会没有了。这门开了之后自然是看到了那王司徒,我呢,还保持着那个想开门的帅气的出场动作。

    王司徒笑容满面的进来,不过当他看到这屋内情形时便是猛的一跪就喊道:“多谢仙人救命之恩啊,我让那僧人也是胁迫了好久,多谢仙人救命,多谢仙人救命啊。”

    我一听这心便里想道:好嘛,你倒是机灵,怪不得能坐上这司徒之位啊,不过看他这样背后也一定没有什么高手助阵了。既然没有什么高手助阵那就不能让他这样蒙混过关了,想到这我就开口道:“王司徒,我且问你,你和那邪僧到底是干的什么勾当。”

    我这话一出口我也是吓了一跳,不光是我,老头和天儿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那婺缘是什么表情我就不知道了。这为什么都吓一跳呢,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审问人,所以我这说话的时候啊稍微运了一下气,一运不要紧,这说话之间竟多了份威严。

    那王司徒一听我说完话,身体也是一哆嗦啊。赶忙道:“仙人啊,我也是没办法啊,那僧人法力高强,我不按照他说的做,他就得杀了我啊。”

    得,这又在我们面前喊冤了,我赶忙打住他让他说重点。听了一会,我们便弄清楚了这来龙去脉。原来啊,当年这王司徒也不过是一个芝麻大小的官,父母病逝,老婆出轨(厄当然,现在还没有出轨这个词。),王司徒这就心想啊,还活着干嘛,你说活着有啥意思,于是啊这王司徒就想去寻死了,他啊也想了很多的死法,跳井,嗯他怕水。跳楼,他怕高,拿刀捅吧,他又嫌太疼,这不到最后就选了上吊这个法子。不过你说你上吊就上吧,你在家就行了,非得上外边。这不就遇见那邪僧了。那邪僧看到王司徒后便给那王司徒说:你骨骼精奇,七经舒畅,八脉发达,是个修仙的好料子啊。

    这王司徒一听修仙,顿时便来了兴趣,就问那我应该怎么办啊。那邪僧就告诉他,我先助你当上高官,这样也有利于你修行。这所谓的有利修行就是将一些修仙之人或一些体内留有神力的人的灵力吸收干净。不过王司徒说他从来也没有吸过灵力。

    就这样,那王司徒也不知害死了多少人,直到遇见我们。

    当王司徒讲述他那憋屈的人生事迹我便注意到了一点,他们竟然吸收有神力的人,这不是与我为敌么,这他要是把我那些阴神们全都吸吧干净了,我这咋办啊那。何况,刚才老头还说那邪僧背后还有人帮他。

    于是当下我也就赶紧问那王司徒,那你们有没有遇到过带有神力的人。

    那王司徒自然是不知道的,所以也就摇了摇头。

    这说话间我们也是离开了那小黑屋来到了大厅之内,这是天色也已晚了,于是我便道:“咳咳…。那个天色不早了,我也得找个地方吃点饭休息休息了。”

    这话我自然是说给那王司徒听的,这老头和天儿听后都是对我一脸的鄙视。这,你鄙视我有啥用啊,你们不用吃饭但我得吃啊。

    王司徒也是明白人,赶紧说道:“仙人,如果不嫌弃就在寒舍歇息吧,酒水一会就备好。”

    我一听也就赶忙道:“好好。。。。。。。咳咳。。。那就这样吧,就先在你这寒舍委屈一下吧。”

    我心里那是高兴得很,难得碰到这么有觉悟的人。这时老头又说话了,道:“你也不怕被毒死。”

    “他敢。”我又接着说道,“对了老头,当时我吃了那些有毒的东西啊,咋没事呢。”

    那老头看了看我道:“你是不是傻,你听谁说过空气中过毒的么。”

    这么一听我也是明白了,老头又接着说道:“不过这次庆幸的是那和尚道行低,没有看出来你是阴气塑体,不然,这次没那么好脱身啊。”

    听到这我也是隐隐的感到后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