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卜算

    更新时间:2017-11-27 17:34:25本章字数:3230字

    这封神簿话音刚落,便见到刘志身上着装发生了变化,现在的他,头戴官帽,身着红袍,黑色的束带。左手持笔,右手拿簿。嗯.....得,他还是一个左撇子。当然那生死簿也是变小了,没有先前那么大了。

    阎王看这第一位阴神来到后大喜道:“贾三,做得好。”

    那刘志也是鞠躬向我说道:“大恩不言谢,以后必定会报答贾哥。”

    我一听也是开心的很,忙道:“没事没事,不用叫我贾哥,听着挺别扭的,叫我三哥吧。”

    刘志也是赶忙道:“三哥。”

    阎王这时又说道:“行了行了,先到我府上歇歇脚。走。”

    我一听阎王说还有府邸了,就说道:“行啊阎王,这发展的够快的,一天不见就有府邸了。”

    阎王又笑笑道:“还是那些阴差帮我弄的呢,归根结底还是贾三你做的好啊。”

    阎王说这话还算他有良心。我也就跟着阎王去了。

    没一会,我和刘志便走到了阎府,对,没听错,上边就是写着阎府。进到府中后便看到妹阎王,见我回来也是迎了出来,道:“贾三回来了啊,这位就是新晋的判官吧。”虽然妹阎王没在现场但是想要知道外边发生的事情还是不难的。

    听到这我也是赶忙向刘志介绍道:“这位是妹阎王,专审女鬼。”

    我一说到这也感觉不对了,便问道:“阎王,你们俩在这休息谁去审问那些鬼物啊。”

    听到我问这个,阎王也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咳咳….这个为了更好的锻炼那些阴差,我们都将那些活交给阴差了。”

    哎,权力产生腐败啊,这句话一点没错。

    我也没在这阎府过多的停留,便返回阳间了。回到阳间后我赶忙跑到老头那里问老头有没有受伤。老头没说啥,就只说了句没事。

    我能看出来老头的情绪不是太好,我也没有在多说什么。玉麟也没什么大事,正坐在旁边调息。

    等老头和玉麟调息完之后,我们便回到了客栈。天儿还在客栈等着,见我们过来也是赶忙迎了出来。我们几个刚在房中坐下,便听到有人说:“看来你还是有些实力的。”

    说罢,我们便看到有一老人走了进来。这…..这不是那说书的老人么。当然他那孙女也是紧跟在后边。

    那老人家进门后便向老头鞠躬道:“巨灵子前辈,打扰了。”

    老头也是赶忙回道:“李大相不必多礼。”

    嘿,感情这俩老头认识啊,于是我就问道:“老头,怎么回事啊。”

    老头看了看我道:“李大相不让我告诉你,我得卖他个面子吧。”

    老头刚说完,那个李大相便道:“我没想到您老人家能这么给我面子,到现在还没说,不过不要紧,我亲自和贾三说一下我这次的来意吧。”

    紧接着我们也是知道了李大相这次来的目的了,原来李大相得知自己寿命将至,但自己这孙女小月却无人照管,虽将这一身本事都传给了小月,却也很难不担心啊,于是李大相便想将小月托付给老头,可谁知老头竟然死了,不过李大相还是卜算道老头仍有残魂留在世间,便寻找到了这来。想把小月托付给我们。

    李大相话音刚落老头便将此事给答应了下来,我自然是不能多说什么。李大相将小月交给我们之后便离开了,去哪也没有告诉我们,只是嘱咐了小月几句。小月也是红着眼睛将李大相给送走了。

    之后婺缘便出来了,说要为那把刀上的亡魂超度,我一听也便将那刀放在了婺缘身旁。

    刚与那巨灵溪打完,我们也得调整调整。半个月过后,也是到了秋季了,记得我刚来的时候热的要死,现在晚上都得盖被子了。休息了半个月我看老头也没啥大事了,便缠着他问起了那日在峡谷出现的人。首先我最想知道的便是那天将巨灵溪救走的将臣。老头这次很爽快的便告诉了我说,将臣乃是上古四大僵尸王之一,其余三个分别是赢勾、后卿、旱魃,这其中以僵尸王将臣最为厉害。而这四大僵尸王的形成都离不开犼。犼原本也是上古的人神,只因在人神之战中趁机祸害苍生,于是被我们人族的女娲伏羲给封印了起来,但女娲还是不放心便将犼的灵魂一分为三,但分开后这三份残魂却逃脱了封印,连女娲和伏羲也是没有办法。后来犼首先是和赢勾结合的,赢勾本是黄帝手下的一员大将,只因不听黄帝指挥便被罚去看守死海,那赢勾心有不甘便和犼结合成僵尸去报复黄帝,所以说这赢勾便是开天劈地以来的第一位僵尸。

    那后卿原本也是黄帝手下的一员大将,因战死沙场无人收尸所以怨气越积越大,后来犼其中的一丝残魂经过这里,那后卿便贡献出了自己的三魄由此形成了僵尸赢勾。

    再说那旱魃,旱魃原本是黄帝的女儿女魃,后因重病被犼趁墟而入形成旱魃,所以这旱魃也是唯一一位女僵尸王。

    不过这三个僵尸王后来也都被封印了,只有那将臣最为可怕,至今也没人能封印的了他,他乃是一神树上的树枝与犼的尸体结合而形成的,是唯一一个吸血的僵尸,拥有不死不灭之躯。那日听到的声音便是将臣。

    听老头介绍完之后,我也不禁打了个冷颤,幸好那日将臣没有攻击我们,不然我们谁也别想活着回来了。

    这半个月婺缘也是一直在超度那刀上的亡魂,昨天也是将那亡魂全部超度完毕,超度完之后我便想把这刀交给天儿使用,不过现在还不行,我得将刀带到阴间后让阎王帮我阴化一下才行的通。

    在说这李大相的孙女小月,自打李大相走了之后啊,小月一直是闷闷不乐,我也是天天哄她,给她花馒头、小面人、糖糕,有啥给她买啥。可到最后,人家就给我来了一句:“你还把我当小孩啊,我长大了好不好,我已经不需要这些了。”
 嘿,这孩子,你长大了是吧,那我买你别吃别玩啊。你不需要还照单全收啊。

    不过这话我也没好意思说出口,谁让我心地善良啊。于是我就接着和小月唠起了磕,这无意间我就提起了小月这卜算的本领来,我问他:“你到底会不会算卦啊,要不给我算一卦。”

    小月看着我说道:“看在你孝敬本姑娘这么久的份上,就给你算一卦吧。”

    孝敬,也就看你是小孩,我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关键是人家会算命啊。
 我也没说啥,就有听小月道:“你想算什么,气运、财运、姻缘,随便挑一个。”

    “这些你都能算啊。”我惊奇的看着小月。

    小月又道:“那可不,我一般不轻易给别人算卦的,我能给你算一卦也是你莫大的福气了。”

    我连忙笑道:“是是是,能受到小月小姐的指点我真是三生有幸啊。那小月小姐你帮我测一测我下一个要寻找的阴神在哪里啊。”

    小月受到我这一顿吹捧自然是开心的很,什么也没说应了下来。

    小月又接着说道:“这样我给你测个字吧,你用茶水写一个字在这桌子上。”

    我赶忙按照小月的吩咐沾了点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神字。

    我写完之后,小月也是仔细看了起来。片刻钟的功夫,小月便看着我说道:“你看,你这神字右半部分的这一竖上短下长,如一甲子,而甲为大,大为阳。在看你这左半部分,时有断笔,断笔为无。两者结合说明,接下来我们要找的人是一个亡魂。再根据你这字的运笔气息和间隔,说明这人的死亡时间至少有三年了。”

    听小月讲到亡魂我便疑惑道,这刘志是亡魂,接下来我要找的这位阴神也是亡魂,怎么这么巧啊。不过想想也是,这阴间里找的神可不得是死人么。那合着小月说的等于白说。

    我这刚想张口去问呢,小月又道:“再从你刚才写字时的命气来看,此鬼距离我们方圆不超过五十里,而神又生东那鬼应该是在东方。”

    听到这我也终于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了,方圆不过五十里,东面。我一拍大腿道:“那不就是双牛沟么。这方圆五十里,西边北边地平,村子多。而这东面是一座大山,也就只有双牛沟一个村子了。”

    我兴奋的去找老头他们,老头他们听了之后也没怎么表态,就我一人在那兴奋的不行不行的。老头看了我半天突然说道:“知道在哪就去找呗。”

    我听老头说完这话我就不开心了,道:“你看看,你们这都是什么态度啊,这找阴神无论是对阳间还是对阴间那都是极好的事情啊,你们难道不本着为百姓服务的精神去做这件事情么。” 

    这时玉麟过来道:“三啊,这着急转世投胎的人是你,你说我们跟着凑啥热闹啊,我说这话在理吧。”

    听完这话我是满脸的黑线啊,这个玉麟,瞎说什么大实话。玉麟说完后老头也是接着道:“对嘛,你说这……”

    老头话还没说完我就插嘴道:“小阴间不想要了。”

    我这一句话也是让老头闭嘴了。这时天儿过来对我说道:“三哥,既然他是人,无论死活在生死簿上都一定可以查得到,你不妨去找一找那刘志。”

    我一听天儿这话说的也对啊,于是我便把小阴间从老头那抢过来去了阴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