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黄仙

    更新时间:2017-12-05 23:54:53本章字数:2450字

    等我再起来已经日上三杆了,小月他们也早就吃过早饭了,我随便要了点吃的就凑活了一顿。小月他们都不在客栈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于是我就打算回阴间一趟,让阎王看看有没有办法帮我把那毒虫给弄出来,虽然现在神帝能控制得住但还是不舒服啊,万一哪天这毒虫爆发了呢。

    于是我便问老头要来小阴间去找阎王了。

    一来到阴间便给我吓着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竟然开始楼阁耸立,我数了数加上阎府和判衙司一共有十处,剩下的八处上边分别写着帅府、重刑司、安善司、蝇刑司、归醒司、缉查司、酒楼、茶阁。前面六个我还可以理解,茶楼和酒楼就过分了,我在上边累死累活的他们竟然在这享清福,统治者的可恶嘴脸算是彻底暴漏出来了。

    看着这几处楼阁没一会便走到了阎府,到了阎府门口刚想抬脚进去,便听一人喝道:“你是什么人,这里可不是你随便就能进去的地方。”

    我一看原来是个侍卫,便气道:“你是新来的吧,连我都不认识。”

    我说完后那侍卫抬着头连理都没理我,我这个暴脾气抬手便想打他,这时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三哥,你怎么回来了。”

    我转头一看原来是阿邦,他手里还拎着那个假牛头。我看到阿傍后也就没有再动手。阿傍跑到我跟前道:“怎么了三哥,小李惹着你了”

    阿傍口中小李自然是刚才那个侍卫,阿傍见我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大概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便又说道:“他是招进来的还不认识三哥呢,平时他都是跟着我,今天过来替一下阎府的班。”

    我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我和阿傍便进了这阎府。

    一路走着阿傍也是告诉我他这次来是为了一恶人来的,他要请求给那恶人减寿。听阿傍说完之后我才知道这减寿也不是他想减就减的,流程还挺复杂的:他得先上报阎王,然后阎王让刘判官查看生死簿,然后在派阴差到阳间查看是否属实,最后再进行商议由阎王落笔同意。所以说一般只有大恶之人才会被减寿。

    没一会便走到了厅堂,俩阎王都在上边坐着呢,一见我过阎王也是赶忙站了起来。

    阎王看着我笑道:“贾三怎么来了。”

    我低着头抬眼看这样王道:“这不好长时间没见阎王了么,回来看看。”

    这时妹阎王道:“那正好,这几天肖明刚建好一批房屋我带你看看去。”

    我连忙拱手道:“不用了阎王我刚才已经看完了。”

    兄阎王在那哈哈大笑道:“来来来贾三,我带你去酒楼坐一坐,尝一尝这儿的饭菜。”

    也没等我同意阎王拉着我便走了,出门左拐走几步便到了。刚才也是匆匆而过没仔细去看这酒楼,离近一看我才发现这酒楼是多么的气势恢宏。阴间没有白天所以这儿到处都挂着灯笼,和白天也没啥差别了。酒楼门前是一大牌坊,高有三丈多,上面到处都是祥云吉兽,最高处有一块大匾云曰:阴间第一楼。再往前走便要过一道桥,这桥的两边乃是阴莲,这阴莲是妹阎王亲手培植,里面可是蕴含着极纯的阴灵之气啊,当然这些都是阿傍告诉我的。看着这一大片的阴莲我也是十分的畏惧,妹阎王到底是怎样的实力啊,要知道想要找到一丝极纯的阴灵之气那都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的。过了这桥便到主楼了,看到这主楼我也是彻底的呆住了,只见这楼高耸入云,雕梁飞檐,周围都有阴气环绕。这楼至少也得有二十层左右,每一层都是灯火通明,当然这里绝对不是用蜡烛给照亮的,门前还有几个打杂的来回招待客人,,,

    我和阎王一同走进这酒楼,周围自然少不了附和之人,阎王将这些人打发走后便与我和阿傍一同走进了一个雅间,这雅间似乎是为了阎王专门设立。这个雅间对面便是莲池,坐在这里可以将这酒楼的景色尽收眼底。

    阎王招呼小二点了些菜,小二下去后阎王也和我聊了一下最近阴间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原来最近由于亡魂太多阴间处理起来稍有些麻烦,经过讨论决定让鬼魂先在阴间生活段时间,以减轻阴差们的工作量。阎王正和我聊着呢刘志刘判官便过来了,刘志走进雅间向两位阎王鞠了一躬便过来和我打招呼,“三哥来了。”我应了一声,然后刘志便挨着我坐了下来。这时阿傍开口说道:“阎王,我来找你主要是想给你说下阳间大梁县一孙姓之人的事情,此人做恶多端欺男霸女,实在是容不得他了。最近又将包给逼死….”

    阿傍说到这我便打断他说道:“阿傍,什么意思刚才那句话。将包逼死,啥意思啊。”

    阿傍看着我到:“三哥,这包是一个人的名字,此人从小无父无母不知其姓,长相是极其凶恶——满脸的络腮胡,皮肤通红,身材也是魁梧高大。不过此人虽长得凶恶,心里却是一正义之人。包在大梁县开了一家小酒馆,平时也是乐善好施。”

    听到这我大概也能猜到了,肯定又是包太老实被欺负死了。

    我刚想开口便又听阿傍道:“只可惜啊,包的为人太过耿直了但凡是他看不顺眼的事情他都要管一管,估计这次也是因为他这毛病惹来的事情。”

    我这一听不对啊,阿傍怎么能说出这话来,这小伙子以前挺热心的啊。

    我这边思绪刚一结束就又听阿傍说道:“包实在是太爱管闲事了,无论事情对错只要他觉得不好他便要问上一问。”

    刘志听到这笑了笑道:“哈哈哈.....他这脾气我倒是挺喜欢,来我缉察司吧。”

    我看了他一眼道:“人家愿不愿意来还说不好呢。”

    “哎,对了刘志,你以前在那司寇家里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还没等刘志张口我便接着问道。

    刘志眨了眨眼便笑着道:“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说出来都怕大家笑话,再说,那李大相不是也和你们说过了么。”

    那李大相虽然和我们说过但其中还是有好多的疑点,这次我也想问个清楚。

    刘志看了看我们道:“算了吧,也不是啥光耀的事情,咱们还是去看一看那名包之人的事情吧。”

    我见刘志不想讲便道:“好那咱们去阳间吧。”

    阎王也没说啥便叫人把肖明给叫了过来,缉察司这么忙那刘志是自然不能一起去的,于是我、阿傍、肖明便一同到了阳间。

    再回到阳间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太阳也早已下了山。路上碰到了俩阴差刚从黄仙那里回来,现在阳间所有已死之人在五仙那都有记录,所以也不在会有抢魂之类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三个去黄仙那里看了看,这黄仙刚好也是负责大梁县的。我们走到一树前,到底是啥树我也没看出来,只见这树足有四五丈之高,枝叶也甚是繁茂。阿傍对着那树念了半天咒语道了声地仙速来。

    话音刚落就见地上一阵清烟冒出没一会便有一男子出来,我看了一眼也是明白了,看来这黄鼠狼修为不浅啊,都已经修炼出人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