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疾夫人

    更新时间:2017-12-14 09:35:45本章字数:2569字

    那些士兵刚一离开我心中便想这些士兵是不是傻啊,怎么这么好糊弄。不过也好,没惹出什么大事,这时阿傍和褫也赶了过来,看到我们后便问怎么一回事,我也就简单的给阿傍他们俩说了一下。

    我刚给阿傍说完,那少年就开口道:“哼,我知道你是那贱人派来的,要杀要剐随你们。”

    我一听这小伙子还挺有骨气便道:“你,,,真的不怕死。”

    那少年斩钉截铁地道:“不怕。”

    少年话音刚落神帝便道:“既然不怕你刚才干嘛不让那些士兵把我们抓起来。”

    ……

    那少年半天不说活,我这才反应过来那少年听不到神帝说的话,于是我也就给他重复了一遍。

    ……得,那少年眨巴眨吧眼睛又是半天不说话。事实证明啊,任何人在面对死亡时都向往活着。 

    我看他半天不说话便道:“放心吧,哥哥不会害你的。”

    我话还没说完小月便把我推开道:“看你就不像好人,再把别人吓着了。”

    接着小月又转过头对那少年道:“你别怕啊,我们不是坏人,我们只是有一个朋友不小心走进了这王宫深处,我们是来找他的,我们不会害你的,还有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看你年龄也不大怎么会有人害你呢。”

    这小月算是使用美人计了么。我这正胡思乱想着呢,那少年便开口道:“我是君上的大儿子,名叫姬具前些日子疾夫人产下一子便想将我灭口好让她的孩子继承君上之位,我怕那疾夫人派刺客暗杀我便想连夜出逃。”

    得,还是小美女管用。不过这姬具还是蛮可怜的,可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堂堂一个殿下连自己生命安全都保障不了。想到这我也就说道:“君上就不问你的事情么,多派些士兵保护你啊。”

    姬具看了看我们道:“那疾夫人的哥哥王司徒,连君上见了他哥哥都要礼让三分,军政大权几乎都掌控在他哥哥手里,这这王宫又有几个人敢站出来给我说话啊。”

    王司徒,莫非就是养邪僧那个王司徒,小月看出了我的疑惑道:“不用想了,鲁国上下有几个司徒啊。”

    听小月说完我就气啊,这王司徒掌握着军政大权,当初在他家里吃那点东西他都心疼的要命,这人得多小气啊。一提到吃的我这肚子也是不争气了起来。不过这样看来刚才不是那些士兵太傻,是那些士兵压跟不想问这事。

    我这正想着呢就见姬具开始往墙边走去,看来是又要翻墙了,我赶紧把他拽回来道:“回来回来,今天你遇到我们你的机会就来了,你不仅死不了他日说不定还能坐上君上的位置。”

    ……姬具撇了我一眼,,,还是接着往上爬。

    嘿,我这个气啊。这时小月跑过去道:“哎,你下来,他没骗你,他说的都是真的。”

    姬具看了看小月沉默了一会竟然下来了,啊……这区别也太明显了吧,美人计有这么好用么,看来统治阶级都好这一口啊。

    姬具刚一下来我这肚子也开始叫起来了,这小子倒还挺懂事说:“你们还没吃饭吧,跟我来。”

    于是我们便跟着姬具往王宫深处走去。

    来到姬具的寝宫里,姬具便命仆人给我们准备饭菜,阿傍不想在这过多的停留只想赶紧的找到包,于是他便拉着褫一起去了,我自然是不愿意跟着的,俗话说规定的时间做规定的事,该吃饭就得吃饭。

    这酒足饭饱之后人就会懒起来了,我躺在姬具那大床上开始有些昏昏欲睡,虽然现在还没入冬但这姬具房间里已经燃起了火炉,小月和姬具坐在案前聊天,让这暖呼呼的火炉烤着没一会便睡着了。

    中途做了一个乱七八糟的梦便醒来了,醒来之后还是见小月和姬具再一起聊天。于是我便起身走过去把小月硬是给拉到了床上睡觉,小月自然是不愿意可她哪能挣脱的了我。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天刚亮便被一阵嘈杂声给吵了起来,我和小月把整张床都给占着,那姬具昨晚也不知道在哪睡的。我起身把小月给推醒拉着她走到外边看一看是怎么回事,小月还是半睡半醒的一边打我一边骂我,这孩子起床气还挺大。

    我们俩走到外边正看一群仆人说着什么,姬具闭着眼在那站着。我拉着小月走进便看到他们围着一块摔坏了的玉玦。

    我看到这便笑了笑道:“不就是一块玉玦么,你家还缺这个啊。”我这话自然是给那姬具说的。

    姬具还没有说话呢便听有一人对我吼道:“大胆,你是什么人啊,敢对殿下不敬。”

    我看了他一眼也没有理他。这时姬具把我拉到一边道:“贾仙人啊,你看能不能帮我把这玉玦给修复好啊。”

    “贾仙人。”我吃惊的问道:“你怎么这么称呼我啊。”

    姬具道:“小月告诉我的。”

    我看着姬具道:“这话你也信啊。”我没在理他便回过头来质问小月道:“你给姬具说什么了,他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份了,你怎么这么花心啊,这点诱惑都经受不住。”

    小月看着我道:“哪有啊,姬具不信我们于是我就给他说了一句你是神仙,结果他就信了。就这样。”

    我看着小月无奈的道:“他不信就算了,找到包我们就走了,你是不是看上这小子了,不然对他的事情这么上心。”

    小月笑着对我说:“那是当然了,人家是殿下而且又那么英俊,还不许我看上他了啊。”

    说着话小月便甩开我的手跑到了姬具身边道:“怎么了,这玉玦很重要么。”

    嘿,这个小月,看来得教育教育了。

    我把小月拉到一边看着姬具道:“放心,这事交给我了。给我几天我肯定帮你弄好了。”

    那姬具又道:“不行啊,父亲现在就要。”

    我看着这倒霉孩子道:“你今年也是犯小人啊,弄坏东西都挑时候。”

    姬具看着那玉玦无奈的道:“是疾夫人给我的,让我今早交给君上。昨晚我没在,小廑便收下了。今早一打开便是这个样子的。”

    事情说到这自然是很明了了,我我笑着道:“小事小事。”

    小月瞥了我一眼也没说啥。

    姬具问我具体要怎么做,我说不急,到时候自会告诉你。

    小月还想在安慰一下姬具,被我一把拽走了。

    小月拼命地挣开我的手道:“干啥啊你。”

    我把她拉到一处假山下看着她道:“你爷爷把你托付到我手上我自然要对你负责啊,这王室之人少接触为妙。”

    我话还没说完小月便仰着头道:“干嘛要少接触,说不定我哪天就成了君上夫人了呢,从此以后锦衣玉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哈哈哈.....”

    “小月啊,咱们不可以这样,身为鲁国的有志青年,长在鲁国旗帜下,走在鲁国春风里怎能只想着要荣华富贵呢,我们一定要忘记享受,牢记自己是鲁国的一份子,为鲁国的建设添砖加瓦。”

    我正说着起兴呢忽然听一人在后面叫道:“你们这俩奴才干什么呢。”

    奴才,竟然有人叫我奴才,我转过身去看了一眼,咳咳,,这,,咳,为什么我说不出来话了呢,这在我面前啊站着一位绝世佳人,像什么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已经不能够把她形容出来了,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可以说是她的真实写照,我在那愣了半天刚才那声音又传了过来:“你这奴才还敢对疾夫人不敬,疾夫人是你能随便看的么。”

    疾夫人, 这人就是疾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