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灵虫馫

    更新时间:2017-12-23 23:58:12本章字数:2076字

    小月还没将那鱼骨拿出来神帝便飘到了我身边,不过他刚一出来便又猛的回去了。我一看神帝回去便反映了过来,这王宫辟邪之物太多,神帝以前虽然法力高强但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残魂啊,怎么可能抵抗得了这些呢。

    这心思所动也就是已瞬间的事情,缘婺这时也开始在我胸口散发出温顺的佛光来缓解我的痛苦不过却半点用处都没有,我现在一点阴气都使不出来,可那玉玦却已送到了齐国使者的手上,这时姬具也看到了我疼痛的模样便知道情况不妙,赶紧上前抢过盒子道:“使者您一路舟车劳顿先带您……”

    姬具话还没收完便见鲁君猛的一拍桌子道:“大胆逆子,竟然对使者不敬,鲁君这猛的一拍桌子把姬具吓的一哆嗦,那玉玦也顺势滑了下去。

    齐国使者见状满脸的不悦,向鲁君拱了拱手道:“君上,殿下这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们齐国么。”

    鲁君见自己没有台阶下便气道:“来人,将殿下关入敬祖殿,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话音刚落便看到一群士兵跑进了殿内

    姬具当时具体是什么表情我也没工夫注意了。腹部是越来越疼。忽然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小月和我都被关在了牢房里。我扶着墙,努力的站起来。身体虚弱的要命,小月就睡在我的旁边我一起身也是将小月给惊醒。

    小月见我站了起来,赶忙过来扶我。我见她眼睛红的不行便知道她定是刚刚入睡。我道:“小月,咱们怎么在这儿?”刚一问出这话,我便后悔了。就我当时的样子,鲁君不把我抓起来才怪呢。小月也是将昨日发生的事情给我简单的说了一下。昨日有军将姬具抓走,后面看到了倒在一旁的我。道了一句主不主奴不奴成什么样子。于是我和小月便被丢进了这牢中。缘婺还是在帮我缓解的痛苦。不过我也能感觉到缘婺的力量弱了很多。

    我把原物的交给小月告诉他们道:“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的,我现在需要休息。”说完这话我又突然想到神帝刚才似乎也受伤了。便看向小月问道:“小月神帝怎么样了?”

    小月开口道:“来到这牢房,神帝便能自由活动了。他出来之后便检查了一下你的身体。神帝看过之后,果然是那毒虫在作怪,于是便出手想要将其制服。不过你的身体似乎在保护那虫子。神帝不仅没有将那虫子制服自己那一丝残魂也受了伤。现在在那鱼骨里疗伤呢。”

    听小月讲完,我也就没再说什么。坐在墙角里,开始打坐。这次的事情就像是一阵风,在我这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然而却又突然跟着那云彩跑了。这样一件小了不能再小的事情,就让大家都身负重伤。我都怀疑鸿钧老祖是不是找错人了?

    坐在墙角里,我的内心实在是平静不下来。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昨日那疼痛又传了过来。

    我道了句不好便又疼的直不起腰了,小月赶忙起身跑过来扶着我问我怎么样 我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便遍摇了摇头,让她不要太担心,我刚想入坐调息神帝便从鱼骨中出来了 ,他看着我道:“你不要去压制它我刚才施法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那虫子并不是去想伤害你,似乎还和你的身体建立了某种契约。而且你的身体一直也在保护它。”刚才小月说的时候,我便感觉到了奇怪。不过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去思考那些了。神帝这时又说道:“它如果要想伤害你的话你早就死了,即使你是阴气塑体也没有用。现在你没有出事,可能他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你尝试着和他建立起联系。”

    神帝刚一说完我便开始想着去尝试,可是我现在疼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又怎么能够和它进行沟通呢。我刚一想着去调动阴气腹部便疼的更加厉害了,我努力的尝试了几次,便又昏了过去。

    就这样,我一天昏过去了七八次。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我腹部的疼痛好像在一点地减轻。我见有成效边更加不想去放弃,努力的去尝试与它沟通。就这样,也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小月一直守在我的身边。看了我一夜。到了第二天凌晨的时候。腹部的疼痛已经减轻了很多。而且我似乎真的可以联系到它,我现在能感觉到它运动的轨迹。似乎真的是想让我发现他。就这样,那牢房的饭换了七八次,我和他的沟通是会越来越明确。

    到第五天中午的时候,我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他在我身体中的运行轨迹了。他现在似乎不只是在我肚子里而是在我整个身体里来回游荡,神帝在这几天中也出来了几次,他说他想起来了这虫子的事情,这虫子叫馫,是当初神届八大灵虫之一,在具体的事情,他就想不起来了。我也没指望他能想起来多少,我现在只希望能与这个馫建立起沟通。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我突然感到我身体里的阴气在急速的流动着。我的身体似乎也在流动着。这似乎与那馫有着莫大的关系,我赶紧的控制那些阴气,可是那阴气流动的实在是太快了,我感觉我整个身体都要被冲破了,当我想到我的身体的时候我便突然意识到,我本来就是阴气塑体,我何不顺着这些阴气呢。想到这里我便将自己全身放松,让自己的身体去咱的感知那些阴气,在这个过程中我似乎感受到我与这个世界容为了一体,周围的一草一木都逃不过我的感知,我的心境之力似乎蔓延到了每个角落。

    就在这时的我突然感受到了我身体中的一丝杂质,不,等我再仔细感知时便知道那东西定是馫,我用心境之力去靠近它,它没有一丝的反抗,他似乎也在与我沟通,他长着两个长长的脚圆鼓鼓的身体远看就像一个球一样,浑身成草绿色,我第一眼看见它便喜欢上了这家伙。这就是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