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奇怪的阿傍

    更新时间:2018-01-01 22:18:58本章字数:1985字

    我用心境之力将馫完全的包裹住,他一点也没有反抗,就在我想要继续和它建立沟通的时候,就猛的听到小月在叫我,我的心境也是突然不稳,我睁开眼后皱着眉头问小月:“怎么了。”

    小月抓着我的两只手臂抬头望着我道:“刚才感觉你飘忽不定的,我以为你又要出啥事请呢。”

    我刚想开口说没事神帝便抢先说道:“他本就是阴气塑体,可与这大千自然融为一体,在我们神时代的一些大能者能够做到阴气与实体来回切换自如,他出现刚才那样的情况说明他实力有所进步。”

    听神帝这样说完我顿时感觉自己高大了很多,那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在这大千世界,任意遨游。谁也管不住我了。

    我还没畅想完呢,便听神帝说道:“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你能力越高接触的人能力也就越高。你以为你能瞒得住那些大能的人吗?”

    得,你就不能让我高兴高兴。

    在想和馫建立联系已经不行了,尝试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大概到了午夜时分,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八九成。我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后第一想的便是去阴间,因为我感觉阿傍出了什么事情,按照阿傍的性格,无论他找不找得到包他肯定会回来找我们。不过现在都已经过去五六天了阿傍一直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这的确有些奇怪。于是我便准备去趟阴间。 

    去阴间我已经不需要小阴间了,心思一动,便可以。到现在我才明白,阎王给我那小阴间似乎是为了让我抓鬼更加方便。我给小月她们说了声便去了阴间。来到阴间后,感觉这阴间又多了许多的建筑,我也没有去仔细留意直接去找了肖明,问他这几天有没有见到阿傍。肖明惊讶地看着我道:“阴帅不是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吗?这几天一直没有见到他啊。”

    听肖明这样说完我那种感觉便更加强烈了。我觉得阿傍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也没有去见阎王,便赶紧回到了阳间。我先到客栈去找老头儿,把事情和老头儿说了一下,老头看了我一眼,道:“一个阴帅还能出什么事情,你别出事情就好了,还管人家。”

    听老头说完之后,我便给他说道:“这次阿傍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肯定要去找他。”

    老头听我说完这些在那愣了半天,可能这也是他第一次见我这么一本正经说话的原因吧。我见老头不说话便又道:“你们俩没办法进入到宫中这两天就先在外面留意着。如果你们发现阿傍就催动小阴间里的阴气我能感觉的到。”

    我说完话便想转身离开,就听老头忽然说道:“我们俩进不去,哼,怎么可能。一个刚成形的新鬼都能进得了王宫,我会没有办法进去吗?我只是不想踏足王宫罢了。 ”

    老头话音刚落便见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张画符用的纸,当然,那纸肯定是被阴化过的。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老头儿便画好了一张符。我以前没有见过老头画符,不过我却知道这画符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老头儿两三下就画出来了一张,可见老头儿以前是多么的厉害。不过从凛虒都认识他这一点来看,老头的实力肯定不可小觑。

    没一会儿,老头便画好了三张符,看来老头是把神帝也考虑了进去。

    老头能去,我也是很开心。毕竟我认为老头是我们几个人中实力最强的。

    老头准备好了后,我们便赶紧赶去了大牢。小月一个人在那我也是不放心的。老头和天儿到了王宫之后,果然没什么事情。他们俩进去自然是方便的很,我却要费一番周折。

    来到牢房里后,我便将我的顾虑给小月说了。小月似乎是现在才突然想起来。我问小月你能不能给阿傍算上一卦。小月说道:“我是不能给阿傍算卦的。至少以我现在的能力还不行。像他们这种拥有大道神位的人,我们是算不出来的,除非到智道的地步才能够给他们算。”这卜算的一些段位我还是知道的,最低级的叫小通,接着是大通,再接着便是晓天,小月现在就属于这个级别,再往上就是通理,闵天,智道。这智道便是可以通天晓地,无所不知,与天同寿的大能者了。

    其实这次找阿傍我最依靠的就是小月了。现在小月说不能给阿傍算卦我心中似乎一下子没了底。于是我便把老头神帝他们都叫了过来商量一下怎么办。神帝对这件事情似乎不怎么上心。待在小月的鱼骨里没有出来。其实我也没指望神帝能够给我想出什么办法。我们正商量着呢,缘婺突然飘了出来道:“虽然小月不能给位列大道神位的阿傍算卦但是它能够给褫算卦啊。”

    听到这我也是猛的一拍大腿道:“对啊,阿傍一直和褫在一起,找着褫,就能够有阿傍的线索了。”

    缘婺说完后,小月也是赶紧的给褫算了一卦,没一会儿褫的卦象便出来了。不过他的卦象却是极其的平稳,小月推测褫现在很可能已经回到了他修炼的地方。

    小月说完后,我没有多想什么,便说道那去找褫吧。

    他们几个也没有反对,不过我们几个出去倒是简单小月就比较麻烦了,我也不想顾虑那么多了。出去后便把看守牢房的守卫们给打晕了,将小月从牢房中放出来。

    走出牢房后,我们便赶紧的去找褫,到那天那个大树前褫果然就在那里,我们把来意说了之后褫便道:“那天晚上我们的确找到包了,找到包之后阿傍便让我回去。我说要不要和你们打一声招呼再走阿傍给我说不用了,说你们早就走了。于是我也没再多问什么,便回来了。”

    听褫这样说完我便更加疑惑了。阿傍在说谎,他为什么要说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