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谜团

    更新时间:2018-01-02 19:03:14本章字数:3350字

    我们几个听了褫的回答后都非常的惊讶,我们不明白阿傍为什么要说谎,还是说那天和我们在一起的并不是阿傍,越想我越感到毛骨悚然,如果说那个人不是阿傍那又会是谁呢。阿傍和我们一起从阴间来到这里中间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不可能会出什么问题啊,难道说阿傍还有什么其他的任务,要把我们支开。考虑到这我又突然想到一点,阿傍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阳间奔走,他可是一个阴帅啊,怎么去做一个阴差的工作呢,难道阿傍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到这里我便又去了阴间一趟,当然我是给小月他们打了招呼的。

    来到阴间,我便直奔阎府而去,俩阎王都在大堂里坐着,见我来了也都过来给我打招呼。坐下后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将我所想的都告诉给了阎王,阎王听我说完后也不感到惊讶,似乎早以知道我想要说什么。

    兄阎王笑了笑道:“三儿啊,没事,阿傍只是太热心了,总想为阴间多出些力整天闲不住,你也别太多心啊,再说了,他可是有神位加持的人,实力大得很呐,你不用为他担心。”

    兄阎王说完这些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了,难道真的是我太多心了么 。

    妹阎王见我不说话了便道:“好了三儿你也有几天没来了,听说你前两个时辰刚到这便又急急忙忙的赶回去了,还没来得及看我们新弄的一些东西吧。走,我带你去看看。”

    我还没同意呢妹阎王便把我给拉了出去。不过兄阎王这次没有跟过来,他应该手头上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吧。妹阎王将我拉出阎府,这外边自然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妹阎王告诉我道:“这阴间鬼物突然增多,那些阴差们也忙不过来,所以就设了鬼村让那些鬼物暂时住在那里,那些阴差们又都有了自己的住宅,哦,对了,现在鬼物们将那一千个阴差统称为一千真君,这名号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

    这阴间变化确实挺快的,一千真君听着也挺顺耳,这一千真君日后无论是在鬼界还是神界那都是叱咜风云的人物啊,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这些念头一过,阿傍的事情便又在我的脑海里翻腾了起来,我还没开口便又听妹阎王说道:“阿傍确实奇怪,你可以去查一查。”

    听到妹阎王这样说我也是一愣,不过妹阎王这次说话的语气语调都有一些奇怪,可是我又说不上哪里有问题。

    我呆呆的看了妹阎王半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就回答了一个好字。

    妹阎王继续带我观赏那些新建的房屋,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了,没一会我便向二位阎王道了句告辞返回了阳间。临走前,我还去了刘志那里一趟,问了一下包有没有被押回阴间,刘志说包这个人是阎王叫他特别留意的还没有来到阴间呢。

    阎王特别留意包?

    来到阳间后小月他们已经在吃早饭了,我也没有向他们多透露什么大家都一夜没有休息,自然是累的很,吃完饭便都去休息了。我自然是睡不着,这些事情一个比一个奇怪,阿傍、兄阎王、妹阎王,他们肯定有人在搞什么阴谋,或者说是他们三个都在利用我。到这里我也就不想再往下多思考了,总之肯定是要先找到阿傍的。

    小月他们醒来已经到傍晚了,醒来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找吃的,这是毋庸置疑的,玉麟这几天一直没有怎么说话,我也是没有怎么关注他,我见他不怎么高兴便开玩笑的给他说道:“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不就是欠你点钱么,还搞得这么伤心,来来来,给你。”说话间我也是从身上掏出了个钱袋,,当然我这么大方是有原因的,去一趟王宫能不富裕么。

    玉麟没有接那个钱袋,又给我推了回来说道:“你们留着吧,我一般都呆在山上,钱这个东西我是用不到的,再说了我可是修仙之人,怎么能够受这些世俗之物的困扰呢。”玉麟说的自然是些打趣的话,不过我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来他似乎快要回昆仑山了。

    我们一起走近了小酒馆,点了些酒菜便开始吃了起来,褫并没有和我们在一起,他已经变成了一只小黄鼠狼现在正躺在小月的怀里呢。我把褫叫了起来对他说道:“你现在试着查一下包在哪里,行么?”

    褫给我点了点头便开始在那里忙活了起来,过了半天也没见褫有什么回音,我便问他是不是弄不了,褫说;“我现在查不到包在哪里,他现在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又或许有人将他可以藏了起来。”

    我觉得有人将他藏起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阎王也注意他,阿傍也注意他现在又有人把它藏起来,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巧合么。

    无论怎么样包现在都找不到了,我这心也是凉了半截,最后一条线索就这样断了。

    我们几个也都呆呆的望着,不知道怎么办好,或许这件事情我不应该插手,我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找阴神帮助他们归位,可是我必须得找到阿傍啊,虽然我和阿傍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早已将它当作兄弟,一见钟情的兄弟。我一定要找到他把事情都问清楚。

    我们几个很长是将都没有说话,只有小月不时的让碗筷之间发出些声音,让空气显得不那么寂静。就这样沉寂了一回神帝突然咳嗽了一声,大家都知道一但一件事情陷入了僵局,大家都不说话,只要有也个人发出声音大家就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望着他,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全都刷刷的望向神帝。

    神帝见我们都望向他咳的更加厉害了,他朝我们招了招手道:“干啥啊,还指望我给你们找阿傍,哼,一个凡夫俗子的我回去找么。”

    没能力不够就能力不够呗,找那么多借口干啥,其实有时候我都他的身份是极其的怀疑的,神界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老大呢,这不是一废物么,要么能力没能力,要脑袋没脑袋,我还想在心里接着骂他呢就见他向我这白了一眼,老头笑了笑道:“咋了,又被人发现你的小秘密了,哈哈哈。”

    我也是给老头撇了一个白眼。

    神帝接着又说道:“虽然我不想帮你们找那个阿傍,但是我还是可以给你们分析分析的,我问你哈,褫是从哪里离开的。”

    我道:“王宫。”

    神帝又道:“那包又是在哪里消失的。”

    我回答道:“应该也是在皇宫里消失的吧。”

    还没等神帝接着问下去我便道:“阿傍也是在王宫里失去联系的,至少是从我们进入到王宫里后就没见到过他们了,也就是说王宫可能会有线索。”

    神帝道:“我们可以到王宫里探查一下,说不定还能将包为什么能进到王宫里的原因给找出来呢。”

    神帝说完后我便道:“好,那咱们赶紧去王宫吧。” 

    我话音刚落老头便一脸不乐意的扣着手指头道:“也不让人家休息一下,着什么急嘛。”

    “天儿,打一顿。”

    出了酒馆便来到了大街上,现在太阳刚落,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远远的望到一大群人正围着一份告示看,我走近才看清,上边写道:今日有叛贼逃出大牢此二人危险至极,为了广大老百姓的安全着想凡见道此二人者速速像兵差报告,有赏。

    这告示上还画着两个人头,一男一女那男生还挺帅,长得还挺像我……哎,不对,这不就是我么,旁边那个,是,是小月,我看到这赶紧将脸捂住拉着小月就往人少的地方跑,一边跑,小月还一边埋愿我道:“都怪你。”

    我道:“我这不是给你了一次清楚看自己长啥样子的机会么,你还得谢谢我呢,再说了,到处也不是我逼你来的啊。”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我们便来到了王宫城墙边上,这次进去也是蛮顺利的,毕竟有经验了啊。神帝在这王宫中倒也是来去自如,好像只有见鲁君那一次承受不住,看来鲁君身边是有厉害的辟邪之物啊。

    进到王宫后神帝见便道:“大家分散开吧,然后我们大家各自展开自己的心境之力,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大家都记下来,然后咱们在一个个排除。”

    神帝讲完后我差点说了句是,看来人家老大的余威还是存在的。

    我们各自找了个地方便开始展开了自己的心境之力,我去了上次见疾夫人的那个假山后面找了一块稍微平整一些的地方,便开始展开自己的心境之力,这次的心境之力似乎比以前强大了不少,但是我现在也需要一点点的去摸查,还没有办法做到一目了然的地步。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我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我都快要放弃了 不过我还是想坚持探查完。我继续用心境之力向前搜查着。搜查到池塘旁边的时候感觉阴气重了很多不过我也没多想什么。毕竟水属阴,水多的地方阴气重也是很正常的。搜完池塘也就到了我的极限,于是我就把心境之力收了回来,可就在心境之力收回的一瞬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躁动,于是我又赶忙把心境之力扩散开来,去感知哪里出现的躁动。我将心境之力扩散到池塘那边后却又感觉不到任何异样,于是我又尝试着把心境之力慢慢的收回来,在收回来的时候那种躁动的感觉便又传了过来,就这样我来回尝试了很多次才将位置给定了下来。

    等我在回到神帝待的地方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回来了,看来我是最慢的了,大家都把自己找到的问题都说了一下,结果大家都发现了和我一样的问题。

    这次老头特别积极,他把我们说的点都标了下来,道:“这是一个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