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益母阵

    更新时间:2018-01-03 23:55:19本章字数:3008字

    阵法?这王宫深处怎么会有阵法呢。老头皱了皱眉有开口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我发现的那处地方以前肯定是埋着东西的,东西像是被人刚刚挖走的,里面还残留着好多的阴气。”

    小月他们也是应和着说他们看到的也都一样,我就没好意思说话了,刚才压根就没想着要过去看看,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啊。

    这神帝突然开口说道:“这的确是一个阵法,不过你没发现还少两个阵眼么。”

    阵眼也就是一个阵法的气眼 ,想要阵法中的真气规律运行阵眼是不能出现任何错误的。阵眼一般只有五个,超过五个阵眼的布阵方式据记载只有阵法始祖圊撐子摆出来过。当然这些也都是老头告诉我的。小月、我、玉麟各发现了一个阵眼,老头那边发现了两个阵眼。五个阵眼刚刚好啊,怎么会少两个阵眼呢,难道说圊撐子又复活了。

    老头也是满脸的不相信道:“这世上莫非真有能够摆出七个阵眼的人来。”

    神帝笑了笑道:“这阵应该是益母阵,其实他算不上是一个阵法,与其说它是一个阵法倒不如说它一个容器。”

    容器?还没来得及思考便又听神帝道:“这益母阵本就是一种邪术会的人不多,知道它存在的更是寥寥无几。”

    听神帝说到这我便下意识的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神帝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就是脑袋里有这个东西,具体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也不清楚。”

    得,算是白问了。

    小月有开口问道:“这益母阵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神帝想了一会开口道:“益母阵,顾名思义,是对母亲有意的一个阵法,当然这里的母亲不是指现实生活中的母亲。它由三部分组成,子组母组和矩阵,你们刚才发现的那五个点就是矩阵,你们没有发现这五个点的排列顺序和平时见的不太一样。”

    神帝这样一说我们也是发现了其中的不对,这五个阵眼似乎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曲线。

    神帝接着又说道:“这个矩阵可以理解成一个通道,子组通过这个通道将气运传给母组,此阵的邪恶之处还不在这里,此阵最邪恶的地方便是需要一个怀孕母亲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作为子组母组的气眼,还需要五个未满月的孩童做通道。”

    我听到这便是身上一凉,我完全被惊呆了,这世上怎会有如此邪恶的阵法。我看着其他人道:“走,赶紧将这阵法给破除了。”

    老头拦住了我道:“不急,你们来看一下这五个阵眼头尾连地各是什么地方。”

    老头说完我们便蹲在地上看了起来,我站的那个阵眼也就是在假山那边的,那正是姬具住的地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另一头连着的定是疾夫人住的地方了。这事肯定是疾夫人弄的。

    我把我的想法给他们说了一下。神帝听完后便道:“这个益母阵可能会和疾夫人有关,但绝不会是她弄的,益母阵是一个养尸阵,无论是子组母子呆在其周围的人精气都会受到影响。

    神帝刚说完老头便起身道:“别想这么多了,既然和那个疾夫人有关那就去找疾夫人。”

    我一听老头说要去找疾夫人赶忙拦住他道:“这么晚了不方便吧,再说了万一鲁君也在怎么办啊。”

    老头笑了笑道:“就是要晚上去才好呢。”

    老头那恶心恶心的笑容又来了,我觉的疾夫人今晚要倒霉了。

    虽然我们都不知道疾夫人的住所,但是顺着那五个阵眼必定能够找到她的住所,我们走到那第五个阵眼的时候刚好碰见那日想要打我们的那个奴仆,我赶紧招呼老头他们叫他们跟上来,跟着那奴仆走了有一会便见那奴仆走进了一个寝宫里,我们也是赶紧停下脚步观察了起来。

    没一会我们便听到了屋内传出来摔杯子的声音,奴仆们也都陆续地走了出来。老头朝我们招了招手和我们耳语了一番,我就知道这老头肚子里不憋什么好水。

    大概到了午夜时分老头就走进了疾夫人睡觉的那件房子里,老头进去的时候故意将开门得声音弄得很大疾夫人也是一下就被吵醒了,紧接着老头便弄出一阵阴风将所有的蜡烛都给吹灭了,疾夫人,疾夫人自然是吓得不轻,便想叫人,可是你想一想老头能给她这个机会么,老头早已用阴气将疾夫人的口给堵住了,接着小月便出场了,小月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身白衣,披头散发的,老头用阴气将小月托起来往疾夫人身旁走去,一边飘着,一边道:“你还我孩子,你还我孩子。”

    别说是疾夫人了,就连我都感觉有点恐怖。透着月光我还依稀的能看到疾夫人的模样,疾夫人现在缩在床脚上,一个劲的摇头,再摇一会我觉得她的头都得掉了。

    这个时候老头也是将疾夫人口中的那些阴气给散了,疾夫人一见自己能说话了,赶紧说道:“不是我,不是我,跟我没关系,你要找就找玲花,是她,是她教我的。”

    得,成功,一下就知道重点内容了,玲花?听到这老头也没含糊直接就把疾夫人打晕了。

    小月将疾夫人摆正盖好被子便走了出来,出来后还是让老头托着她走的,一路上也不知道吓昏过去了多少奴仆。

    我们现在是打算过去找姬具,没有姬具我们在这王宫里想必也是很不方便。

    我们先到敬祖店里看了一下,结果里面没人,大概姬具是被放回去了吧,虎毒还不食子呢,这父亲能舍得让儿子受苦么。

    于是我们便往姬具寝宫里去,来到姬具的寝宫姬具果然在这里,不过已经睡下了,我们也没好意思叫醒他,姬具寝宫外的士兵也增加了不少,看来鲁君也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

    我们几个随便找了些地方便休息去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便起来了,主要是怕一会吓着姬具。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才有侍女过来,我一听有人来赶紧拉上小月玉麟躲到后面去,小月一边走还一边打我,就走了这几步得打了我二三十拳。

    我们刚躲到后面那仕女就推门进来了。仕女进来的那一刻心里一紧便道:“坏了。”

    刚才光想着把小月和玉麟拉起来了,忘了褫还在哪里躺着呢。我是求鬼求神求天求地,希望那侍女千万别发现褫。就算发现也别让褫现出原形。

    这事情啊就是这样,你越不想让他发生,他就越是会发生。我这边正拜着神呢,就听那侍女一声惨叫,“啊--你们看,这儿怎么会有一只黄鼠狼啊,快,快把他打走。”

    那褫被这么一喊也是醒来了,不过还好那褫没有现出人身来,否则非出大乱子不可。褫一见有人一溜烟就跑了。

    见褫离开我也就放心了,不过这姬具睡的也是够死的,那么大的声音都没有把他吵醒。侍女们将房间窗子都打开将姬具也给叫醒了,姬具洗漱完之后便让侍女离开了。我一见没人了便赶紧从后边跑了出来,叫了声:“姬具。”

    姬具一看我和小月赶忙将我们拉到一旁,生怕被别人发现了。姬具看着我俩问道:“这位是......”

    姬具指的自然是玉麟,我没说话捅了捅小月让小月告诉他,反正我说话他也不怎么信。

    小月笑了笑道:“他叫玉麟,是昆仑弟子,法术也是高强的很。”

    姬具听小月说完后便向玉麟拱了拱手,玉麟也是赶紧回礼。我看他们俩也装得差不多了便道:“姬具啊,这几天有人在这王宫里布阵法想要害你,我们要查清此事,当然我们不是为了你,我们只是为这大道除害而已。”

    姬具具听完我说的话后冷汗流了一头,我都怀疑他是不是鲁君的儿子,那鲁君那样的威武怎么生出来这么个玩意。

    姬具这一早上净缠着我问我怎么回事了,我都想让疾夫人赶紧把他杀了。

    当然我也没有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玲花。 姬具告诉我们玲花就是疾夫人身边的那个魁梧的侍女。 

    听姬具这样说我也没有太过奇怪,于是我又问道:“那疾夫人有没有很奇怪的时候。”

    姬具在那想了半天道:“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那么点不对劲,以前我父君是不怎么喜欢疾夫人的,但是自打那个玲花来了之后我父王对疾夫人就特别的着迷,只要是没有什么要事处理便都会去疾夫人那里。”

    我一听便想笑,谁让他鲁君娶这么多媳妇的,哎,我都活二十多年了也没找到媳妇啊,伤心呐。。

    吃过早饭后我们几个便商量着去找玲花,不过我和小月现在是通缉犯人怕被别人认出来,姬具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于是我们俩就不打算出去了,老头他们刚想走便听到有人说道:“贾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