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洞穴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1-05 23:40:51本章字数:3038字

    姬具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我们一见到地宫便下意识的朝着地宫奔去,可是这地宫和姬具寝宫的地面还有接近一人多高的距离呢,不过这也说不通啊,如果是这中间还有一个夹层那我们肯定能够发现啊,没有道理识破不了啊,还有我打下去的那个洞两边也都是实心的地面啊。

    我把我心中所想的给老头他们讲了一下,老头他们也没有往这方面想,老头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真是这个样子那就说明这里有个厉害的结界了。”

    老头话音刚落就听砰地一声老头将地面打了个大坑,我问他这是干嘛,老头道:“既然我们看不见他,那就一点点把他逼出来。”

    老头说完这话我便反应过来了,这结界虽然可以迷惑你的眼睛,但那些攻击可都是实打实的打在上面的啊。脑中所想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紧接着我也向地面击打了起来。

    我们大概击打了十来处便感觉到了些异样,只听嗡的一声便见到又一个血红色的血尸便钻了出来,我被那刺耳的声音弄得头晕了一下,不过也是瞬间反应了过来,因为我离那血尸最近她也是第一个朝我冲过来,我自然不敢小看这一击,赶紧祭出锁魂链一阵阴气加上开天之力便向那血尸打了过去,那血尸也没有老老实实的让我打,只见血尸举起拳头竟然向我打的那一记阴气挥了过去,我那阴气可是参杂着开天之力,这下有他的好果子吃了,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血尸的拳头已经打到了阴气上边,我本以为那血尸会被击飞,没想到她竟然能将那阴气打散然后朝我冲了过来,我一看情况不妙赶紧翻身向一边躲开,虽然躲开了她那一击但是光余威就将我震吐了口鲜血,小月赶忙跑过来将我挡在身后,趁势向血尸跑了两张符箓这两张符箓威力也是不小,将血尸打了一个趔趄,看样子这是小月压箱底的宝贝了。

    我那口鲜血吐出后也没什么大碍,气息也挺顺畅,这时老头、褫、神帝也纷纷出手,玉麟将姬具天儿送出结界也加入了战斗,我们六个人将血尸团团围住,老头天儿我都见过他们出手,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褫出手,褫现在已经变回了人形,手里也多出了一杆长枪,这枪亮的有些过分,直刺人眼睛,只见褫将长枪举起,以极快的速度朝血尸冲了过去,血尸见状也赶忙腾空而起,可我们哪能给她这个机会,只见玉麟踏了个天罡步,随即向上跳起并狠狠的踩在了那血尸身上,玉麟的脚刚落到那血尸的身上那血尸身上便布满了八卦图,只听玉麟大喊一声:“乾坤决--天压。”话音刚落,血尸便嘭地跪了下去,褫那枪尖也刚刚好抵在那血尸身上,不过让我们没想到的是那一枪竟然没有刺进血尸的身体里,见褫那一枪没有效果我们几个也是赶紧发动自己的法术,不过那些法术打在血尸身上不仅一点效果没有还把我们自己给让余威冲到了。

    我们赶紧站起,玉麟受伤最为严重,已经昏倒在地,真是伤敌毫发自损三千啊。我们几个站起来后倒也没有什么大碍。本以为能将那血尸一击致命,却没想到。。。。。。

    我们还没缓过气来,血尸身上那些八卦符文已经消失了,血尸猛的站起来。你说轮也轮到其他人了吧,这次她还是往我这边袭来,开来她也是先找软柿子捏啊。我也不敢怠慢,赶紧将锁魂链抛出,那锁魂链也是瞬间长了一两丈,那链头直向血尸的头部打去,这次我稍微有了些准备,那血尸并没有一下就将锁魂链打开,这个间隙也是给我们争取到了一些时间,他们几个一见血尸有停顿便猛地往上冲,各种招数都打在了血尸身上,不过那血尸也只是踉跄了几下,丝毫没有说伤的痕迹显现出来。

    神帝发出一击后便大声喊道:“估计这是金尸了,你们注意,现在只有赶紧的将那阵法给破了,不然我们怎么样都打不死这金尸的。”

    这僵尸的级别我还略懂,从上到下依次是僵尸王、飞尸、金尸、银尸、铜尸、素尸、白毛、行尸。

    这金尸相当于我们的一个阴帅了,提到阴帅我又想到了阿傍,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赶紧过去帮老头他们,我刚想过去便听神帝说道:“你快去找那阵法,把它给毁了。”

    听到这我也没有含糊,赶紧四下寻找了起来,那金尸似乎听懂了我们说的话,想要过来阻止我,我一看尽然他怕就说明管用,老头他们还能抵挡一阵子,我得赶紧找到那个阵法。

    刚才这地面上确实有个结界不过现在已经被我们给打散了,这中间也确实有一个夹层,我从刚才我们打的那些坑里跳下去,里面刚好能够容纳一个人我要再高一点就要碰着头了。我往里走着这一层似乎只是一个通道,我一直沿着这个通道往里跑,大概跑了五六百步这个通道便突然变宽,这样说那个阵法不在姬具寝宫底下,看来那金尸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不能让我们发现。

    这个洞穴倒是不那么黑,上边是开着的,还有些月光洒进来,不过今晚月亮不是特别好,我慢步向深处走去,这洞穴没有太多的东西,中间好像是一个圆台,愿台上有几个箱子,中间那个好像被打开了,箱子旁边还有一个人在那里坐着,我身上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啊,不过那人只呆呆的坐在那里,我有往前走了两步这才看清,坐在上面的是一个女子穿着王宫里女仆的衣服,想必这人便是那玲花了吧,她现在的三魂七魄应该都在那金尸身上,刚好,就让我毁了你这妖女。

    我刚准备拿出锁魂链就听轰隆一声整个山体都跟着摇动了起来。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以为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便赶紧向后退去,我扶着旁边的石壁才能够勉强站稳,不过还没等我弄清楚怎么回事呢就听“嗷”地一声,这一叫也是地动山摇,刚站稳的身形便又倒了下去,我刚想起身便感觉有东西向我压了过来,我一摸竟然是一只手,瞬间我汗毛就竖了起来,我用力挣扎着,道:“谁,”

    就听一熟悉的声音突然说道:“别动,是我。”

    我一听是一麟的声音便放心了很多。这时老头和神帝也出现在了我面前,山洞还是在剧烈摇晃着,老头大声吼道:“你在这干什么了,好像惊动了地底下的神兽。”

    我一脸无辜的在那摇头,山洞大概摇晃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停了下来,中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老头见山洞不在摇晃便道:“可能是那神兽翻个身吧,应该没事了。”

    我还做在地上,关健是这神兽翻个身都能搞成这样,未免也夸张了吧,我还想问问神兽的事情呢就听老头又道:“行了赶紧将它那个阵法毁了吧,一会她就追过来了。”

    我问道:“那个金尸还没有解决。”

    老头道:“只是将她给控制住了,估计一会就会挣脱,那个应该就是她的阵法吧,快点动手。”

    老头指的自然是山洞中间的那个圆台,山顶上落下那么多的石块竟然没有将其砸坏。我还没跑到圆台上老头便已经动起了手,我刚想走上圆台就听洞口嘭的一声,我转身一看大叫不好,竟是那金尸冲了进来,我也不敢怠慢赶紧祭出锁魂链,可是那金尸速度太快一下便将我给击飞了,这一击着实的厉害,足足将我击飞了八九丈远,刚好落在了那裂缝处,再多一点力气我就要掉下去了,老头他们还在继续战斗,可我实在是起不来了,不知道哪里开始往外渗出鲜血,我尽量的是自己保持理智,我可是阴气塑体,哪有那么容易死,可是我不知怎么了浑身上下往外渗血,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把我体内的鲜血往外挤,就在感觉我快要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道:“你不是我的族人,你体内怎么会有我的子民,你到底是谁,,,,不对,你好像和我的子民建立起了某种契约。”

    这几句话说的我糊里糊涂的,我也实在是没有力气说什么了,就听刚才那个声音又说道:“也罢,这些灵血是我的子民替你问我要的,无论怎么样请你善待我的子民。”

    听到这里我大概是明白了,刚才将我体内鲜血挤出来的东西大概就是所谓的灵血吧,刚才讲话的很有可能是刚刚翻身的那个神兽,神兽口中的子民很有可能是馫。脑袋所想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老头他们现在还是和那金尸战斗着玉麟似乎已经受了伤,我身上的血似乎已经向外渗得差不多了,我也慢慢的能够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面往外冲,只听吥叽一声,,,,馫竟然从我体内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