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致命一击

    更新时间:2018-01-06 23:49:35本章字数:3019字

    我当时是见过馫的模样的,所以一眼便认出来了,馫出来一定和刚才那个神兽有关系。其他的我也来不及多想,既然我现在能够站起来就赶紧过去帮老头他们,我过去后老头他们一愣,不过随即也是反应过来去抵挡金尸的招数,估计老头是被我这一身的鲜血吓着了吧。

    我向战斗的地方靠去,身体还是感觉有些不适,不过大家都知道,当生命遇到危险的时候身体上其他一些小的不适应也就能忽略了。我祭出锁魂链往里灌输阴气,谁知在管输得时候似乎有两股力量同时往里挤,我尝试着去控制一下体内的两股力量谁成想反而越来越厉害,那金尸似乎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便向我这边袭来,不过还好有老头帮我抵挡了一下,我尽量的稳住自己的身形,不过这两股力量实在是碰撞的太过厉害了,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馫突然跑到我面前,它将它那两个小触角来回的在我面前摆动,我能够感受得到它正在为我传输灵气,也就那一瞬间的事情,我身体里的两股力量便停下了斗争,我能够感受到是有一方进行了妥协。

    你两方力量停止斗争后我便感觉我的身体极其的舒服,似乎是那灵血起到了作用,我大声的咳了一声,这一咳不要紧,正在战斗的四个人都飞倒在地,好像还是我的原因,我就咳嗽了一声有这么大的威力么,我正疑惑着呢玉麟突然开口说道:“贾三 你体内灵力怎么突然这么多。”

    玉麟说完这些我便反应过来了,原来是刚才那灵血的原因,没想到能这么厉害,我心里一高兴便对着那金尸,咳、咳、咳,使劲的咳嗽了起来。嘿,这咋没用了呢,我不信那个邪,还是对着那金尸咳嗽,幸好最后玉麟把我拉走了,不然我嗓子都得咳嗽出来。

    再说那金尸,那金尸见我如此对她也是一脸的气愤,猛的便向我扑了过来,我刚想出手便见馫冲了上去,我一看忙叫道:“不好,快回来,危险。”

    馫像是没听到我说话一样,还是不要命的往前冲,我心想完了,还没开始处呢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我思考之间,馫已经跑到了那金尸的面前,金尸见状直接挥起拳头向馫打去,因个头小,馫也是十分的灵活,只见他一躲便躲开了那金尸的拳头,然后卟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了些绿色的东西。这小东西,打不过人家就打不过人家吧,怎么还朝人家吐口水,回去得好好教育教育了。

    我还想准备在战呢,就见那金尸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接着便听到馫发出了咯咯咯咯的声音,随即馫也是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我能感觉到,馫是使了它的全部力气。这…这金尸就死了。我刚想过去看一看呢,就见旁边的玲花突然站了起来,指着我们道:“竟然敢毁我的金尸,都叫你们死。”话音刚落,便见玲花拎起长剑向老头那里袭去,我能看的出来,玲花是故意避开我的,与其说避开我不如说它更怕馫。

    我发现这一点后,便故意带着馫朝玲花靠拢。刚走了没两步,我便感觉身体沉的要死,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朝我们这边压了过来,玉麟这时已经趴在了地上似乎喘不过气来,我可能是刚刚吸收了灵血的原因身体还能保持直立。

    没一会我便看到山顶上那个洞口飘下来一个白衣中年,这人人长得极其艳丽,甚至给人一种邪魅的感觉,我刚想问是谁呢,就听玉麟突然单膝跪地道:“旬长老。”

    那个旬长老看到玉麟后便笑道:“原来是侄儿啊,怎么没在瑶池修炼啊。”

    玉麟回道:“奉师傅之命下山历练,这不,碰上了个妖孽还希望旬长老帮忙处置。”

    “哈哈哈哈。”旬长老笑了几声道:“这可不是什么妖孽,这是我徒弟,你的师妹啊。她犯下的过错我回去后定会处置,你就不要操心了。”

    说着那旬长老便向玲花哪里走去,刚走到一半便停了下来道:“咦,这里怎么有灵兽的气息,难道说是那个小家伙。”

    旬长老指的自然是馫,不过刚刚的那头神兽好像是把自己给隐匿起来了,那旬长老并没有发现。

    旬长老看了我半天也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我能感觉到他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好想有一种羡慕的感觉。

    这时老头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道:“这不是旬美人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还能在这碰见你。”

    我一听合着老头还认识这人,那旬长老看见老头也是笑了一笑道:“原来是巨灵子啊,几年不见又老了很多啊你。”

    老头又道:“这是你徒弟?”

    旬长老这次只点了点头并没有说神么。老头突然冲过去揪着旬长老的领子道:“你可知你徒弟做的是多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明白,一定是你和仙界研究所那群老怪物搞的鬼,不然凭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可能养出一个金尸来。”

    老头这番话说的是义正严辞,不过那旬长老似乎并没有买老头的帐一把将老头推开道:“我并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说完这话便带着玲花离开了。刚刚老头和旬长老对话的时候我在一旁问玉麟小月他们怎么样没受伤吧。

    玉麟说没什么大事,就是褫受了点伤。

    我们几个都愣在当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这就是差距吧。现在来说对于这种事情我没有太多的感觉,就像一只刚喝完我血的蚊子我没抓住一样。

    我们都想老头靠拢,我们能够看出来老头很生气,不过我还是问了一句那旬长老是谁,老头还没说话玉麟便道:“旬长老是昆仑峰主,我们昆仑派共分为二十四峰,以瑶池为首,每一峰下又有四十八宫。而现在我们昆仑又分为两个派别,一些图谋不轨之人通过仙界研究所和将臣合作,刚才那个旬长老便是和将臣合作那一边的重要头目。

    听到这我已是明白了,合着昆仑里面是起内讧了。玉麟刚一说完话神帝便说道:“你还管别人呢,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的事情吧,两股截然不同的灵力我看你怎么处理,弄不好就怕你得废了。”

    神帝说完老头也道:“对啊,三儿,你刚刚那股灵气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没有隐瞒什么便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诉了他们,说完后我们几个也都走到刚刚那个裂缝处, 不过现在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玉麟看了一下这裂缝道:“贾三,你吸收了那灵血不会出什么危险吧。”

    玉麟话音刚落,馫突然冲了出啦,飞到玉麟面前呲牙裂嘴的,看样子它十分不赞同玉麟的观点。 

    我们几个走回姬具寝宫,玉麟他们也是逗了一路馫。回到寝宫里小月正正在照顾褫,褫这次伤得不轻,现在还昏着呢。

    神帝给褫看了一下道:“没什么大碍,应该很快就会恢复。知道褫没什么事情了我们也都各自休息去了,姬具帮我和玉麟各自准备了一桶洗澡水,我坐在大木桶里开始感受我身上的灵血,这时候馫也飘到了我旁边,似乎它能够控制那些灵血。可是我体内的阴气和灵血毕竟不是一个东西,夫妻还有吵架的时候呢,更何况这两股力量,万一哪天谁看谁不顺眼了再在我体内打上一架,我哪里能够受得了。

    我将锁魂链拿出来,尝试着往里面灌输灵气,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只要馫不帮我压制着灵血之力,我体内的两股力量便乱作一团。馫帮我压制灵血之后我便想,既然心能够将灵血之力压下去那我也应该可以将我体内的阴气给压下去啊。想到这里我也是开始运气调息想让我体内的阴气处于静止不动的状态,可是我一这样做那馫似乎不愿意了,呲牙咧嘴的在我面前使劲的摇头。不过就算馫让我弄我也不会再弄了,这压根就不可能,我的身躯便是我阴气的来源,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是不可能让阴气处于静止不动的状态的。

    不过馫既然不让我这样做可能是有它自己的打算,我也没有多问,就算问了它也没把法告诉我。 

    泡完澡穿了衣服我便过去找玉麟,看看他洗完没有,他要是没洗完就过去逗逗他,嘿嘿嘿......

    玉麟好像就在我旁边的房间洗呢,我慢慢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进去后我便后悔了,只听一声惊天的泣鬼神的喊叫,“流氓,滚出去。”

    我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这大冷天的我感觉我脸有开水那么烫。这声音把老头他们也招过来了,老头斜眼看着我道:“干什么呢刚才。”

    这……误会啊,我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这是玉麟也走了出来道:“刚才怎么了。”

    我指着他道:“还不都怪你,刚才你不是说在我隔壁洗澡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