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又失踪了

    更新时间:2018-01-07 23:57:39本章字数:3129字

    烦心的事情暂且不提,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姬具寝宫现在是不能呆了,工匠正在里面修建呢。我们在偏室吃完早饭便各自休息去了。小月非得叫馫陪他一起玩,可是馫似乎不太愿意。我回到姬具为我准备的房间里开始打坐,我刚一坐下馫便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我能感受到馫是太累了,所以我也就没在打扰它。

    我将自己的心境平稳下来,开始调整我整个身体的气息。不过我这心怎么也静不下来,总感觉身边少了什么东西,就在我焦躁不安的时候突然想到,缘婺,是缘婺,缘婺不见了,不过我也没有太担心,以为缘婺在谁那里帮忙疗伤呢,于是我就赶紧下床,不过我一个个都问了过来,他们都说没有看到缘婺,我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缘婺绝不是那种不辞而别的人。还有就是现在包、阿傍、缘婺、都失踪了,这绝对不是巧合,我感觉有人专门针对我们。

    我将我的这些想法告诉老头他们,玉麟说道:“会不会你想的太多了,包我们压根就没见过他,阿傍也是他自己走丢的,缘婺有可能是有什么事情。”

    我也没有反驳玉麟说的话,不过我敢肯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情。再加上上次妹阎王给我说的话使我不得不起疑。

    我让小月给缘婺算上一卦,谁料小月道:“刚刚我试了一下,算不出来。他们几个人的命气似乎对被人给封住了。”

    听到这我不免更加担心。

    今天是疾夫人出丧,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着急,我们过去的时候一大群人正在那哭哭啼啼,其中自然少不了那王司徒,王司徒守在棺材旁也没有怎么哭,或许这是最大的悲伤了。

    看到王司徒我突然想到缘婺就是在他家里与我们相识的,那他那里会不会有什么线索。我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原则去问了一下王司徒,王司徒见到我也是一惊道:“贾。。。。。。”

    王司徒还没说完话我便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我把他叫到外面对他道:“王司徒还要节哀顺便啊。”

    王司徒朝我拱了拱手道:“多谢贾仙人挂心。”

    我看了看他又道:“王司徒,以前那邪僧在你家是否留下了什么东西。我说完后王司徒在那思考了一会道:“东西确实有留,不过也就是几件破衣服,贾仙人是在找什么东西么。”

    我道:“没有的话就算了,你忙去吧。”

    我刚要转身离开王司徒突然叫住我道:“贾仙人留步。”

    我转头问道:“怎么了。”

    那王司徒道:“记得那邪僧刚来的时候偷偷在我府上埋过什么东西,不过我一直没有敢去看,这都有一年了,你不问我我都快忘了。”

    王司徒说完后我便告诉他:“在哪你知道么,快带我们去。”

    王司徒也没有犹豫便直接带着我们了,这次是我和玉麟一起去的,小月留在王宫里照顾褫,老头他们都休息去了。

    一路无话,转眼便到了王司徒的府邸,进门后王司徒便带我们直奔当初那邪僧埋东西的地方。我们到了那里之后也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同,我和玉麟用了几个法术将地面凿开,很快里面便露出来了一个方盒子,这盒子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盒子了,想必这就是当初那邪僧所埋之物,我们将那盒子搬出来,盒子刚一落地玉麟便使劲一掰,我还没来得及阻止那盒子便打开了,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我都没什么反应了呆呆的愣在原地,幸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不然躲都来不及。

    不过这事倒也奇怪,玉麟并不是鲁莽之人,这次怎么会如此心急,我问了一下玉麟道:“玉麟,你没事么事吧,是不是昨晚累着了。”

    玉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箱子,表情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箱子一出来我就想打开它。”

    照这样说那就是和箱子有关了。

    回头再来看那箱子,到现在看来,箱子里似乎没有什么危险,里面只有一团红布,那红布里似乎还包着什么东西。我不打算在这里打开,第一这里人比较多,如果发生什么危险怕不好控制,在一个如果里面有什么不能让凡人知道的东西的话就不好处理了。于是我便对王司徒拱了拱手道:“好了王司徒,麻烦你了,这箱子我就拿走了,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那王司徒也没有说什么便让我们拿走了。

    我将那盒子抱回姬具抱回姬具的寝宫,回到寝宫时都已经是中午了,我将盒子放好之后便将老头他们都叫了过来,我看了一下褫,褫这个时候也醒了过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褫走到我们面前道:“小仙家中还有事情要处理,这就要告辞了。”

    我也没有阻拦褫,毕竟人家有自己的生活要过

    褫离开后我又将这盒子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老头他们说了一遍,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老头看了一眼那个盒子道:“打开吧,看样子也没有什么危险,我也没有犹豫,上前便将那红布掀开了,我是第一个看到的,被吓的一激灵,里面竟然是一堆白骨,虽然我是鬼吧,但是这白骨还是我第一次见呢,小月走到红布跟前对我说了句没出息,随后她也是拨弄了一下那堆白骨道:“你们说这白骨会不会是缘婺的呢。”

    小月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你说你把这话说了你让我这个主角咋弄啊,我咳嗽了两声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小月瞥了我一眼,似乎是一脸的嫌弃。

    老头这时插话道:“如果这是缘婺的遗骸的话,那想要找到缘婺就简单多了。”

    我问道:“简单,怎么个简单法。”

    老头说道:“这是个人都恋家,是个灵魂就会有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欲望,就利用这一点便能让缘婺和他的遗骸建立起联系,我们顺着这种联系便能找到缘婺。”

    还别说,老头这方法听着还挺靠普,我也没有在等便说道:“那赶紧开始吧。”

    我说完话便盯着老头,老头看着我道:“你说让我弄啊,这么可能,我可是一虚体,不可能完成的。”

    “什么,你没法弄。”我大声吼道。

    老头道:“对我现在是虚体没办法摆法坛,自然是弄不了的。”

    老头刚一说完话我就便将目光转向小月和玉麟他们俩那了,因为现在有实体的也就只有我们仨了,我又不会,那么现在就只有指望他们俩了。小月见我望向她赶忙摆手道:“不行的,我不行我也就会算卦。”

    玉麟也忙跟着解释道:“我也不可以,昆仑有门规,不得摆法坛。”

    我还没开口讲话呢玉麟又说道:“三儿要不你来做这个法坛吧,需要什么东西,要怎么做巨灵子前辈一定清楚得很。”

    我!我可从来没做过法坛啊,我看着老头道:“这法坛难不难。”

    老头道:“不难,简单的很。”

    闲话也不多说,我们按照老头的吩咐开始分头去找东西,没一会这法坛也搭建起来了,老头开口向我介绍法坛,老头道:“着法坛共分为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形式和步骤基本都一样,不一样的是本神,这最低级的阶段称为地坛,这地坛是以这世间为本神,威力较小,接着便是天坛,这天坛顾名思义是以天为本神,最高境界为道坛,是以这大道为本神。今天咱们就开一个地坛。”

    说话间,老头也是将东西给摆好了,我看着这桌子的贡品道:“这样就好了,我该怎么做啊。”

    老头道:“你首先要感受到整个场的气。然后再以你为中心将这些气引导到这法坛周围,当法坛周围的灵气高到一定地步的时候这第一步便是成功了。”

    老头话音刚落我便开始感受周围的气,当我的心慢慢静下来的时候我便能够感受到了,我想让那些气往我这边来,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啊,我叫它们它们也不理我啊,我就使劲,使劲,再使劲,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团不知名的气体。。。。。。。。。。啊,从我身体里释放了出来。啊,对,我很尴尬地放了个屁。

    我这脸也是瞬间红了起来了,谁还没有个急事啊,他们几个倒也没笑,都愣愣的看着我,我道:“失误,小失误。”

    排完浊气着身体也是轻松了一些,我再次的闭上双眼去感知这些气,不过我还是没有什么办法让这些气流动起来,本来刚才想问一下老头呢,结果被那一个屁给憋回去了。老头见我半天不说话便道:“三儿啊,你记着,这世间无非就是阴阳二气,所谓的灵气不过就是比较纯比较浓的阴气或阳气罢了,阴阳二气不相容,开法坛不一定非得用阳气,只要是灵气便可。”

    老头说完这话我也是立刻明白了过来,这阴阳二气不相融,我可以将自己周身的阴气提升到一个极纯的地步,这样既可以排走阳气,也可以吸收更多的阴气。想到这里我也是抓紧实施起来,我将我体内的阴气不断的往外泄,就在我感觉周围阴气纯度差不多的时候我体内发生了一件怪事,这件事情也改变了我日后的修炼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