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大战(二)

    更新时间:2018-02-12 15:59:45本章字数:3017字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求生的本能便爆发出来了,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向锁魂链里输送灵力,不过这也确实发挥了作用,我那锁魂链被灌输完灵气后便越发的紧实了,巨灵溪疼的实在是受不了那一拳也没有挥出来,我借此机会便赶忙从巨灵溪头顶翻过,还未站稳便将锁魂链猛的向后一扯,这一下也是重重的将巨灵溪摔在了礁石之上,不过这尸化后的巨灵溪身体的强硬成度确实可怕,这一摔不仅没有将其摔伤而且还让巨灵溪挣脱了那锁魂链,我一看要坏事正思索着怎么办呢突然一阵强大而又熟悉的阴风袭来,你问这是谁,正是那阎王匆匆赶来。

    我见阎王赶了过来便松了一口气,但当我在仔细看了一眼后心便又提到了嗓子眼,这妹阎王不是自己来的,还把小月,宝俊宝才都给带来了,我有往他们身后看了一看,幸好天儿没有跟过来,我赶忙将阎王拉到一边向阎王说道:“阎王,那个巨灵溪.......”

    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妹阎王道:“我知道了。”

    巨灵溪想必也是感受到了妹阎王的气场没敢轻易过来,而妹阎王连正眼都没看他一眼直接一掌拍了过去,这一掌迅速且无声无息,只听得礁石那边一声惨叫。

    我楞在那里半天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高兴。阎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啊 将臣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啊,一会如果遇到将臣我们会不会像巨灵溪那样说没就没啊。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阎王叫了我一声,我也是回过神来,当我再次看到小月的时候我便向妹阎王问道:“阎王,这里这么危险你怎么把他们几个带来了。”

    妹阎王看了我一眼道:“回头再给你解释。”

    紧接着妹阎王又望向小月道:“小月你先在这里照顾麟翼和巨灵子。”

    小月道了声知道了便去照顾他们俩了,妹阎王招呼上我和神帝,又将宝俊宝才带上使了一个避水咒便将我们引入水中,在我们进水之前妹阎王向我们交待了几句话,道:“遇水则进,遇洞则钻,两洞相遇选其左,不至涧底不罢休。涧底自有神人在,至死方休救玉佛。”交代完后我们便进入到了水中。

    我们进到水中后的行动真就如那阎王所说一般,我们在水中的确找到了一个入口,也发现了那两个洞口,我们依言向左边那个洞口游去,大约游了一炷香的时间便见了底。如果依照那言语,这到底后我们只是能够见到一神人的,我本想说在这等一等,谁成想妹阎王向我们招了招手便向更深处走去,原来这涧底通着一条甬道,这甬道也就一人多高,我刚好能通过,因为常年被海水冲刷摸上去极其的光滑。我们几个一次而入,阎王打头,神帝垫尾,把我和俩孩子夹在中间,这尊老爱幼我算哪头的啊。

    走了大约有一两里路我们便走到了一个大溶洞内,这溶洞也好生怪状:本应有水却无水,烟雾自生绕高缘,上有尖笋梁上悬,下有圆池应光华,左右逢源宝珠嵌,七洞幽深有内涵。

    走到这个地方面对这七个黑洞阎王也犯了难为,正当我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喊叫:“三哥,是你们么。”

    我一听,这,这不是阿傍的声音么。我赶忙应道:“是,是我,你在哪。”

    话音刚落有一人便从那最正中的洞穴内走了出来,我一见果然是阿傍,我赶紧上前问道:“你这几日到底干什么去了。”

    阿傍见阎王来了,赶忙施礼,礼毕后便将我们拉到一边对我们讲道:“上次我汇报完包的事情后阎王(兄阎王)便叫我帮他去取一文书,刚出门槛便被一阵迷香所祸,不知怎的被人迷至暗处一掌击晕,醒后便被移至这洞中来了。”

    这么说来那兄阎王已投靠将臣了。

    不等我多想阿傍又接着说道:“来到这后我便见到一尸,后来才得知是将臣,他似乎在研究什么东西,需要用到我们身上的神力,缘婺和包似乎也是待封的阴神,现在正被将臣拿去做什么东西,我趁他不在便逃了出来。”

    “缘婺果然也在这里,那照这样说来他们俩岂不是很危险。”我赶紧说道:“阿傍,你既然能出来就必然知道进去的道路,快带我们过去。”

    阿傍看了我一眼道:“此地变化多端,我也不敢保证按原路返回就是正确的。”

    阎王这时道:“你只管带我们进去,但凡遇到的无非是些阵法,只要破了那阵法便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得,这就是强者。

    阿傍头前带路,我们跟着阿傍往前走,一路无话,转眼之间便走了有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可以说是静的出奇,周围没有一点的异动,阿傍走到这里便停了下来道:“看来我们运气并没有那么好,这道路肯定是错的。”

    听完阿傍说的之后我也没有反驳什么,我想了一下道:“我们先看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异样的灵力波动。”

    我说完后大家便分头开始找了起来,我和妹阎王向和他们相反的方向行走,边走我边说道:“妹阎王,你有没有觉得阿傍很是奇怪。”

    妹阎王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我又接着说道:“阿傍既然从里面走了出来必定能够对出来的道路有所记忆,就算对道路的特征没有什么记忆那么对出来的时间肯定能够把握一些吧,而我们刚刚走了那么久阿傍却并没有察觉......”

    我话还没说完妹阎王便向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妹阎王继续向前走着,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或动作,看来妹阎王也早就开始怀疑阿傍了,过了一会我们几个便又聚到了一起,阿傍率先开口道:“我这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灵力波动,你们呢。”

    我们也都一起摇了摇头,妹阎王道:“要不在往前走一会吧,如果还是走不到头的话就试着将墙壁打穿。”

    这个决定有些奇怪啊,要打穿墙壁现在就行动啊,何必在等啊,这疑惑放在心中我并没有说出来,我们继续向前走着,又走了一刻钟的功夫阿傍突然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不动了。

    妹阎王在此时却笑了笑道:“呵呵…这就是你要引我们来的地方么,也不怎么特别啊。”

    阿傍这时也是一反常态的大笑了起来,道:“不愧是阎王啊,看来你早就看穿了啊。“

    妹阎王道:“你将我们引到这里来想干什么。”

    阿傍道:“哈哈......想干什么,一会你便知道了,好好享受将臣大人给你们带来的礼品吧。这个劳什子就还给你们了。”

    阿傍话音刚落便瘫软了下去,就在这时妹阎王突然伸出了一个阴气合成的手,似乎在抓什么东西,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那手便缩回来了,妹阎王道:“赶紧将阿傍扶起来,作孽的是这个东西。”

    说话间妹阎王便将她手中的东西给放了出来,当然在放他出来的时候我看见阎王捏了一个咒,想必是防止那东西逃跑的。

    我们仔细看了一下,这是一个小伙子的残魂,残魂都算不上,应该说是只有一魄,而正是那一魄控制了阿傍。

    妹阎王没有多言语直接向那魄说道:“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是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二就是我现在就把你这一魄给灭了,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那青年被吓的瑟瑟发抖,他打着哆嗦道:“好,你问,我都说,我都说。”

    妹阎王接着说道:“第一个要问你的--这是什么地方,你带我们来这干嘛。”

    那青年说道:“此地是一个阵法,是将臣专门找的一块地方,而且那个阵法似乎也只能在这一个地方启动,你们现在已经是走不出去了。”

    那青年说完后我便尝试着向外走了一下,结果却实如此,我走了几步便又不知不觉的绕回了原来的地方。

    我正要问那青年有什么破解之法妹阎王有开口问道:“你最近有没有见到一络腮胡子男人来过这里,还有将臣在这里再搞神么。”

    那青年赶忙道:“有,确实……”

    那青年话还没说完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妹阎王懊恼的攥了一下拳头,我问是怎么回事,妹阎王道:“那将臣想必是发现了,这青年应该是和将臣立过契约的,所以将臣可以随意决定他的生死。”

    听到这我变打了一个冷颤,妹阎王过去看了一下阿傍,又施展神通将阿傍少的那一魄给招了回来,妹阎王道:“等阿傍醒来吧,还好他是有神位的人,魄不离体半寸远,等他醒来我自有办法出去。你们不要着急。”

    这样看来阿傍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我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是放了下来。这时我又看向宝俊宝财,不知道这次妹阎王带宝俊宝才来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