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大战(五)

    更新时间:2018-03-01 13:16:16本章字数:3048字

    我和妹阎王一同坐在阵法之中,妹阎王起符,这阵法便形成了。阿傍他们三个仍然在小心的往外输送灵力,妹阎王像刚才那样又重复做了一遍,我这边也是时刻准备往外输送灵力。

    妹阎王将那一套流程做完后便向我道:“三儿,往外输送灵力。”

    妹阎王话音刚落我便赶紧往外输送灵力,因为刚刚准备好的缘故所以我灵力传送的也十分的及时。

    妹阎王将引导那些灵力去冲撞将臣所设下的那个阵法,进行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我便感觉到了一股及其强大的气场,不用说我也能猜到,这肯定是因为将臣所产生的。既然将臣还来阻止我们就说明将臣想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到。

    想到这我也是赶紧加大灵力的输送,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气血开始往上涌,浑身的血液就像是在倒流一样,我赶紧想办法稳住心神,不过还没等我想出办法我便噗的吐了一口血出来。妹阎王见状赶紧道:“三儿再坚持一下。”

    妹阎王现在正在吃力的支撑着阵法,她现在相当于一个走廊,链接着我和这个阵法,相比而言妹阎王更加难掌控一些。我将嘴里的血往外吐了吐,让嘴里血腥味不至于那么浓。我又加大了灵力的输送量希望早一点结束这场无声的战斗。

    这样力量上的对持是让人最难受的,还不如到外面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呢。时间越来越久,我的心情也是越来越烦躁,好像有股气一直停在我嗓子眼里,就在我精神马上到达边缘的时候就听嘣的一小声,为什么要用小声来形容呢,因为刚刚那声音确实很小,小到你不在意听就几乎听不到。那声音响过之后我们便又身处海水之中了,刚刚那些洞穴墙壁也都消失不见。落水之后妹阎王也是第一时间施法将我们送到了岸上,这时宝才宝骏都已经昏厥过去了。阿傍也几乎到达昏厥的边缘了,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神帝自然是什么事情也没有,我刚刚也几乎要昏厥过去,不过我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神珠在我体内及时的释放了一股力量,这才稳住了我没让我倒下。

    我看了一下宝才宝骏,确定没事后我便将他们抱向老头那里,老头他们在结界里睡的正香。我将宝骏宝才放到那里后也是将小月给惊醒了。小月醒后我看着她笑道:“心可真够大,这都能睡着。”

    小月见我们上来后道:“我给你算过了,你没事。”
 “哎呦,小姑娘,几日没见本事见长啊。”我打趣地说道。

    小月听后便道:“那是,本姑娘可是......”

    小月话音未落就听海水哗的一声溅了起来,老头也不知什么时候醒啦的开口道:“将臣来了。”

    我一听这话,赶紧站起身来向阎王那边靠拢还没等我走两步妹阎王便用一阵气流将我推了回来,对我道:“不只将臣一个人,我来对付将臣,你们合力对付那些虾兵蟹将。”

    什么,虾兵蟹将,对我们来说是虾兵蟹将吗。

    我退回老头他们身边对老头道:“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先走吧。”
 老头还没说话便听有一人道:“想走,哈哈哈哈哈......今天你们怕是一个也走不了了。”
 说话的人并不是将臣,只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白衣男子,那白衣男子向我们这边飞来,并且故意绕开妹阎王,看来他是挺怕妹阎王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那白衣男子已经快到我们跟前了。就在这时小月突然扯着我的衣袖道:“这不是那玲花的师傅旬长老么。”
 我定睛一看果真是他,看样这个旬长老是真的背叛了昆仑,投靠将臣去了。我见他快到跟前了道:“妹阎王,赶紧收拾了他。”

    妹阎王并没有搭理我,而是静静的站在大海边,海风吹动着她的长发,浪花……咳咳…

    看样妹阎王是要全身心的对付将臣了,不过现在最怕的就是兄阎王也和将臣在一起。既然妹阎王要全身心的对付将臣我们自然不会让这个旬长老在过去捣乱的。

    老头现在自然是动不了的,我让驎翼设下了个结界用来保护老头。驎翼向我介绍过,神兽所设的结界是极其坚强的。所以老头在结界里我也是十分放心的,只要将臣不去攻击那结界,老头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

    现在我们这边的战斗力有妹阎王、我、神帝、驎翼、小月。妹阎王专心对付将臣,我们几个要将那旬长老纠缠住。目前对方似乎只有将臣和那个旬长老。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这边还是占有优势的。

    妹阎王还是站在海边没有动,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妹阎王一定有她的事情要做。我也是赶紧集结众人将那旬长老团团围住。

    旬长老见装便笑道:“哈哈哈.......你们几个毛头小子还想困住我不成,今日你身上的开天之力和那饕餮兽我都要了,哈哈哈哈哈......”
 那旬长老话音刚落便向我袭来,想必他也是看我修为最浅才来攻击我好从我这边来寻找缺口。我自然是不敢给他靠近我的机会,我迅速的将锁魂链祭出,并将锁魂链伸长向旬长老那里打去。那旬长老自然能看出锁魂链上蕴含着开天之力,所以也不敢轻易的去用身体来抵挡。他从袖中拿出了一把玉扇,此扇一出那旬长老周身似乎都闪耀出了光环,他将玉扇抛向空中,口中默念咒语,咒语一毕那玉扇便向长了眼睛似的抵挡这我的锁魂链,我也不甘示弱将锁魂链舞动的虎虎生风。驎翼和神帝也没有闲着,各自都施展神通来干扰着旬长老。小月的攻击方式比较特殊,刚开始我也没太明白,后来她才告诉我这也是她看完拿书之后才悟出来的。小月以攻击人的命数为主,攻击其身上关节处的命数限制其行动能力。那旬长老最害怕的似乎便是小月的攻击,虽然小月攻击的成功率非常小,但是一旦攻击到那旬长老想必旬长老便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了。

    我们四个人的攻击及其密集,就在我庆幸那旬长老坚持不了多久的时候就听轰的一声,那真是海水冲天龙飞腾,万亩硬田获甘霖,麟臂赤头乾坤立,冥海神枝那将臣。

    虽然我一直抱着随时见将臣的准备,但是将臣出来时的气势还是把我吓了一跳。将臣一出来也表示妹阎王和将臣要开打了,也是因为将臣的出现是我们原本紧凑的攻击停止了下来,这也就使旬长老轻松的离开了我们的包围。只见那旬长老迅速的跑到将臣那一边,向将臣鞠了一躬。

    旬长老跑道将臣身边后我才仔仔细细的将将臣看了个遍,将臣高有一丈多,身着银色冲天铠甲,赤头红眼,十分的威严,当我看到将臣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的时候我的心境一下便被打乱了,我赶紧转移视线,不再看将臣那双眼睛。

    此时妹阎王也已飞向空中叫道:“将臣,你可知道你已触犯了这大道道。”

    将臣看向妹阎王道:“你哥都能想得明白你为什么就这么固执呢。你们在盘古那口浊气里生活了几千几万年,这大道恐怕早已就忘记你们了吧。想起你们的时候拿来用一用,不需要了便又将你们丢到一边,然后又是几千几万年,这种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生活你难道还想再过下去么。”
 妹阎王突然仰天大笑道:“将臣,我想你才是想不明白的吧,你和我都一样,都不是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不可,少了你我大道也会正常的存在下去,大道将我们忘记!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我们这些人有多重要啊,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将臣哼了一声道:“好个冥顽不灵的阎王,我也不想与你纠缠,今日乖乖的让我离去我便饶你一命。”

    “哈哈哈哈......”妹阎王又笑道,“今日谁死谁活还说不好呢,我说过,别太高看你自己了。”

    妹阎王和将臣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天已经漏出些许的光亮了,这一战看来马上就要开始了,一想到这我也不知哪根神经又犯抽抽了,竟突然冒出一句:“赶紧过来受死。”
 这话一出我也是后悔万分啊,这,这是怎么了啊,所有的目光都向我这边看来,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将臣看着我道:“你就是那吸光阳间灵力那小子吧,怪不得口气那么大,还有刚才那阵法被破也有你的功劳吧,说来咱们俩也有过几面之缘,算是老熟人了。”
 呸,谁跟你是老熟人啊,当然这话我也就只敢在心中嘀咕一下而已,毕竟我还没有那么想死。

    妹阎王见状便道:“将臣我给你两个选择,一将你所研究出来的东西留下你走,要么就让你和那东西永远的留在这里。”
 将臣听后奸笑了几声道:“好,今天我就看看你怎么让我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