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到画室

    更新时间:2017-11-13 17:43:03本章字数:1532字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想起那些努力忘掉却忘不掉的事情,那个注入我所有青春和所有感情的年纪,每到想到这一些总是会在自己内心低声窃语:再见城子域,再见豆妈,再见,再也不见。

    十八岁一个犯了罪再也不受法律保护的年纪,一个青年到成年的界限,一个最应该奋斗的年纪,一个最爱玩的年纪。

    那一年我即将步入高三,迎接为期一年的魔鬼式学习,我选择了辍学,我想了好久才骨气勇气把电话打给远在他方工作父母,我以为他们会臭骂我一顿,得到回应只是淡定的嗯哼一句,没有责骂没有安慰,反而让我把电话给了和我在老家相依为命的奶奶,我回到自己的卧室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尽管兴奋却又不能表现出来,装作一种对学校恋恋不舍的样子出来。第二天我醒来父亲在屋子外面和奶奶聊天,看到父亲的的时候我的内心说不出的滋味,总是多了一些愧疚。父亲从我出生那天起就从没动手打过我甚至连凶都很少,和蔼的父亲此时在我眼中却害怕极了,我每说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担心着下一秒巴掌排在我的脸上面。

    你收拾一下行李跟着我走吧。

    我不敢拒绝,抓紧抓慢的去收拾行李了。我知道这一下我的北上广深闯荡的机会没有了。

    从家里到父亲工作的地方坐火车需要大约十多个小时,一路上我都没有怎么说话,应该是愧疚吧,愧疚的不敢面对这个人。

    我不止一次来了这座城市,我对它的印象不好不坏,倒是有一种向往城市的感觉。看着街上的人不紧不慢的生活,让人憧憬这样的生活,又看向刚把我送到家里就给我讲了一句一会让你妈妈过来陪你就去商店工作的父亲。我并不懂事也会伤心难过,也会心疼,心疼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吃晚饭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帮我在老家学校保留了学籍给我在锦州找了找了画室学习绘画,他们还是希望我能考上大学,在他们眼中有文凭就能不像他们这么累,坐在办公室不用像他们一样拼搏吧。我没有和父母争吵,反而对画室多了一些期待,这和我一天前的想法极其矛盾,或许我并不是想退学只想换个环境换一个活法吧,就这样我蓄谋已久的辍学就这样被我父亲的一句话瓦解了。

    而我今天奔三张了,那一年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一年,至少是到今天一来那一年我到现在都不能忘记,总是说活在回忆中的那些人是因为今天过得不如意吧,或许吧,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换做谁也会想念那个本该紧张却让你无忧无虑的生活吧。

    转天我在父亲的陪同的下去了画室,初到画室看到了至今还在影响我的张老师,稀疏的头发,黝黑的皮肤,还有他那下巴那一竖条胡子,给人一种滚刀肉的感觉。

    在画室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郭大林,他比我早来几天,门牙外凸,胡子拉碴,嘴巴好像永远闭不上,后来他把自己头发剃成了卡尺,张老师开玩笑的说了句9527,后来就在没有人喊他的名字了,27,7哥,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他叫郭大林了,如果不是我想努力回忆起来,我想我也忘记郭大林这个名字了吧。

    我第一眼看到他,他自己一个人坐在隔壁小屋子里面正在画圆,不对应该说是在画球,圆是平面的,而球是立体的。我呢,张老师简单的告诉我如何画线条之后给了我本素描书,让我去画正方体了,我不爱说话,27先给我说的话,我画了好几天了还在画几何形体,我反问道这很难吗,看着不难啊。他就像是大师一样给我说,看到外面那小子不,和我一天来的,现在出去画静物去了,得看你个人的天赋怎么样,看你什么时候开窍。

    我对27第一印象并不太好,是装犊子还是性格呢,也或许是我自己的性格问题,也或许是我嫉妒,我也搞不清楚我在嫉妒什么,好像他并没有比我出众的地方,那就是我自己的内心的小鬼在作祟吧,至于是什么鬼活鬼还是死鬼,又或者是其他什么鬼,我不想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在认识27不超过十个小时我就深深喜欢上这个嘴都闭不上的糙汉子了,我也就不会想他好或者坏,我比较极端我的朋友都是好没有坏,哪怕是他杀人了,我相信那他肯定也有非这样做不可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