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子域

    更新时间:2017-11-13 21:33:22本章字数:2029字

    在画室的日子是快乐的,比起在老家山东的寄宿学校比起来,更多的是自由和向往,多出来的是课余时间,向往的是不用每天无时无刻憋在学校里面,哪怕吃个饭每天都是一样的生活,我并不叛逆去向往自由,八月底画室准备外出写生,不同于其他画室写生,我们画室写生不会去什么大部分人都会去的地方,我们去了秦皇岛一个还未开发的农村城子域,他的名字和他的环境一样优美,整个村子古风朴素,几乎八成以上的房屋都是上一辈留下来的,村子里面唯一的小卖部村长家,唯一有车的村长家,首富我相信也是村长家,我们在城子域呆了整整一周,这一周时间我们把村长家的小卖部几乎搬了一个干净,我们第一天去要什么有什么,最后一天晚上要走了,去买吃的,要啥没啥几乎都断货了。

    我们算上老师共22人,当然不算上黑山的画室,我们老师张老师,后来我们在背后都悄悄地叫他岩子,他和黑山杜老师是铁子,每一次外出写生还是参观我们和黑山画室总是在一起,黑山是锦州下的一个县城,黑山画室大部分都是农村的,自然懂得比我们要多的多,尽管我老家也是农村的,但我或许是智商低吧,总是慢他人一步,我们刚刚到城子域的时候前方水淹了我们过不去,我们看着黑山画室那群人挽起裤脚,脱掉鞋子就走了过去,剩下我们画室的人凌乱在其中,我们并不差,只不过想不到这种解决方法而已,在城子域的七天也证明,我们和他们在一起玩也只有挨欺负的份,没他们会玩,也玩不过他们,不过值得我们庆幸的是我们没有任何人出任何危险,当然是因为不会玩,而黑山画室呢,一个脚被玻璃碴子划出了大口子,在秦皇岛医院呆了七天,另一个不会游泳偏偏往深水区那边去玩差点被淹死,这些事情一直是我们在一起嘲笑他们的话柄,倒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是真的滑稽。

    而在这个地方呢,我也没有害怕高三之类的紧张压力,毅然决然的找到了我的初恋李优清,一个可爱到每次笑我都会沉迷的女生,一个现在我看到连话都不会说的女生,一个我也不知道忘没忘但确实看到他表现的淡定内心波澜的女生,女孩吧,我看来她更像是一位小孩子,或许是我太小总是装作大人样子对她关心,又或者是我的关心不够,我想应该是后者吧。

    城子域的七天不只是让我结束了多年来的单身,也让我这么不善于交友的人交到了几个到现在还没断联系的朋友:常宽,黄杨,任衫浩,还有我彭林,在此之后的日子里面形影不离成为我们的代名词。

    黑山画室那个把自己脚划了一个大口子那个小子叫大驴子,他的真实名字是什么从来没人叫过,我们只知道他的外号大驴子,他们画室还有一个女生叫李思宇被杜老师起外号二驴子,可能是因为脸长吧,岩子给我们讲过二驴子的故事:二驴子妈妈给杜老师打电话,问杜老师李思宇最近画的怎么样。杜老师一直在问谁啊,画室没有李思宇这个人。马尾辫脸长长的啊。你是说二驴子啊。对对二驴子。我一直很不明白杜老师为什么要给人一小女孩起二驴子这个外号,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给一个女生起这个外号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我们到了的当天张老师带我们去熟悉环境,在村子外面有一河套,村子里面人洗澡洗衣服都在这里,从河边往里十米左右都是很浅不过腰的深度,十米之后瞬间深到两到三米,岩子说我们可以在这里面玩,但是不可以超过那片区域,水很清可以看的到那条明显的界限。

    我们又一次被黑山画室的人深深虐了一遍,我们放好行李就准备去河套那边玩,总归是一个爱玩的年纪,在和黑山画室互相不熟悉的情况下我们就把水破向他们那边,当他们人陆陆续续来了的时候他们几乎人手一把呲水枪,奔跑进来冲着我们就开始喷我们,我们只能把头回转双手往他们那边撇水,结果可想而知,我们的射程撑死三米,他们站在五六米之外对着我们,就像是屠杀一样,我们做着无用功的事情。

    玩累了我和任衫浩我们在一起憋着一口气身体不动试着看谁能飘起来,只要身体不动能憋多久就几乎能再水上面浮多久,不想玩了就找更浅的地方做在水里面聊天,但我们不会去河套南边靠岸那一边,根据我多年来经验来说那个部分多半玻璃碴子多,那一边上不了岸,距离岸边海拔差着一米多,站在那个边上岸边的高度能把你遮的严严实实的。

    大驴子走向那边我和任衫浩劝他:哥们那边估么有玻璃碴子啊。没事,哪里有玻璃茬子。

    话音刚落就听到大驴子叫了一声,自己走上岸边来,脚底半扎多长的口子,血留个不停,杜老师刚好也在河套这边,拿着纸巾简单的包住伤口背着他就去村长家里面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大驴子在医院呆了七天,缝了好几针。当时还不熟的原因吧,我们并没有多提这个人,接下来的七天差不多把这个人忘得干干净净的,都不曾想起有个人把自己脚给划了一个大口子。

    我和我的初恋在这次去城子域之前可以说关系也算可以,也算不可以,只不过他家和我家方向一样每晚都会一起走回家,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怎么会和她在一起,不后悔只不过有一些惋惜,惋惜的不是失去,惋惜的是没有认真吧,惋惜自己啥也不懂,就是简单的喜欢那么简单,那个时候在一起是多么的纯粹就是喜欢,而今天呢?没钱不敢谈朋友,没有一个好的工作不敢谈朋友,我已经很苦了我不想再拉一个和我一样过着这样苦到心底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