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子域野山

    更新时间:2017-11-13 21:34:55本章字数:3700字

    李优清呢她本来是不会和我在一起,也不可能在一起,那几天正赶着她和她的好朋友韩安雯闹矛盾了吧,她和其他人也还没有那么熟悉,每晚我们一起回家,到了城子域自然而然的我们每天有大多时间在一起接触,她留着蘑菇头,上身瘦下身胖的类型,李优清每次来找我去外面溜达溜达我也从不拒绝,我不想拒绝却也想留在家里和他们玩,杀人游戏,510k,之类的纸牌游戏。我们走在路上话也很少几乎不怎么说话,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像是一个话痨一样和她有讲不完的话。每一次都是她开口,聊一些感情磕,聊画室其他人,谈理想,说梦想,她开口我便和她讲我自己对未来或者现在的看法,她不讲话我也就在旁边边走边看周围的景色。我们没有像电视剧里面一样,谁表白?谁告白?谁这几个字我都感觉自己羞耻心蹦在我的身体外面,我们就很平淡无奇的慢慢的牵手到最后的在一起,当然所有的初恋都会是以失败而告终,在我以为我和她会有未来的时候我们也就互相离开了对方,我来到了南方,他还留在东北。

    我们经常坐在我们家门口,我们把在城子域住的村民家也叫我们家,我们家门口是一条小溪,小溪边是石头垒起来的像城墙一样的形状,我们经常坐在那边,每当晚上坐在那边就总会听到村长家附近的那座石桥传出的口琴声音,那是村长儿媳妇吹出来声音,不好听却极其美好,生活在算是贫困山区的这个地方还保存着自己的一份艺术梦。

    对这个地方到现在还在想念是在离开这个地方之后,回忆和我那些朋友在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想发生却又没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却又没有结果的事情。

    我们四个加陈杰我们五个住在小溪边对着大山这个家里面,尽管是五个人住在一起,在走了的时候我们四个变成了好朋友对陈杰我们却还是没有有太深的了解,陈杰是我同学,我陈杰,27,还有一个女生我们四个九月份开学在同一个补习班学习。我对陈杰最深的印象就是在城子域的七天第一天下车淌水没有脱鞋子,而他自己又只带了一双鞋,在城子域的七天他也就在床上呆了大约五天,有两天是因为爬山他穿着自己的湿着的鞋子,没有集体活动他就自己躺在床上,在或者穿着我带的拖鞋在外面独自溜达几圈,总体来说在家躺了五天。去村长家吃饭也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大部分都是我们几个给他带回来。要说我们张老师最害怕谁,那肯定就是陈杰,害怕陈洁出事,在画室陈杰一周最少三天不能去上课,心脏病高血压,有时候画着画突然就说不行了,我们赶紧给他送回家,也许这种性格这种身体才能成为艺术家吧,校考的时候陈杰考试 鲁美的油画系校考全国第七名,我前些天见到他,也俨然变成了艺术家的样子,穿着大皮鞋,头发留的比女生还要长,胡子都可以系一个皮筋。多年后看到他这个样子着实给我吓得不轻,从他身边经过我都没认出来,他要是不叫我,我也不会想到他是陈杰,那个病秧子陈杰。

    对于青春我没有过多需要留念,对于大学我也没有珍惜和回忆,我的青春就属于这简短的一年时间,奋斗和欢乐给予一身的回忆。

    原本常宽和我并不太熟,甚至我会感觉他有点高冷和难以接触,在城子域某一天下午,任衫浩和黄杨去黄杨对象黄娇娇家里面打牌去了只剩下我和常宽在一起,原本我是想去韩安雯那边和27他们几个去玩狼人杀,我不知道常宽和韩安雯之间因为常宽女朋友的事情闹下过矛盾且还较深,常宽给我讲想喝点酒我就留下陪他,我也是那天下午只剩下我们两个喝酒他才给我说的,那次喝酒差不许多也就是我酒桌上的巅峰了,两个人喝了易拉罐瓶装的雪花四箱,除了有尿意之外并没有想象的哪种醉意。他在酒桌上给我讲了很多,我也就知道他刚刚被她相处一个多月的女友刚刚分手。前些天常宽来武汉旅游,我陪他玩了好多天,我们聊起那个时候的事情面色露出的总是尴尬,尴尬自己的矫情和无知。

    那也是陈杰到城子域后第一次走出家门,还是在常宽的各种哀求之下,喝的不多却又装作一副醉酒的样子出来,两个人都哭了,常宽哭是因为刚刚结束自己的初恋,而我呢我不知道,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平凡日子过久了希望过的坎坷一些,总是以为大哭一次就坎坷了,装作醉酒的样子就算被李优清进来找我看到我偷拍下来我自己知道却又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恋爱两次就结婚的我想起来每一次追求之前都会喝一些酒,第一次是怎么喝都不醉却又装作最久的样子,第二次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喝了一杯白酒就醉了且弄得自己眉毛边缘至今还有较长一个疤。大概就是因为我是怂人吧,酒壮怂人胆。

    在城子域每天晚上都会喝酒,每次喝都是往死里喝,我也是在临走前一天喝了酒之后和李优清在外面溜达时手就不自觉的牵在一起,连一句最简单的“做我女朋友可以吗“都没有说。。

    我和常宽两个人一个在床东边一个在床西边,床的中间放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上面乱七八糟甚是不能入眼,而那时已经顾及不上许多,常宽边喝酒边哭,哭诉为什么要分手,现在说起来当笑话一样听,甚至是我们嘲笑他的资本。而当时确实我认为的最真挚的感情流露,我或许是被常宽带的吧,看着他那样难过我也就能哭就哭吧,看他自己一人哭我也过意不去不是吗,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李优清进来找我的时候看到我们两个人正在像孩子一样他趴着哭我坐着哭,为什么都没有问就把我们拍了下来,我自己是意识清楚的,我也知道她在拍我们,但我不知道常宽此时,我呢可以组织把我们两个的丑事拍下来,却又怕担上一个装醉的名头,在她那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那时我便已经对她有了多许的喜欢。我以为她拍完会来安慰我,当然我只希望他安慰我,尽管我们两个啥也不是,不是情侣不是夫妻只不过是玩的较好的朋友,我还是希望他过来只是安慰我,她没有那么做,转头就走了,我还在想这样的女人一点同情心没有以后要尽可能的疏远一些。全然不知她是去找任衫浩和黄杨了,我们好上之后她告诉我,她是害怕她劝的话我们两个撒酒疯自己控制不了,就去找黄杨他们,在黄娇娇他们家也没说我俩喝醉了就是喊了出来说有事,为了顾及我的面子。她给我讲完这些我对我身边这个女人多了一些赞赏。

    任衫浩过来看到我俩这个熊样子臭骂我们,边骂边和李优清黄杨给我们收拾,骂的口干舌燥了开了一瓶啤酒一口气喝完,接着骂我们说我们两个,此时我看到他们三个在我也就坐在一边抽着烟也不说话,常宽越被骂越哭,最后哭得我也是心里面想抽他,可我刚才明显也是一副想挨抽的样子啊。七天里我哭了一次就这一次,常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在河边洗衣服洗着洗着就哭,在河套玩也哭,只要没有很多人只有我们几个的时候想哭就哭,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多的泪水,难不成泪腺比我们平常人大好几倍?现在的常宽明显是成熟了很多,哪怕是在伤心的事情也很少说出来,更别提流眼泪之类的,更多的是自己开车到海边溜达一圈,我也很庆幸十多年后我们几个的关系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渐渐陌生,只不过可惜的是和黄杨之间像断了联系一样,升学宴那天是我见过他的最后一面,当然这个最后一面不是去了,而是再也没见过,后来听说他去了英国学习工业设计,和黄娇娇也是没有结果。

    写生七天却只画了一张画,除自由活动外有两次一起外出,浩浩荡荡的在城子域边上爬野山,我们老师说是锻炼我们的意志力,要懂得坚持,我不懂,因为我玩的很开心,村长带路我黄杨,李尤清任衫浩,黄娇娇以及黄娇娇的闺蜜,黑山画室的几个人我们几个紧跟村长的脚步,常宽则是和几个女生走在最后面,我很佩服他,该哭的时候哭伤心的时候伤心,撩妹的时候却也不甘落后。村长的脚步很快,到后来分成了两拨走,我们和村长一波,岩子和杜老师带着剩下的一波,没有村长带领岩子他们还走错了道,我们站在已经破损的只剩下一个外形尚存的一段长城上面向着下方喊:你们走错了,另外一条路上来。

    八月底中午的太阳不是很热却晒的让人干燥,加上已经爬了接近三个小时的山了每个人都又累又渴带来的水几乎都喝完了,27和常宽在后面赶了过来,27过来就找我们要水,我们口干舌燥还想喝一些水,哪还有水,27看到黑山画室的蜘蛛侠拿着一瓶冰露:哥们,喝口水啊。也不等人家同意拿起来小半瓶水就没有了。

    这水不能喝。。有鱼。蜘蛛侠糙着他那啥呀说话感觉喘气都能随时艮屁的声音,边说头部还有伸几下。

    原本晒得累的已经不想说话只剩下单纯的行走了,27这一闹腾把我们又搞得欢快了起来,这个鱼是蜘蛛侠再过一个小摊子灌山泉水时自己跑进来的,不到一厘米长,蜘蛛侠还说回去要好好养这条小鱼仔,没想到就这样命丧黄泉。

    27手指往嘴里一放水就从他嘴巴里面出来了,我没想到27还有这个绝活,听他说这是这些年不想去上课练出来的,不想去上课就吐出来,然后她妈妈就会请假,因为她家人还带他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得出的结果应该是鼻炎吧,医生给了一个不确定的答案,心里一边骂着庸医一边感谢医生的助攻,为这事她妈妈给她买了很多药花了不少钱,他家人盯着吃药就吃,没人管的时候就不吃,我们还说她不害怕瞎吃药吃死,他倒不害怕的告诉我们医生敢开就没事,有事咱就医闹呗。

    蜘蛛侠看着自己那条小鱼从27最里面出来还蹦跶几下,说好要好好养这条小鱼也不不想下手去抓,我们在旁边起哄:多好的小鱼苗啊,蜘蛛侠你赶快把他放到瓶子里面啊。不能让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没了啊。蜘蛛侠笑着骂我们畜生转头抓起一捧土把小鱼苗活埋了,还把那个小鱼苗曾经生活过的冰露矿泉水瓶插在上面当作墓碑。

    我们对一条小鱼的生命没有那么的敏感反而开玩笑似惊讶的说他:谁畜生啊你这是活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