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讲鬼故事

    更新时间:2017-11-13 21:35:46本章字数:2122字

    黑山画室有个小子同性恋,晚上和杜老师的朋友那个老师一起睡,那个老师叫啥不知道姓啥不知道就叫他无老师吧,无名老师。在村长家吃饭的时候就总能听到无老师说:你小子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实点,别老骑着我,抱着我。每次听到黑山画室的人总像是被秀逗了一样,一个个饭也吃不下去,一开始觉得好笑,后来就不是小无老师了,而是笑黑山画室这些人了。冬天到沈阳之后都玩熟了才知道那个小子是同性恋,原本讲的多生动都不会笑得事情却因得知那小子是同性恋因为许久之前的事情哈哈大笑。

    在还有两天就要离开城子域的时候,李尤清惹事了,按道理说应该是他们那几个人惹事了。那个晚上我们在黄杨对象家里面玩真心话大冒险,陈杰打电话给我们:快回来吧,出事了,老师生气了挨个查人呢。我们像是丈二和尚一样,哪里知道出什么事了,就知道我们现在要回去,我们都喜欢岩子也都害怕岩子。回来的时候看到陪着我们来写生的师哥江晖,自己坐在村长家前面的桥头在哭,我们几个过去看到底是怎么了,江晖师哥袖子擦着眼泪总是想表现出淡定不哭的样子:哥几个回去吧没事啊。但凡是懂事的这个时候就不能回去,他站起来去李尤清他们家我们几个在后面跟着,江晖师哥到李尤清他们家也没有训斥,倒是委屈着说:你们以后别去房顶那么危险的地方,这房子多少年了你们也不知道,你们出了事情怎么办。我们几个大约知道什么事情了,她们几个肯定是因为爬山顶被老师看到生气了,可是江晖师哥为什么哭呢?这我们也是后来也知道杜老师责怪江晖师哥没有照顾好学生踹了师哥一脚,那一脚能有多重,怕是委屈的吧。

    任衫浩听到江晖师哥那么说,江晖师哥没着急说,任衫浩反倒大声训斥了起来:你们能不能听点话,懂点事?他的生气的样子我见过这一次后到现在十多年了我再也没看到过,只能看到他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候但再也没见到他大发脾气的时候,而那个时候他为什么会那么大的怒火,挖干净所有的思想去思考他的行为却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那天晚上虫子特别的多,比蚂蚁还小,比蚊子还要痒,身上几乎爬满了小虫子,像是身上穿上一层薄薄的黑色纱衣,就这样我们五个躺在床上,五个人没问题却只有四个人在讲话,陈杰在床上用被子捂着头,我们也不在意一边的陈杰依旧我行我素聊着天,任衫浩做起来喝水突然大叫谁,给我们都吓了好大一跳,任衫浩指着床对面的凳子上面,确实像坐着一个人,黄杨打开手机的手电,哪有什么人了,就是一个被子堆放在那,没开灯的情况下,透过外面的月光看去不就是一个人坐在哪里吗,我们打开了诡异的话匣子,我想到高一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便给他们讲:在山东读书的时候我是住寄宿学校,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出去上网,晚上查寝还要回寝室,回来的时候九点半多了,县城的街道上已经几乎看不到人,我自己一个人往学校方向走,就看到我迎面天桥上面下来一个人,头发黑灰色穿着古装,手里面还捧着一束鲜花,目视前方,我看着她,从我发现她开始就一直盯着她,她却一眼都不看我,我当时并没有害怕,但也觉得甚是诡异而已,我回到寝室给他们讲,他们说我完了,被鬼缠上了,当天晚上我还开开心心的,第二天醒来我就开始发烧,吊瓶吃药打针都不好使,后来我奶奶来学校给我接了回去,在我家胡同的樊老奶奶家也就是神婆喝了一杯香灰拌的水睡了一觉第二天就好了也不烧了,我樊老奶奶告诉我被小鬼看上了,要和你谈朋友。我原本对鬼神之说半信半疑的心情在经过这件事情后变无条件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一些本不该存在却事实存在而又只有极少数人相信大家对他保持敬意不敢招惹却也不敢深信的事情。

    我给任衫浩他们讲完之后大家都很安静,窗外的月光在云层的遮掩下显现的尤为瘆人,常宽看着窗外,对面的山上亮起了一盏灯,就像是一个屋子在那一样,我们互相安慰对方那就是一户人家,原本我们以为已经沉睡的陈杰坐了起来,给我们讲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灵异事件,我抱着被子,明明害怕的要死但还是忍不住去听陈杰去讲,如果说我讲的是诡异,那陈杰讲的就是吓人了,就像看鬼片一样把自己眼睛捂住,是不是露出一只眼睛看向窗外,害怕窗外有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盯着我们。一晚上过得特别的艰难,其他人都已经鼾声四起的时候我还没入睡,紧紧用被子裹着自己,天气凉爽但也全裹着被子也很热,我却不敢把被子掀开,窗外一点动静都能使我心脏狂跳不止,从一点熬到两点,从两点又熬到四点,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睡着的,醒来的时候是被手机咔嚓声弄醒的,27.李尤清,黄娇娇他们正在拍我们,五个人四条小裤衩,陈杰呢正坐在床上面看我们被拍,被吵醒第一时间抱被子,我们四个及其害羞,脸蛋发烫我就知道脸肯定红了,有多红,用李尤清的话说就像是猴屁股一样,红色透过我这黝黑的脸庞表现出来。

    我们每次醒来都会在我们家对面的水池边洗漱,城子域还没有自来水,不过上天也会眷顾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水清澈见底,山泉水还可直接引用,每家几乎都有抽水泵,要不就是有井,听我们住的这家的主任说,这边水多,井打五六米就见水,家里缸里面其实有水但每天洗漱我们还是喜欢在小溪边更有感觉有滋味还热闹。我们洗漱的时候面向昨晚看的那座大山,黄杨突然说那个房子呢,昨晚亮灯的那个房子呢,我们几个观察半天都没有发现房子在哪,这让我们心里面多了更多的疑虑,但也顾不了许多,反正这才早上,吃饭的时候问一下村长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