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见城子域

    更新时间:2017-11-13 21:36:23本章字数:1770字

    我们家住在上游,水流经过我们家门前的小溪才会到达下面他们家,早上村民不在小溪边洗漱,下午会偶尔看到在小溪边洗衣服的,在我们家这个角度望过去,全是两个画室的人,在小溪两边洗漱,而在今天过后那几天在小溪边却罕见我们的踪影,只因我们在洗漱的时候,在我们家旁边的邻居老奶奶端着尿盆走出来,五个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嘴里还有泡沫,全都盯着老太太把水倒入小溪里面,转眼看下游,就看到下游的人漱口的漱口刷牙的刷牙的刷牙,洗脸的洗脸,我们五个目送着老奶奶回到家,把嘴里面的泡沫漱干净,大声叫别洗了,这水里有尿!!!不过我们庆幸的是我们家在这个村子的最上游,不必担心,我们几个笑着喊,这水里面有尿。他们并不理会我们,就像是我们在和他们开玩笑一样,直到下游另外一个老奶奶端着尿盆出来倒水里面,就在27身边倒入水中,27嘴里面全是泡沫却也止不住怒火:没看到人在这刷牙呢啊?老奶奶这下倒是完全不在意的:这有啥,小溪水一冲就走了。我们没有办法和我们年纪相差很多的人争论一件事情,奶奶辈的人经历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也不懂老一辈的处事方法方式,当然他们也不懂我们也不会知道我们的想法看法,我们也不会知道不懂我们下一辈,我们早晚也会变成老一辈。

    终于要写生了,来了好几天了一张画还没有画,岩子让我们自己找东西画,风景速写,我和任衫浩在村子边上一个城墙上面坐着看着我们不远处的一处磨玉米的石墩子,我们两个今天的目标就是画它,我没有陪李尤清,我害怕张老师,害怕张老师不开心,却不能违背自己内心,只能在适当的时候和李尤清在一块,常宽和黄杨他们和黄娇娇他们在一起,我和任衫浩画那个石墩子一边扯犊子一边画,他比我来的久,速写我还没有画过,他像是老师一样教我怎么画,很多人说我和李优请不像在谈朋友,倒像是和任衫浩在谈朋友,真的吧,两个人关系好会越来越像一个人,从言行举止上面都会看的出来,常宽说我和任衫浩更有夫妻相,还经常被其他人说脚踏两只船,一只豆豆妈一只任衫浩,我没办法反驳他们所说的话,我陪李尤清的时间远远少于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远远少于和任衫浩在一起的时间,回到锦州之后,和李尤清见面也只有和她晚上一起回家这段时间而已,她开始偶尔和我们一起,后来或许在一起对对方感触更深了吧,也愿意接触对方的朋友吧啊,她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愈来愈多,我有时候挺后悔,后悔两个人最后不能走在一起,又庆幸两个人没能走在一起,在不知道什么是爱的年纪,尽了最大努力去爱对方,是她再努力而我的行为确是不让她努力和我在一起。

    临走前一天我和李尤清漫无目的在村边的街道上散步,她说要为我生宝宝,还问我宝宝叫什么名字,她幼稚我比他还要幼稚,我说叫彭爱清,她却嫌弃这个名字不可爱,她说叫彭小豆,我知道两个人有未来的可能性极为小,虽然那时候我是那么的幼稚也能认清楚现实和理想的差距,都说人这一生最少会谈三次恋爱,第一次懵懂不知,第二次磨合了解,第三次便显现的没有那么爱人但却会是你会选择结婚的那个人,我知道理想差距,但还是和李尤清幼稚着讨论,幼稚着过着这样的生活,从那天之后我多了一个名字豆爸,她多了一个名字豆妈。李尤清的闺蜜说想起彭小豆就会觉得彭小豆的形象,流着鼻涕泡,浑身在地上面爬的脏兮兮的,不帅很萌。后来我送了他一只猫,纯白色的猫上面两撇黑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八字,我说叫他小豆吧,李尤清说它妈妈生下他的时候就给他起了名字没看到头顶上面的八字吗,叫它小八,我不善于争论,感觉每个人说的话都很有道理,总是会被其他人的想法影响我的观点,小八刚送给她的时候很小一只,爱蹦爱跳,两个月之后在看小八趴在李尤清的床上面动也不动,俨然吃成了一个大胖子,我的朋友总是笑话我,小八真是你儿子,活脱吃成下一个你。我刚进画室的时候并不算胖,在画室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长了不下十斤,脸上面的肉开始横向生长,大概是在寄宿学校委屈太久了吧,在寄宿学校最好的是泡沫加香肠,最差没有最差,喝粥去早了和水,去晚了喝饭,每次看到食堂阿姨总是拿着铁质的大勺子也或许是铝制,窗前放着一排碗,在锅里面挖上满满一勺子对着面前的碗一勺子过去每个碗都满了,我看着洒在他面前的粥都能装满一碗。

    我们走的那天城子域下起了雨,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在送别我们,我们的到来把原本寂静的山村搞得热热闹闹,似乎那里的山神也不想回到原来寂静孤单的时候吧,用它的泪水告诉我们它不舍得我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