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我的至交大力

    更新时间:2017-11-13 17:54:41本章字数:5370字

    开始的时候先说一下我的祖上吧。在我爷爷的爷爷的那个时候,就是晚晴的那会儿,是哪个皇帝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他年轻的时候我想也是和我现在一样的状态的。饥寒交迫。穷困潦倒。穷人的胆子总是比富人的胆子大一些的。

    后来村子里发现了一个五代十国的一个大官的墓来。村民们知道后都纷纷的去墓里面挖古董去,我的太祖爷爷也去了,我的太祖爷爷运气比较好,据说挖出了一副画来。卖了不少钱,具体是多少我也不太清楚。我以前经常问我爷爷,但是我爷爷受过文化XXX的教育,对以前的伤心往事总是不愿提起。所以我也知之甚少

    后来我的太祖爷爷挖出了古画来后就阴差阳错的做起了古董生意来,其中也结实了不少的盗墓好汉来。当时最有名气的盗墓集团分为云贵地区的摸龙帮,内蒙一带的金帮,还有中原地区山东河南一带的白灯帮,当时清朝的盗墓集团也就是这三个帮派的天下了。

    这三个帮派都属于财大气粗的,外出盗墓从不掩人耳目,人家官府里有人,有些小一些的官员还会反过来巴结这些帮派的大佬来,当时也是盗墓行业最为发达的时候了。后来朝廷大力打压,盗墓这一爆发的行业就慢慢的冷淡了。但是这三大帮的人还是偷偷摸摸的干这盗墓的勾当的。只是气派大不如前了。

    后来太祖爷爷他老人家也靠着做古董生意脱贫了,买了很多的土地,俨然也成了一个大地主。也娶了好几个媳妇,一个赛一个的标志啊。生了好几个娃娃,后来他老人家仙去后这几个娃娃吸YaPian就把家底几乎给吸光了。俗语说的好,富不过三代,真真不假。

    后来赶上改革开放,好在我祖爷爷那一带有两个兄弟吸YaPian,吸去了不少家产,阶级被评为了富农,而不是地主。也算是因祸得福吧。不过富农的日子也是很不好过的。处处受人的白眼。天天接受批判。没有大姑娘会嫁给地主富农阶级的家庭的,就像现在的姑娘都不想嫁一个三无青年一样。身为三无青年的我苦不堪言。但是无所谓。我还能自己解决。

    我的太祖爷爷有写日记的习惯,这本日记现在还保存在家里的柜子里。我以前上学的时候没事也会翻翻,倒不是被里面的故事给吸引了,而是也算是缅怀一下自己的祖上也算是个大户人家了。增加一下现在自己对自己的自信心,也幻想一下自己的未来。

    日记里记载的大部分都是太祖爷爷和三大帮派里的人结交的故事。当时谁要是能榜上这三大帮派那离发财致富就不远了。

    我的太祖爷爷是不盗墓的,我的太祖爷爷算是个盗墓人与买主的中间人。三大帮派盗的东西有一些都会拖我太祖爷爷去卖。

    关于盗墓的情节日记里就没有记载过一次。我的太祖爷爷在日记里频繁的说自己的八字不适合盗墓,会被阴气所犯,常年和阴魂打交道的人都特别的迷信。我的太祖爷爷常年和常年和阴魂打交道的人打交道,所以也特别的迷信。

    我就不迷信,我是不信这世界上有鬼怪的。人每天都死一次。仔细想想,睡觉不就是死亡么?

    现在三大帮不知道还存在不存在了,不过我想是应该存在的。因为当初三大帮掌握了全国墓地的分布。帮派里面有很多人精通风水,这些风水大师们找出大墓来百无一失的。只要赚钱的东西就永远会有人去做,也只有赚钱的行业才会永久的流传下来,比如白酒。白酒看起来简直就是暴利的行业啊。不过任何一种行业一存在竞争对手也就不暴利了。

    盗墓绝对是暴利的行业,但是这行业一般人是不敢去做的。除非你被逼到绝路了。所以,盗墓现在还是暴利的行业。因为盗墓不仅需要胆子,还要脑子。盗墓还要精通风水。胆子和脑子一般都不会长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我和大力现在就被逼到绝路了。我们也没有脑子。

    大力是我的发小。我俩是邻居。从小一块儿玩到大的。大力是他的笔名,也可以叫艺名,准确的来说是行走江湖的名字。更精确的说是我给他起的外号。大力原名叫王小力,

    王小力虽然叫小力,但是力气却绝对不小,小力不仅力气不小,吨位也不小。一米八的个子快二百斤的吨位。而且小力也不算虚胖的那种,小力的肉还颇结实呢。由于其的体型,我都叫他大力。小力也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大力就叫开了,不是关系特别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大力的真名叫什么。

    我姓姚名飞。家里人给我起的这个名字大家都知道了,要飞嘛。我就理解为要我一飞冲天吧。可是,如果我是小鸟,飞的太高会被老鹰给吃掉的,不过好在我是一只老鹰。恩,我是这么认为的。。。。。。哪个人不认为自己是一只老鹰而认为自己是一只小鸟呢?

    今天是中秋节,到了一家团圆的时候了,可是我却在异地他乡给一些下三滥的作家装订他那封面特别好看的书。其滋味苦不堪言。

    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与更加疲惫的心回到宿舍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一看,是大力的。大力这小子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大力啊,在干啥啊!”我发出疲惫的嗓音说道。

    “在酒吧喝酒呢。”此时我也听到了对面那劣质喇叭发出的噪音来。

    “跟谁啊?”我心想:丫的你小子倒潇洒。

    “跟小虎他们。你在那干的咋样?”

    “叫公关了没?还是那样啊,累死老子了天天的。”

    “没叫,大家都没钱了。”

    “往前准备弄啥了?要不来找我吧。咱俩做点啥小生意,给别人打工真不舒服,有句话说累好,宁可睡地板,也要当老板啊。”

    “我给你打电话就说去找你了,我不想再跟着我爸杀猪了。天天一身猪味,都找不到媳妇。”

    “那是你眼光太高。”

    “不说了,我先喝了,挂了啊。回家聊。”

    “恩,挂了。”

    和大力打完电话后就把疲惫的身体放到了宿舍的上下铺的下铺的床上。开始用手机看摩托GP的比赛。

    现在全国住房紧张,居室的面积太小,床也不得不弄的小一些了。但是再小也得让一个人能睡下吧,于是就发明了上下铺,不知道是哪位大神发明的这种床,脑洞真是大啊。

    我们这个老板真是个生意经。俗话说无商不奸。这个老板不仅对客人奸,对员工也很奸。二十个人挤在八十平方的毛呸房里,而且还是一楼,常年不见阳光,卧室里阴暗潮湿,我的床上已经发现过四只蜘蛛了。睡在有蜘蛛的床上,我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是我太悲观了还是这个世界本就是悲观的?

    过了几天,大力真来了。我还以为大力只是跟我开开玩笑呢。

    大力托了两个箱子,背了一个书包。两个箱子里是零食,书包里是衣服。对于吃货来说,有什么比吃更重要的呢?

    大力来了后我们俩租了一个房子,我们睡在一个房间里,但是不是一个床上。我也把老板给炒鱿鱼了。压的半个月的工资我也不要了,奶奶的熊老子就是这么的大方。

    “大力啊,走,哥哥给你接风洗尘去。”

    大力听了后不乐意了:“我说姚飞啊,你就比我大一个月你就当我哥了?咱俩怎么看都是我大啊!”

    “哥哥今天要请你呢,去吃烧烤喝啤酒去。怎么,你不想去啊?”

    大力咽了一口吐沫说道:“哥,走!哥最好了!”

    “啊哈哈哈!”大力的唯一的优点就是可爱。大力的智商是介于女人和男人之间的。女人的智商是介于大人和小孩之间的。

    我们挑了一个安静的夜市摊,我吃饭最怕的就是热闹了,最喜欢的就是和妹子做邻桌吃了,今天夜里这个夜市摊上没有什么妹子。看来今天运气不好哇。

    大力对妹子不是太热情,严格来说,这是相对于吃上来说。要是除了吃的话,大力最喜欢的就是妹子了。大力喜欢吃妹子。我也喜欢吃妹子。但是我和大力总是被妹子吃。真真不顺心也!

    我们挑了一个安静的夜市摊一个安静的角落里。

    大力点了一些烤腰子,烤鱼,烤羊肉串等等,又点了一件啤酒,吃着烧烤喝着啤酒,真真乃人生一大快事也,可是经常这么做的话也离死不远了,这么做非常的有害身体健康。偶尔为之可以。

    “大力啊,咱俩干啥呢?在印刷厂的时候天天三班倒都快把我给倒死了,这叫什么?这叫剥削劳苦大众,剥削伟大的无产阶级。”

    “你家不是地主么?什么时候变成无产阶级了。啊,姚飞?”大力边吃边喝边笑着说道。

    “我曹,这几百年的事了你还记着呢。不过,现在的董事长和古代的地主有什么区别么?”

    “别想这些了,想的再多也填不饱咱俩的肚子,来来,喝。干了这一瓶”这些啤酒都是小瓶装的,可是价钱还是大瓶的价钱。浓缩都是精华嘛。

    我和大力边喝边吃边愁着明天要干什么的时候,这时邻座来了一位中年和尚。这个和尚看来是个真的和尚,因为他真的是秃子,而且穿着佛家的衣服,头上还有几个点呢。

    我和大力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和尚,只是我俩的嘴里并没有停下来吃烤肉。

    这个和尚真是奇哉怪哉,他竟然点了烤肉!点了烤肉!点!了!烤!肉!如果这还不算奇怪,那更奇怪的就是他还点了啤酒!点!了!啤!酒!

    今天遇见个鲁智深了。我和大力互相看了一眼,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这个和尚皮肤黝黑,大概一米七五的个子,体形不胖不瘦。没有肌肉,大力可以分分钟拿下。于是我们对这个和尚也没什么戒备的心里。

    这个和尚在等肉的时候坐在板凳上闭上了眼睛,嘴里叽叽歪歪的不知道念叨个什么。一只手放在了大腿上,一只手不停的在拨弄一小串佛珠。

    大力是个外向人,也是个好奇心非常强烈的人。前面说了嘛,大力的智商是处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大力是占全了男人的缺点和女人的缺点。男人的缺点就是花钱大手大脚,做事易冲动,不经大脑思考。而女人的缺点就是好奇心强,罗里吧嗦的,没有远见。大力幸运的这些都占了。

    大力对这个和尚说道:“大叔,你吃肉喝酒不是犯戒了嘛!”

    这个和尚听到似乎有人和他说话,便微微的张开了眼睛,看到大力纯真的眼神后微微一笑,说道:“老夫从小到大都是靠吃肉而活的,老夫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吃过素了,老夫已经忘了素是什么味道了。”

    我洘,我和大力不约而同心想,这个秃驴真是伶牙利嘴的。看来也是一个高人哇。我便对大力使眼色,不让大力去招惹这个来路不明的和尚。

    但是大力那呆子根本就没看到我的暗示,继续追问那和尚道:“您老人家在哪个寺庙安家呀。”

    我们就叫他鲁智深吧。奶奶的吃肉喝酒,就是一个鲁智深。

    鲁智深说道:“老夫四海为家。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走哪吃哪。快活快活!”说完鲁智深哈哈笑了起来。

    看来这个和尚不仅伶牙利嘴的,而且还有点疯癫。

    此时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和尚的脸。实在看不出这个和尚是一个高人。因为他就没长一个高人应该有的脸。至于高人应该长一个什么样的脸,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不是这么一张大众脸。

    大力似乎觉得这个和尚有点可爱,便邀请这个和尚来我们的桌子上做。和尚也欣然允诺。看来这个和尚和大力一样,是个自来熟。我就看在他还有羊肉串和啤酒没上的份上就默许了他来我们这个桌子上了。

    和尚开口道:“两位后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呀?”

    听到这话我就想多了,你说我是后生,那意思就是你的潜台词你比我们先生嘛,倚老卖老,有什么来不起的啊。先生就很了不起嘛?

    大力笑道:“俺俩现在正愁不知道干什么呢。”

    我有意要调戏调戏这鲁智深:“看您老这运动鞋也是耐克的啊,得不少钱吧。”

    鲁智深笑道:“老夫的鞋不贵,一千一双。一月一换。”

    我和大力咂舌。奶奶的老子一月累死累活的工资就丫挺的买你三双耐克鞋。这家伙看来不是一个正经之人啊。一定要把丫挺的底细给盘问清楚喽。

    这时夜市摊老板把刚才和尚点的肉与酒都拿了上来,上完菜后和尚对老板说道:“再来三个烤鱼,三个腰子,六串羊鞭,二十块钱的串。再来两个凉菜。凉菜你看着弄。再来一箱啤酒。”

    我和大力看了,这和尚点的啤酒也是好的。丫挺的是这夜市摊上最贵的啤酒了。我和大力不逢年过节是不舍得喝这么贵的啤酒的。

    看到这里,我和大力不约而同的没有再要喝自己点的三块一瓶喝一瓶送一瓶的啤酒的意思了。我俩都在等和尚点的七块一瓶的啤酒了。这和尚来路不正,对于来路不正的人,就得喝他丫挺的。

    我顿时对自己产生这个念头特别的鄙视,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和大力去吃自助餐的时候了。那时候吃的感觉食物都塞到嗓子眼了。那时候就感觉自己特别的下三。现在也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我认为我不是下三的人的。最起码别人看起来我不是这种人的。

    大力也不再喝我们自己点的三元喝一瓶送一瓶而且还有几率中ipad的奖的啤酒了,看来大力和我的想法一样。都想喝喝那七元无奖的啤酒。

    现在再看这个和尚,感觉这个和尚和善多了也可爱多看来,没有刚才那样讨人厌了。谁说钱不是好东西?钱能拉近人的感情啊。

    大力笑眯眯的开口道:“大叔,你是靠什么赚钱的呢?”

    我也特别想知道。

    这和尚开口笑道:“年年风调雨顺,岁岁雨顺风调。”

    我和大力听完都懵了。我俩都是一头雾水的。你丫挺的开始打哑谜了是不。

    我说到:“大叔,什么意思啊?”

    大力也附和道:“就是,大叔,这是什么意思啊。”

    和尚不笑了,严肃的说道:“也许你们会知道的,也许你们一辈子也不知道。不过还是不知道的好哇,知道了会惹来杀身之祸啊!”

    我曹,我和大力听完就不再说话了,我和大力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这个和尚是个有来历,有故事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危险的人。

    对待这种人,还是避而远之的好。一时间,我和大力都不再说话了。

    和尚感觉到气氛尴尬后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是做古董生意的。两位小伙子,想不想跟着我干?”

    我心中有一千个草泥马飞过,这秃驴说话真能大喘气。

    大力一听就坐不住了,大力笑道:“您具体是干什么的啊?去农村收古董?还是去星期天市场去淘古董然后再卖?”

    和尚笑道:“我是去挖古董的。”

    我和大力倒吸了口凉气,怪不得这家伙看来全然不像个穷和尚呢,原来丫挺的是盗墓的。这家伙可是掉脑袋的活计啊。我和大力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了。

    作者有话说:

    大家喜欢的话希望大家收藏一下,或者投下推荐。谢谢了。对故事情节发展有什么建议的希望大家留言,我会按照大家建议的发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