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求签签何解

    更新时间:2017-11-28 12:57:51本章字数:2346字

    叁儿点起三柱清香,插在香炉厚厚的香灰中,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望着那高高在上的佛像金身,虔诚地默念:佛祖,我愿以自己的前生,换相爷平安归来。哪怕世上再无尹萱,也不能没有公子陌。

    三叩首之后,她起身,看到轩辕玖还在祈祷,侧脸轮廓分明,睫毛投下一片阴翳。

    像是感觉到叁儿的目光,他转过头,笑吟吟地说:“好了吗?我还想去求一支签。”

    叁儿点头、起身,她忽然看见,在门口攒动的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是相府的官家尹风,正同旁边那个很美的公子谈笑风生,那小公子男生女相,叁儿没遇见过他,却莫名觉得有点眼熟。

    她还想再看清楚些,他们却已经被人潮淹没,找不到了。

    轩辕玖也往门口望,并问她在看什么。叁儿没回答,催促他赶紧去求签。

    他求的是月老姻缘签,只求到一支中平签,上写着:设虚,夜静水寒,鱼不饵。笑满船空载明月。

    他看了,脸上隐约有一丝消沉。叁儿没有求过签,不太理解签诗的意思,轩辕玖说:若问姻缘,秋水正寒,寒潭下钓,难遂心愿。

    叁儿安慰他说:“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也许会有转机的。”说着,自己也去求签,求到的那支签,和其他的一样陈旧,可上面的字,却像是刚写上的。

    签诗云:凤临凰落时,江山乱

    叁儿问轩辕玖,轩辕玖却说,月老姻缘签里,根本没有这一支。再问管事的和尚,那和尚脸色大变,立即找来了灵安寺的主持方丈,方丈只看了一眼叁儿手中的签,甚至没有接过看,面色凝重,口中念了句阿弥陀佛。

    叁儿也被他们搞得心慌起来,有些焦急地追问:“大师,这签是......”

    “这是上一位主持,圆寂前留下的,和师尊所说的一样,刚放进签筒七日,就被人抽中,阿弥陀佛。”

    “那,这签该做何解?”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说罢,他抬头打量着叁儿,相貌清秀,算不上数一数二的美人,却有种让人一见难忘的气质。他摇摇头,没再说话。

    问了半天,却只得到一句不可说,这次,就连轩辕玖都有些沉不住气。说:“可这姻缘签,为何会提到江山乱?”

    方丈只答了四个字: “红颜祸国。”

    叁儿和轩辕玖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跟“祸水”二字扯上关系,在她印象里,应该是王言秋那样的美人,或者白芷那样重要的人,才能被称为祸水,她有什么资格呢?

    当然,这么想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到,这其实是个贬义词。

    轩辕玖以为她很难过,说:“别想那么多,你不是也说,不信则不灵嘛。”

    “祸水对于女子来说,其实是种赞誉。”叁儿脱口而出,轩辕玖直接听傻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叁儿笑道:“能祸害一个国家,那得有多大的魅力啊。”

    轩辕玖听罢,笑而不语。

    两人又去偏殿求平安符,穿过大殿,后面的院落里,有一株笔直的古树,上面系满了红丝带,绿的叶,红的丝带,随风飘摇,那浓烈的色彩,仿佛是承载了世间所有的祈愿。

    这次轩辕玖不需介绍,她知道,这是心中有所求的人们,将自己的心意尽数寄托在丝带上之后,挂上去的。

    轩辕玖见她有兴趣,也去买了两条来,其中一条递给她:“把愿望写下,说不定就会实现了。”

    “嗯。”叁儿双手攥住丝带,久久没有动,等轩辕玖写完,才匆匆写了几个字。

    她踮脚,想把丝带系在低垂的树枝上,可是站立不稳,没有办法系上。一双葱管似的手,从她背后伸过来,那修长的手指替她把丝带系好。

    好近,她甚至可以感受到背后的温度,还有那人的心跳。

    叁儿回头,才发现轩辕玖其实比她高半个头,只是平时他总跟其他男子走在一起,看不出来。

    轩辕玖手臂还没来得及收回,叁儿仰头看着他,两人离得很近,在这样的斑驳树影下,仿佛一对壁人。

    他脸色微红,不着痕迹地退了两步,叁儿也转过头去,两个人突然沉默了,各自心绪翻飞。

    “走吧。”良久,轩辕玖才说,叁儿嗯了一声,可他们 都小心地避开对方的目光。

    叁儿的心,第一次乱了。

    她始终信仰着,那个人就是她毕生所求,可是,为何她会对这个人感到心动?

    叁儿求平安符时,轩辕玖到门口等她,闲来无事,就在院子中走动。抬头又看见了那棵古树,心中一动,走到树下,轻松地找到了那条红丝带,上写着:惟望君安。

    他没听过叁儿喜欢谁,不知道这个“君”,指的到底是谁,至少他希望,那是指他。

    几个月前,在上京大街上的匆匆一瞥,他至今难忘,却似金风玉露,相逢恨晚。那日,他记住了这双眼,并且再也不会忘记。

    叁儿出来后,向轩辕玖告别,轩辕玖说自己也要回城,邀请她和自己同乘马车。看她把平安符紧紧攥在手心,多少猜到了几分,只是没敢确定。

    在车上,他突然问:“尽管已经被拒绝了好几次,还是想问,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这次,叁儿既没有打断他,也没有立刻拒绝,只是长久地沉默着。如今公子陌想害她,相府已经很难待下去了,可她真的不想这样被误会下去,如果走,就再也说不清楚了。

    她不说话,轩辕玖没再追问,可他能看出来,她是有心事。“可以说说看吗?你的想法。”

    “我、真的受够了,相府里,人人居心叵测,说不定哪天就被陷害和暗算。可我不能因此要求你带我走,你也有自己的心上人,这对你不公平。轩辕玖,就算没有被人害死,我也会疯的。”她面容平静,声音却带着哭腔,微微颤抖,“原以为,我只是没有过去,现在看来,我也不会有将来。”

    轩辕玖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说:“我也很讨厌这种勾心斗角的地方,我迟早会离开的,到那时候,只要你愿意,我就带你走。”

    “可是......”

    “我的心上人,就是......”话还没说完,马车突然一阵剧烈的颠簸,两人都被重重地摔在车厢后壁上。轩辕玖挑帘,问车夫是怎么回事,车夫说,只是有人突然冲到路上,惊到了马,没有事。

    叁儿也往窗外看了一眼,说:“快到了,就在这里放我下去吧。”

    “嗯,也行的。”轩辕玖替她打开车门,目送她下了车,又说,“刚才的话,一言为定了。”

    叁儿想了想,粲然一笑:“一言为定。”不过她很想知道,轩辕玖的心上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