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更新时间:2017-11-14 15:23:36本章字数:2434字

    那是一个完美的周末,本着宅男必须睡到十二点的精神,当别开终于揉着惺忪的睡眼准备看清这个世界的时候,一阵汹涌澎湃的尿意忽然向他袭来,他一个筋斗翻身下床,帅气的穿上他的小精灵灰豆拖鞋,迅猛的朝着卫生间奔去。

    打着哈欠拉开卫生间的玻璃拉门,别开正准备提枪呲水,却忽然发现画风有点儿不对。

    锈迹斑斑的仓库,两伙人面对面站立。

    一伙人身穿V领中山装,黑T皮裤皮腰带,齐眉窄边儿小墨镜。

    另一伙人,V领中山装,黑T皮裤皮腰带,齐眉窄边儿小墨镜……

    别开目瞪口呆,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则是:

    古惑仔?

    就在这时,只见画面中,左边首领递给右边首领一袋粉末状白色东西:

    “验。”

    光头大哥伸手接过,麻利的在手心倒了点儿,同时抻了抻脖子,之后就如同小狗舔屎一样的低头猛嗅……

    紧接着,镜头上一阵帕金森式抽搐,最终画面定格在他满脸被爆了菊花一样的表情:

    “嘶……好货,阿彪,交钱!”

    看到这儿,别开同学终于不淡定了,倒不是因为他打开厕所门以后就穿越了,而是因为……他平时都有裸睡的习惯。

    眼下实在有些冷,别开哆哆嗦嗦的抱着肩膀开始搓动双肩,至于眼前这黑帮大哥交易毒品的画面到底是梦还是现实,他决定暂时还需要脑回路多回转一圈儿才能想明白。

    可惜大哥们并没给他时间,所有人都明显感觉到了别开所在的方向有异动,于是,一个个动作整齐,神情狠厉的把头往他那边齐刷刷的那么一转。

    世界静止了。

    别开一只手揉揉眼睛,另一只手摸了摸大屌,他……被憋得实在有些难受。

    “他是谁?!”

    两伙加起来足有二十多人,齐声呐喊,震耳欲聋——直奔人的天灵盖。

    此时此刻,别开终于知道,这恐怕不是梦。

    “嗨,我……我叫别开,大哥你们继续哈。”

    小开虽然智商平平,但关键时刻反应力还是有的,在对方还没来得及集体发出啊呀呀呀的怒吼的时候,他就已经脚底抹油转身开溜。

    “抓住他!”

    “快!”

    听着后方近在咫尺的怒号,别开的心跳瞬间飚到一百八十迈,光脚飞奔的在脏了吧唧的大仓库里,脚底板那酸爽让他变得更加清醒。

    眼前就是一扇铁锈味儿十足的大铁门,别开眼一闭,手一横,哗的一声拉开大门,一个鲤鱼跳跃就冲了出去。

    原本他在心中已经做好了在街头带着一群追杀他的人光着身子横冲直撞的准备, 但门拉开的那一瞬间,脚下一股异样的滑腻感出现,别开的大脑还没等来得及运转,就四脚朝天的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他那沉寂了超过十二个小时的膀胱液体排泄物,俗称尿液,终于横空降世。

    随着他‘裸体投地’发出的一声震天响,以及他裆部喷涌而出的一股水花艳艳,耳边激起一阵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是男人!”

    虽然被摔得眼冒金星头晕眼花, 但别开的思维还停留在最后那充满惊恐的娇喊声上。

    废话,老子当然是男人!

    这是别开心里唯一的想法。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因为当两个保安一样的壮汉冲进来将他摁在地上,他才看明白——

    原来刚刚他在踩到了一块香皂的同时,还摔倒在了一间女澡堂里。

    等等,为什么是女澡堂??!!

    也就是说,当他拉开那扇黑帮大门的时候,他又踏马穿越了??

    痛心疾首的别开,哭丧着脸沉默着接受众人的谴责,事实上他们在比比些什么他压根没听进去。

    再后来他就被以公共场所耍流氓、侮辱妇女等等‘罪名’送进了派出所。

    再再后来,因为有他爸给他当担保人证明他平时有梦游的情况,这件事实属误会,而重点在于递交了足够的所谓‘惊吓妇女’费后,历经波折的别开才被放出来。

    路上,别开的老爸对别开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以前你没女朋友在沙发上自撸到睡着我能理解,但现在你有了女朋友还要闯女澡堂我不能理解’的教导以后,才终于悻悻离去。。

    只剩别开一个人坐在客厅发呆。

    看着自家卫生间的那扇门,脑子里不断的回忆着这一整天发生的事。

    果然智商不足是硬伤,想到脑筋都抽搐了,别开也没想明白。

    甚至连他自己都信了,他有梦游症。

    对,没错,就是梦游症。

    郁闷无比的起身,别开将他爸给他带的宽松大西装外套往沙发上一扔,继续裸奔向冰箱,准备喝灌旺仔小牛奶压压惊。

    唰,冰箱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别开就如遭电击般的定在冰箱门前,脑子再一次进入卡顿状态。

    面对整整一冰箱的鸡鸭鱼肉还有一大玻璃罐上清清楚楚的标明的女性滋阴红参水,别开呆呆的看了足足两分钟,才明白了一件事。

    这不是他的冰箱。

    看来梦还没醒。

    砰!他用力的摔上冰箱门。

    墙壁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额头上挂着几滴冷汗的别开目不转睛的盯着海尔兄弟的牌子。

    外表没变,还明明还是他的冰箱。

    可他怎么就觉着这么怵的慌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再度颤颤巍巍的伸手。

    要把大象装冰箱,总共分几步?

    开门——

    不是他的冰箱。

    关门,是他的冰箱。

    再开门——

    还不是他的冰箱。

    再关门,又是他的冰箱……

    如此周而复始乐此不疲,别开用足足半个小时明白了一件事,当他打开冰箱的一刹那,冰箱里的东西就不再是他的那些了,而是别人的,至于是谁的,他也不知道。

    此事别开的内心是崩溃的,打开个门,连空间都要变成别人的,打开个冰箱,他的旺仔也不见了。

    世界这么诡异,难道是要末日了?

    为了祭奠这伤痛的青春,别开自暴自弃的再度打开了不知道是谁的反正不是他家的冰箱,掏出里面他从没吃过的进口香肠和进口啤酒,抱着回到客厅里——

    他要喝个一醉方休。

    但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啤酒打开的一瞬间,味道忽然由进口变国产的了。

    肉粒多撕开包装的瞬间……

    看肉的成色,这顶多是王中王。

    但这次他很勇敢,压根没迟疑,吃的毫不留情。

    蚊子再小也是肉,何况他还有酒有肉?

    实在不行,包装纸他再多撕两遍,没准儿哪一下子就随机成英国著名天价香肠了呢?

    吃饱喝足,别开的心情恢复平静,躺在沙发上,静静地思考着人生,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思路。

    这个点儿来找他的会是谁?

    哦对,是他的女友,他是有女友的,并不是单身狗。

    穿上拖鞋正准备开门,就在手即将碰到门把的一瞬间,别开忽然回想起光头大哥吸粉的画面。

    他连忙踉跄着后退一步。

    “佟丽,你不是有我家钥匙么,直接开吧。”他看了看猫眼,心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