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春闺犹在梦

    更新时间:2017-11-14 17:14:16本章字数:2136字

    窗外杨柳吐翠,鹤停湖上波光粼粼,水鸟起起落落,几处早莺争暖,一派春光无限。

    窗内的沉香榻上,李长仪头痛欲裂,挣扎着想坐起来。

    丫鬟阿碧端着碗参汤走了进来,见李长仪醒了,忙放下参汤,奔到榻旁,边扶边道“公主醒了怎么不唤人,饿不饿,中午公主吃的少,奴婢在小厨房炖了汤,给公主润润喉,春天容易困,这会还早呢,公主怎么就昧了这么一小会。”

    李长仪勉强笑笑,这丫头就是话多,当初我还不喜欢她呢,没想到她是陪我到最后的那个,就是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大约被他们赶尽杀绝了。

    李长仪喝了两口汤,只觉得闷,支走了阿碧,坐到了窗边,春风袭人,顿觉清爽了些,这是她重生后的第三天了,回到了十三岁,上天眷顾给了她重生一次的机会。

    李长仪心情很是复杂,震惊、欣喜、委屈、愤怒、夹杂着挫败痛苦。

    还好,还好我还是宁国最受宠爱的公主,李长仪暗自庆幸。这一辈子,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自己,更不能让旧事重演了。说起来父皇对我还真是好,这地方还是父皇为太子时,读书小憩的院子,开窗即是鹤停湖,背后是郁郁葱葱的梅兰苑,我只说了一声好,父皇就给我了,我那个万事谦让的哥哥在听到我说这院子归我了,脸上的颜色都变了变,想到这李长仪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得给这院子换个名字,好兆头的,叫什么好呢,得好好想个能气死皇后的名字,李长仪吹着春风,理着思绪。

    阿碧又进来了,还托着一副玉制九连环。“公主,皇后娘娘听闻公主病愈,送了副九连环来给公主解闷,您看这玉颜色多好,大皇子都没舍得给呢。”

    阿碧虽然话多,察言观色还是会的,见气氛明显压抑了些,赶忙停住了话头,忍住心中疑问,拿热闹事情岔开,“公主上回说想打叶子牌呢,这时候玩不玩,奴婢把阿云,阿叶唤进来,陪公主玩。”

    李长仪也被这几句阿阿逗笑了,上辈子的自己很是刁钻,嫌弃红菊绿梅俗气,又嫌采琴侍书附庸风雅,一律简化成阿碧,阿紫的,当时被几个弟弟议论,说我没有皇家风范。也是,我当时被哄的摸不着北了,被那个才能平平的哥哥骗的团团转,他也不全是才能平平,他在放低身段一心巴结我的事情上,可是才华横溢呢,能亲自脱去鞋袜给我摘莲。

    李长仪想到这又郁闷了,忙吩咐到,“阿碧,你先出去,我想静一静,中午的糖蒸酥酪不错,你去小厨房再蒸一碗。”。

    李长仪的阿娘,宸妃娘娘绕过屏风走了进来,“哎呦,我的小公主,你怎么没精打采的。”

    李长仪忙起身,“母妃又搞突袭,怎么又不让丫鬟通报。”

    “怕你在休息。”宸妃娘娘笑语连连,因着皇上和女儿的身体都好了“这不,才侍完疾,本来想着瞧一瞧你,放下东西,就走的,没想到听见你安排吃食,正好我也饿了,就打一打你的秋风了。”

    “宸妃娘娘稍后,阿碧这就去蒸。”阿碧一边说,一边往外走,眼睛快笑成一条缝了。

    “哎,你等等,我还要一碟蟹黄酥”

    李长仪无奈抚额,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吧,阿娘这么单纯,我要告诉她我二世为人,估计她得吓出病来,信不信的另说,恐怕会认为我邪灵附体,要是再送我去长安寺住个一年半载,到时候黄花菜可都凉了。

    宸妃娘娘见宝贝女儿兴致不高,笑道“好啦,好啦,来看看你父皇给你的东西,云雪缎,让针线上的师傅赶一赶,还能赶上几天后的游春会。”

    “阿娘,能不去吗,我很烦见那些个公子小姐,一个个挖空心思地奉承,好没意思。”李长仪倒不是怕这个,只是下意识的不想见某些人,又或者是某个人。

    “这个游春会,是皇上用来显示天恩的,来的都是肱骨之臣的家眷,宫里能数得上数的都会去,你在这些个皇子公主里头是头一份,不去,那得惹出多少闲话来,我的小公主,阿娘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你父皇风寒刚愈,到时候再因为哪个不长眼的谏臣动了气,也是不值当,好啦,就当帮阿娘一个忙,好不好,就露个半个时辰的脸。”

    李长仪没办法了,阿娘是知道她的软肋在哪,专拣她在乎的东西说,她还指着父皇保护她娘俩呢,“好吧,我去,缎子呢,余姑姑拿给我看看。”李长仪想着反正还有几天,我要赶紧调整好状态,想好对策。

    余姑姑是外祖父专门培养的人,还有个姐妹小余姑姑,两姐妹是孤儿,被外祖父收养,先是在铺子里杂扫,后来,外祖父见二人实在天资聪颖,便着力培养,本来已是独挡一面的女掌柜。

    当年,阿娘在江南和还是太子的父皇在微服私访时相识相知,因为外祖父家门第太低,虽然经商很成功,说一方首富也不为过,可到底没有为官为宰,加上父皇当时内忧外患,处境艰难,就没有马上迎娶阿娘,而是向外祖父秘密表明身份,让外祖父把人留着,等父皇一切尘埃落定再说。

    传闻外祖父在佛堂枯坐了一夜,见大局已定,再不同意也别无它法,只好着手挑人,加紧培养,不至于让女儿在瞬息万变的皇宫死于非命。还让最有资质的两个小儿子,也就是我的两个小舅舅开始正儿八经的读仕途文章,准备走入朝堂,与阿娘守望相助。

    可是父皇好像不太赞成外祖父的做法,两个小舅舅虽是正经科举考上来的,也只是在六部转了一下,就被父皇外放了。他俩现在正守着各自的郡县鞠躬尽瘁呢。却是余姑姑两姐妹一直随在阿娘身边,默契十足的为阿娘打理着她的月明宫。

    余姑姑是针线上的好手,对公主也是上心的没话说,衣服样子都设计好啦,拿着图稿,向李长仪解释,“对襟开在这,不要那常规样子,配上这花扣,再把娘娘那只蝶飞步摇拿来,可以衬得公主发如墨,肤似雪。”

    看着余姑姑兴致勃勃,李长仪劝自己,这就高高兴兴的准备吧,我堂堂一国公主,谁能怎么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