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花开正当时1

    更新时间:2017-11-14 17:16:00本章字数:1743字

    宫里理所当然的忙起来,皇后一如既往的重视这个显示她的才干,彰显她尊贵的聚会。毕竟不管父皇爱的是谁,那上面与父皇并肩坐着,接受朝拜的人是她。

    春会地点就设在鹤停湖对岸,李长仪趴在栏杆上隐隐约约的瞧着一拨拨太监来来往往的换花,这边换成牡丹,那边换成芍药的,这片要蓝色,那片要绿色。

    李长仪隔着几重宫殿,都觉出了皇后刘瑜的得意洋洋,阿碧还在旁边添油加醋,“皇后娘娘真能干,您看那一片片多美啊,公主,咱们要不要提前去逛逛。”

    李长仪气不打一处来,对阿碧笑眯眯道,“你说什么?”

    “咱们去逛...逛一逛。”阿碧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毛骨悚然。

    “前面那句。”

    “皇后娘娘能干。”阿碧莫名其妙。

    李长仪哼了一声,能干,她是能干,上辈子,先是利用我帮她在父皇面前争宠,生生把她那个平庸无能,心胸狭隘的儿子送上了皇位。在父皇仙去当天,她就把阿娘逼到长安寺,不到月余,阿娘就随着父皇去了,这其中有什么,上辈子我都没来的及查,随后的两年,我在皇帝太后母子的明说暗许下,被她的侄子,我的夫君刘寄德活活气死。

    李长仪正色对阿碧道“阿碧,我们都被皇后骗了,她不是真的疼爱我,这一切都是假的。“

    阿碧吓得跪倒在地,脸色已然惨白。

    李长仪瞧着阿碧样子,到底有些不忍,“算了,我以后在告诉你,你的忠心我知道,只是才干上还要进步,不管你现在是否理解,都要防着皇后,还有,无论日常往来,还是饮食起居,我信任的人都是你,明面上的官职我不打算给你升了,因为我有了别的打算,只是我最能依靠的人就是你,你明白吗?好了,起来吧。”

    阿碧连忙点头爬起,又止不住的困惑,公主还只有十三岁啊,刚刚的一瞬间,有杀伐决断的霸气,根本是久居上位的样子啊,这场风寒,真没把公主烧出个好歹来吗?

    不过唯公主命是从,一直是阿碧的生存哲学。无论阿碧是否理解,李长仪的添柴加火,都只会更加坚定阿碧守护公主至死方休的决心。

    “那公主,我们还去湖对面逛吗?”阿碧经历了一场紧张认真严肃的谈话,居然还没忘了初衷。

    饶是满腹心事的李长仪也被阿碧的认真执着逗笑了,“去,干嘛不去,做亏心事的又不是我。”

    李长仪突然灵光一闪“好了,我知道给我的寝殿换个什么名了,就叫小月阁”李长仪想着,皇后好像很在意月字,上辈子,在父皇仙去后几天,她就迫不及待的毁掉了母亲月明宫的匾额。小月阁,真好,就让她知道知道,宫里有大月亮,还有小月亮,就是不关她这个皇后的事。

    “小月阁,好美的名字,我这就吩咐人去刻。”看公主嘴角有了笑意,阿碧也高兴了,一路和公主看花看草。

    皇弟李言景从游廊那边过来,阿碧就想拉着公主离开,李长仪当然明白阿碧的好意,上辈子,李长仪十分不待见他这个二哥,因为据她的大哥哥,皇后的宝贝儿子李言坤讲,二皇子的母亲当年是父皇的近身侍婢,在李长仪的阿娘苦守江南的那几年里,凭借眉眼处的几分相像,在父皇醉酒的晚上,利用了父皇的思恋之情。

    李长仪那时被宠的跋扈无理,当然没有同理之心,认为李言景的母亲卑劣,哪怕生二哥的时候难产去世也是罪有应得,对李言景也是抓住一切机会打压挖苦,其他兄弟姐妹当然也是落井下石,导致二哥的处境很是艰难,反倒是阿娘,看二哥可怜,对二哥多有照拂,下面的奴才才不至于太过分,二哥对此满怀感激之心,在我上辈子受尽委屈的那两年,为我多次上表言情,虽然最后也没什么用,可那是李长仪在亲人身上感受到的,为数不多的温暖之情。

    李长仪眼睛里有些湿意,迎着李言景的目光唤了声“二哥哥”。

    阿碧被惊的不止一点半点,差点被脚下的石子绊倒。

    李长仪打趣道“你是怎么混到我身边来的,你是怎么通过教引姑姑的礼仪考试的,再这样失仪,我要把你送回教养所。”

    阿碧委屈的脸都紫了,明明是公主你太奇怪。

    李言景眼里的惊讶倒只是一闪而过,微笑道,“大妹妹可大好了,这里花色正艳,倒是散步好地方,宸妃娘娘这几日父皇妹妹两头记挂,不知身体是否吃的消,太医院的药膳,妹妹可要勤快嘱咐娘娘时不时用一些。”

    “过几日就是娘娘生辰,言景别无所长,就替娘娘请了长安寺的万福被...”

    “二哥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阿娘才是你阿娘咧。”李长仪打趣道,却有灵感闪现在李长仪的心头。

    今天这是个什么日子阿,好办法一个接一个的冒头,李长仪找到眉目显得有点兴高采烈,开心的笑容让李言景有点惶神,暗想,我要是能守护母亲一般的宸妃娘娘和她的女儿一世安稳,这辈子也就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