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7-12-19 23:41:31本章字数:3144字

    第四章

    赵率教此人作战勇敢几乎不怕死,对袁崇焕十分忠心,袁崇焕十分喜欢此人,袁崇焕也把他当作自己的心腹作为辽东三大将把他提为平辽总兵。赵率教不但作战勇敢而且十分有谋略,不然袁崇焕也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

    赵率教听到袁崇焕召见他,他于是赶到袁崇焕所在中军大帐。赵率教到了大帐外面掀开门帘进入大帐。见到袁崇焕正在看墙上的地图。

    “属下赵率教见过督师大人,不知督师大人找再下何要事”

    “哦,你来了,你也知道建奴进犯京师了吧情况十分紧急,我此次召你也是迫不得以,你先看下地图”

    赵率教看完地图后问道:“建奴离遵化只有五六十里了,要是过了遵化再也无险可守,到时京师一带一马平原,十分便于八旗铁骑作战。”

    “率教不愧是我得力干将,看来我没看错你,你一来就看出了关键所在,我的意思是你能抢在建奴前头先到达这里坚守城池,我随后带重兵赶到,我只怕我们估计赶不到建奴前头了,从我们这到遵化二百五十多里路,以建虏速度早就占了遵化,我意你带四千多我部铁骑全力赶往这里,如遇遵化己被占领迅速向我靠拢”

    “紧遵督师大人命,在下就是拼了命也要赶到遵化,那在下力刻去准备”

    “慢等下,我再好好看下你”

    “督师大人,为何脸色如此忧伤”

    “率教此番如此凶险。你我都是过命之交,在这乱事有如此交情难能可贵,我总有些不好的感觉,但是心里也不知哪里不好,希望你小心行事,打不过也不要紧回来就事。”

    “大人,在下知道我如果此次拦不住建奴,朝廷那帮人渣必定会为难督师大人,大人你放心在下争战多年,大丈夫甘愿马革裹尸还,小的受大人如此一人恩无以为报不过这条命罢了,还有再下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你说吧,这里没其他人”

    “督师大人,现在朝廷昏乱不堪,如若甘愿听那帮人乱来,大明恐怕有亡国之祸患,大人拥几十万精兵我等甘愿追随大人,趁此机会南下灭了明廷自立为王,再下策或是清君侧,如若不然大人就只能做以待毙了,我随大人多年,下面各将领都支持大人,大人只要振臂一呼我等定会影从”。

    “好了,不必说了,等这次难关过了再说,我世受皇恩,当此国难之际,我是万万不会做对不起皇上的事,君要臣死,臣也不得不死,古来忠臣世受传颂,而奸臣万世受骂,我相信我一片忠心日月可诏皇上一定会明白的”

    “大人,哎…,即然大人决定了,在下就跟随到少底”

    “率教,本督师要亲自为你军前牵马赐酒壮行”

    “大人,在下受大人大恩感激不进”赵率教当场泪流满面

    “大男儿不必哭泣,我等你凯旋归来”

    军营鼓声振振,赵字大旗写日月旗在大风吹动下哗哗作响,四千多关宁铁骑在大营较场上,等侯着袁崇焕训话。在中军大帐外,袁崇焕让赵率教骑上战马,他牵着马缓步走向正在等侯出征的四千多铁骑。到了军前袁崇焕叫人拿出酒来,他亲自给教率教倒酒。并叫人给众人一一倒酒

    然后袁崇焕站在军前说道:“建奴猖狂,杀我大明父母辱我大明百姓,我受皇命,命而等杀尽胡虏为你们死去的妻儿父母,兄弟姐妹报仇,来大家干了这碗酒,祝你们旗开得胜”

    众将士齐呼“胜利,胜利,哦哦哦”

    赵率教喝完酒后报拳对袁崇焕说道:“督师大人放心,我必当奋死杀敌,将士们前进”,赵率教领着部队快速出发了,袁崇焕看着出征将士的背影,想着刚才赵率教的一习话若有所思。

    “驾……驾”四千多关宁铁骑向着遵化方向飞驰,不愧是大明精锐经过一天一夜急行军,居然没有一个人掉队,军旗依然召展,将士们个个虽然疲惫但是没有人说累,骏马飞驰着前进,烟尘隆隆,距遵化还有一百多里路,赵率教十分着急,在强行军中天大亮了,呼嚎的冷风异常寒冷。有个别士兵太疲惫了直接落下战马倒地而死,赵率教看了下十多匹战马上已经没人了,他眼睛有些湿了,这些兵士他个个认得,这些空着战马上的兵士都在路旁边上己经落下战马死了。太累了他命人停下来休息片刻。许多人与战马都躺在地上喘气。而与此同时后金己经得知了赵率教所部关宁军动向,早早在遵化一带埋伏好了,由多尔滚,杜度,萨哈廉等人率一万八旗马步炮伏击赵率教。

    当赵率教过了三里屯之后快接进遵化时,在道路两边山坡上顿时火炮连天,火枪声连绵不断。后金的龙旗招展,众多金兵大声呐喊。

    多尔滚大声喊道:“弟兄们给我放炮杀光这股明军”

    “不好中伏了快边放三眼铳边后退,不要慌”,轰的一声在关宁军中炸响倒下一片骑兵,各炮弹在军队中爆炸,金兵箭矢如雨,关宁军依然不慌乱的放箭放铳,金兵由于队列密集反而被打了措手不及。杜度差点被一箭射中面门,当场惊出一身冷汗。关宁军的强悍更让多尔滚决定要全歼他们。

    多尔滚大喊道:“八旗的骑射兵,快上速在外围扰乱骑射”

    关宁军边跑边骑射,与金兵八旗骑射兵旗鼓相当,赵率教身前身后中了三四箭,由于有凯甲保护虽不致命,但是依然流了很多血。金兵人多马多加上骑射精堪。关宁军越多越多的人被射下战马。

    退是不可能了,“兄弟们,咱们为国而死,为袁督师而死,死的值了,你们怕死吗”

    “不怕,不怕”

    “那兄弟门随我冲入敌阵,杀啊,杀敌啊”

    剩下关宁军,在金兵枪炮箭雨下冲入了,金兵弓骑兵阵列里面,双方开始近站,许多关宁军把火铳直接砸了过去后,抽出腰刀砍杀。一阵冲锋后双方各自透阵而出,关宁军骑兵只剩下一千多人了。

    双方安静了下来,因为赵率教部己经是注定要输了,而金兵方面虽然是赢了那也是惨胜,这些八旗弓骑兵可是八旗最精锐的人马死一个都让多尔滚有些肉痛。

    赵率教何尝不知道,真正骨干女真八旗对于金兵来说有多宝贵。

    “哈哈哈,多尔滚,老子是你爷爷赵率教记住咯,今天死在老子手里这么多八旗精锐值了”。

    多尔滚气得有些手抖大喊到:“你我敌对多年,杀了我多少满洲巴图鲁,今天我要一个不能全部杀光你们”。

    “杀”双方大喊着互相冲过去顿时人马相撞血肉横飞,许多关宁兵士被砍断了手臂,甚至被当场横腰砍断依然拼命砍杀直至血液流干,虽然只有一千多人,多尔滚也亲自冲杀下,依然打了两个多小时,才全歼了赵率教部。这时他才庆幸,当时没冒然入关。他找到了赵率教尸体。

    “这个赵总兵真是个将材,可惜了不为我大金所用,身中这么多刀依然杀了我五个满州勇士,来人把他厚葬,我一身最敬佩的是英雄。”

    北风呼呼的刮着,四千关宁铁骑全军覆没只有少数逃脱,四散的战马在悲鸣的寻找着自己的主人,大雪开始漂落,仿佛是上天可怜他们,生而为奴死后也没有棺材的将士给他们用雪盖上,让他们安息。

    皇太极在得知歼灭了关宁军先头部队之后,认为现在掌握了主动权了,因为他们向南的大门已经打开了,现在是他们开始大举进攻的时候了。

    皇太极亲率各旗向遵化城杀将过去,并派手下一名小将去遵化那边去联络城中的内应,早在皇太极打算大掠明国之时,他早己布点了。在人遵化城内有一百多人打扮城商队的是皇太极正白旗里面挑选的最为精干的满州巴图鲁。要说现在的金兵,战斗力还是相当强悍,强不强看战斗意志纪律方面。这几点他们都有,刚与关宁军大战后,八旗主力又在强多日强行军下,连夜突袭遵化,这时可是小冰河期,又在冬季夜行军天气之冷不是常人能受得了的,就算在后世的国民党军估计都没这战斗意志,在凌晨左右到达遵化城下,金兵举火在城外,示意城内可以动手了。

    城上一个守城明军突然发现有人在开城门,赶紧击鼓咚咚的鼓声顿时惊醒了城内的人。

    “金兵攻城啦”

    “不好啦,有内应在开城门”

    “快快,快去堵城门,所有人上城,快”巡抚王元雅披了件衣服就出了军营。

    金兵已经突入城内,八旗重步跟在骑兵后面也突入城内,见人就砍见房就烧,倾刻间大火四散。许多明军眼见挡不住四散飞逃。一些明军士兵冲过去抵挡被金兵一一砍死,喊杀声,痛豪声,惨叫声连连,金兵四处追杀散兵,杀的一路都是明军尸体,有些街道连个下脚的地也没有,王元雅组织了多次反攻依然被击溃,他己经被金兵包围了,为了避免当俘虏丢了气节,他向南叩了几下头,大喊道:“皇上,臣对不起你,臣对不住大明,臣只有以死谢罪,啊”王元雅挥剑自刎而死。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不过由于其作为不大,没人关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