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7-12-23 23:45:33本章字数:3370字

    第六章

    崇贞正在御书房批阅奏章,公公王德化进来对崇贞说到:“皇上孙大人己到宫外等侯,请求面见皇上”

    “哦,这么快就到了快出去,请孙大人到御书房来见朕。”。

    “奴才遵旨”

    王德化找到孙承宗说到:“皇上命你到御书房会见,请孙大人随我来”

    “有劳王公公带路了”

    “嗯,皇上最近老唠叨着问你何时能到京师,最近建奴侵扰北京,皇上十分忧虑,朝中大臣无人能出面担此重任。”

    孙承宗己经赋闲在家很久了,以为皇上早望了自己,现在朝堂这么大动静皇上第一个想起的是他孙承宗,他内心此时十分高兴,想不到自己在皇上心中这么重要,他也多次听说建奴南掠京师,奈何自己己经被逐出朝堂一心报国之志无以用处。

    他向王德化回道:“待罪之臣,还让皇上如此挂念,哎,是我以前失职对不起皇上”

    “孙大人前面就要到御书房,请随我来。”

    王德化将孙承宗带到了御书房后退了出来,孙承宗见到崇贞后赶紧跪拜:“罪臣孙承忠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贞走到孙承宗面前,亲自扶起孙承宗。

    “孙爱卿不必多礼,朕也是在万分紧急下才不得不请孙老出山,爱卿年事己高还要为国操劳,朕心愧疚”。

    “为皇上尽忠,为国办事是我等荣幸。”

    “来,孙爱卿请坐”

    “谢皇上”

    “德化快叫人给孙大人看茶”

    崇贞回到座位上,看了下近段时间战报,并将各主要兵力部置等地图交给了孙承宗看。孙承宗拿着地图与战报仔细阅读,看完战报后孙传宗说道:“皇上,臣来京师一路上碰到许多向南逃命的百姓,建奴一路过境烧杀抢掠百姓流离失所,臣心甚痛。我听说袁崇焕驻守蓟州,满桂驻守顺义,侯世禄驻守三河,这是防守的好策略。但又听说尤世威回昌平,侯世禄驻守通州,有些不合时宜。“朱由检问:”你打算守三河是什么意思?“孙承宗说:”守三河可以阻止敌人西奔,遏制敌人南下。“朱由检觉得孙承宗的计策很好,又问:”那又要怎么保卫京都呢。“孙承宗接着说道:”在危急的时刻,不能让守城的士卒忍受饥饿寒冷,要整备好军备,犒劳将士们,巩固人心。众人万同心用力”

    崇贞感觉这个策略十分满意想了想对孙承宗说道“这样吧你就不必要去三河了,就留在京师总督内外军务,同时兼任兵部尚书一职”

    “老臣领旨谢恩”

    “孙爱卿舟车劳顿先行休息下吧”

    “谢皇上”跪拜完毕孙承宗退出御书房

    此时北京城内,天气寒冷大量的百姓依然处于饥寒交迫状态,而有钱人华服厚衣,莺莺艳歌,许多道路由于一两年的灰尘垃圾的填作下,街上土又厚又脏,才冬天来到不久,己经有上百人被活活冻死,许多老百姓穿着破烂棉衣在苦挨着这个异常寒冷的冬天,如此脏乱的城市卫生又为后来大规模的瘟疫爆发也算是打下“坚实基础”了。

    在崇贞上任后为了得到更多收入,就把打扫街道的一些人员给裁了,许多水沟己经几十年没修复了,一下雨许多地段都可以直接做船了。现在听说建奴要攻打北京了,由于缺粮一些官军就直接去征用百姓的口粮

    “军爷,军爷求求你们给我家留点粮食吧,我们一家三口就这几袋米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得如乞丐一般在死命护住自家粮食。

    一群京营的官兵,正在抢夺那几袋大米:“老子们用命给你们守城吃你几袋大米算看得起你,滚开不然老子一刀砍了你,信不信”

    这个京营兵一拳直接打开了这男的,这家人都看着自己活命粮食被拿走。

    “苍天啊,救救我一家人,呜呜呜…,我儿还这么小他不能饿死啊”。这个男子抱着己经非常瘦弱的儿子痛哭,他妻子也悲惨的痛哭着。“孩儿他爹,你不要哭了,周边邻居还能借点粮食吗”他妻子问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周围就我们家有几袋米,没挨多远王家,把女儿卖给一个千户当他们家通房丫环,这种缺德事,我就是饿死也不做”

    这家人将传了三代人的房子卖了,沿街乞讨,大量的底层百姓以是在煎熬着渡过这一个冬天,也没有谁会管他们。而此时北京有钱人,各王爷,皇亲国戚自己己经富得流油了还是不肯拿点粮食资助守城的将士。

    孙承宗到任后,他虽然年老但身体十分硬朗,他以前在辽东时也经略军营多年,对军营情况也十分熟悉了,他首先不是去看军队操练,而是直奔各营去查看伙食。他先去看了神机营,毕竟大明精锐的精锐了,神机营王指挥使也陪着孙承宗一起查看,王指挥使向来是对下属不错的,这点孙承宗也知道。孙承宗问道:“王大人,我看了这些食材,为何没见到什么肉类的吃的呢。”

    王指挥使说道:“回大人的话,现今年月不要说吃肉,有饭吃都不错了。”

    “这不是京营么难道还有人敢动这些手脚,我以前在辽东经营再困难,我也会设法给将士们添点肉吃,神机营不是每次发饷都是最多的么”

    “大人,前三年开始我们己是减半发了,我为人大人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宁愿自己挨饿也不会认弟兄们受饿的”

    孙承宗也很了解他这个人:“唉,不说了朝廷也是困难的,你集合下人马装备,我要校阅大营,我拔了些食材给你们,晚上叫将士们大吃一顿”

    王指挥使心喜说道:“谢孙大人,体恤我等,我们也是大半年不见晕腥了”

    神机营校场上,鼓声隆隆作响各营开始陆续出营集合,各营官各自带队,在预定位置集结。孙承宗与兵马副使,神机营指挥使在校阅台上校阅。

    许多兵士战队散慢衣着破旧,好在个个兵士精神还错,各营兵马兵士齐声呐喊展现军威。

    “呵呵,王指挥的兵士杀气十足可堪一战,但将士训练仍有些不足啊,士卒对列松散,万一与建奴野战如何列阵迎不敌”

    神营王指挥使:“在下失职了,京城长期无战事外加上粮饷不足所以训练就少了些”

    “嗯,本官知晓了,不过此时应加紧训练,以防备建奴不袭扰京师”

    “遵命”

    一队队兵士从孙承宗面前通过,先是鸟统营执枪行进士气不错,接下来是三眼统营兵士,最亮眼的大小佛朗机炮,甚至还有车载佛朗机七十余门炮由马牵动,大小火炮加起来三百多门炮,质量也是上乘孙承宗甚是高兴拍手称好,接下来还有战车两百多辆,其中甚至有防火枪箭矢有防护铁甲的战车。

    其实明代战争中也出现过铁甲车用以攻城野战等只不过没普及而已。

    在队列校阅完后,孙承宗还是比较满意的,比当年他在辽东作战的装备好多了。神机营主要是火器作战其火枪样式也是相当繁多。

    “孙大人,鸟统营己作好射击准备,请孙大人请校阅”

    “好,各位一同前去查看”孙承宗一行人便去耙靶场。

    一个传令兵下跪行礼到:“报,各位大人,鸟统手己经准备就位”

    孙承宗道“开始演习”

    “遵命”

    三百多人站成三排射击位,排列还是相当齐整,前面一大片用草与木头做的几百个假人。

    该营指挥使大喊道“众将士听令,各排依次射击,预备放”

    呯呯……呯呯呯……呯……第一排下蹲后依次射击,白烟滚滚,接下来第二排开始射击,并且射击完后退后装填,鸟铳依次先后射击,对面的假人在几轮射击后一大半已经中枪了。射击完毕后孙承宗命人每人奖励一两银子。

    孙承宗视查完神机营后,又去视查其他兵营,许多兵营都出现训练不足,还有许多营的营兵都是传代的大多年老体弱,守城方可根本不能出城作战,而且许多将领根本不懂战法完全靠关系上来的。孙承宗又亲自上城去看视守城兵丁,鼓励士气一时各营官兵士气大振。

    首辅韩爌在内阁议会事厅与几个大学士论政,孙承宗也到了议事厅:“哦,各位都在啊,诸位大人多日不见,幸会幸会”

    “孙大人客气了”

    “恭喜大人,又回到朝廷”几个大学士一一向孙承宗道理

    韩爌也起身道:“孙大人一到京师,车马劳顿还未休息好又受皇上重托,望大人注意身体”

    “韩阁老,你我同朝为官多年,你是知道我这个人就是个劳累命,一闲下来就不舒服,我来时听说,阉党与温党要处罚袁督师啊”

    韩爌向外张望下见没有耳目,并叫自己亲信在外守卫:“孙大人你我都是一心为国之人,唉,有些话不吐不快啊,我是不信袁大人有不臣之心的,那些人不过怕袁大人得势后,我们这派人势力壮大威胁他们罢了,做到了袁大人的位置不招人忌度才怪呢,袁大人也是难得为国之人”

    韩爌在旁边火炉上把水壶给孙承宗到了壶茶:“来孙大人,喝口热茶,这些个事先不忙谈,先谈下最近军务吧”。

    孙承宗喝了口热茶暖了下身,他手抱着茶杯取暖说道:“京城防务太松懈了,许多军营人数也不齐,只有禁中三大营满员守城作战有余,而野战不行,而巡查各城口军士们衣着太单薄了,望韩大人筹措一些棉衣”

    “嗯,我记下了,我立刻着制衣局加紧赶制冬衣”

    “还有许多处城墙要加厚加固,望韩大人相助”

    “此事我会联系工匠加固城防”

    “我观,我军军心民心皆可用估计能度过此次危机”众人又商讨下当下政局

    崇贞在看地图时发现通州一带没有可靠人手去莫名其妙叫孙承宗去守而且是半夜三更去叫孙承宗,孙承宗受命后根本来不及准备,带了二十几个骑兵连夜去通州守与当地巡府总兵一同防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