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7-12-24 21:54:17本章字数:3121字

    第七章

    大明各镇在收到勤王诏令后,一些各镇守军收令后向北京开进,在各镇守军中,当属秦良玉堪称传奇了,因为她是一个靠战功硬打上来的女将军,她率领的白杆打的金兵都怕,关键是此人允文允武堪比小说式传奇人物了。花木兰穆桂英在正史上无记载,但秦良玉可能正史人物以至后来封了候这可谓厉害了,这暂且不提。

    本来勤王诏令这种也无强制性诏令,况且四川离北京路途摇远,来不来得了完全靠心情了,随便找个借口来不了皇帝也没办法。其中一份勤王诏令也传到了秦良玉手中。

    石柱土司府内秦良玉穿上了朝服座于正厅首位位置,虽然秦良玉多年争战岁数已经有些大了。秦邦屏,秦民屏,秦翼明,秦佐明等在大厅两列分列就座。众人都是身穿官服以表示对皇帝诏书的尊敬。

    秦良玉见手下主要将领都到齐后喝了口茶说道:“各位我此次诏集你们有要事相商,如今建奴胆敢侵犯京师,我等定当为国效力杀奴报国,皇恩浩荡我秦良玉无以为报当今天子诏我勤王,我决定起兵出川勤王,你们意下如何”

    秦民屏说道:“姐姐,我们离京师路途摇远,而且我们的军饷军械等都有些不足啊。”

    秦邦屏也说道:“皇上即诏我等前去勤王,我们秦家世受皇恩,按理也应该去,北方天气寒冷我军冬衣等估计不足”。

    秦異明说道:“哈哈,我在家这么久没打战了,手痒痒呢,这次前去定当让建奴看看我白杆兵的厉害,只要姑妈一声令下異明甘为先锋”

    秦佐明也站起来道:“姑妈我也愿为前军先锋,为我军打头阵”。

    秦良玉非常高兴道:“好好好……,这些侄子背的个个都如此勇武我秦家男儿就该当如此,上报皇恩,下打乱臣贼子”。

    秦邦屏也很是高兴自己儿子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異明,爹我叫你看的兵书读的怎么样了,打仗可不光靠力气大,要知道用兵之道才会少打败仗”。

    秦異明回复道:“爹爹,孩儿最近也是苦读兵书,只有孙子兵法最为熟悉”。

    秦邦屏说道:“既然你姑妈也在这来给你姑妈背上一段”。

    秦異明说道:“姑妈那我随便背一段就是了吧”。

    秦良玉也说道:“姑妈听着就是了,你随便背一段吧”

    秦異明郎声背书道:“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力屈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军罢马,甲胄矢弓,戟盾矛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车战得车十乘以上,赏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车杂而乘之,卒善而养之,是谓胜敌而益强。”

    秦良玉满意的点头说道:“異民诵读兵法一气喝成,看来平时也下过功夫,允文允武各位侄子应当向異明多学学”。

    秦異明被秦良玉大加表扬心里高兴但仍显淡定的座下。

    秦邦屏也很是高兴抚着胡须说道:“你姑妈表扬了,你也不可高傲还须通熟兵法熟用,不可只按兵法行事,知道了吗?”

    秦異明起身回道:“爹爹教诲,孩儿谨记在心”。说完他便回道自己的座位上去。

    秦良玉说道:“关于军资的问题,我想把我们家族一些值钱的东西拿出去卖了,这些个东西也是死物平常对于我们这些人也没多大用处”。

    秦民屏说道:“看来姐姐己经下定决心勤王了,我和一些川中商人熟悉,我想我前去找他们商谈一下”

    秦良玉回道:“那这事由你来操办,那我们定在这月中旬出发”众人一一遵命。

    晚上天黑了,在秦良玉的屋内挂着她丈夫的遗像,秦良玉把几柱香放在旁边的蜡烛火焰上点燃后,她向她夫君的遗像面前拜了几拜。

    “夫君,我过几日就要带领我族中子弟去剿灭异贼,保佑儿郎们旗开得胜,等我大胜归来我再来给你上香”。

    监察御使杨宽得知秦良玉将自家财产变卖充作军资进京勤王十分感动,并将此事上奏给皇帝崇贞。

    多尔滚在攻下遵化城后,下令让将士们开晕一天,他们在城内想么样就怎么样,遵化城里后金士兵疯狂抢掠强奸杀人,城内各处惨叫声,痛哭声不断到处有火光燃起,每一条街,每一个走廊上不时有被杀死的百姓,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停下来。

    后金方面皇太极并没有在蓟镇停下来,而是绕过蓟西直奔北京。袁崇焕正在与众将军商讨怎么加固城防工事,传令兵报了后金大军从蓟西而向南,袁崇焕立刻与众将商议如何应敌。

    袁崇焕看着地图说到:“各位将军,建奴真是狡猾没攻下蓟镇就去攻京师去了,你们有什么看法。”

    祖大寿说道:“建奴真是找死,蓟镇都未攻下就去京师他们不怕后路被截了么,我的想法再调点人加强蓟镇防守断了建奴后路,然后与各镇援兵聚歼建奴”。

    袁崇焕苦笑着说道:“方法很不错,但是有一个问题是,朝中到时后会有人说我故意放建奴南下”袁崇焕用手敲着桌子说着。

    祖大寿也是一愣也理解了袁崇焕的意思:“唉,这么好的机会失去了,就再难得了要是我们再多一万人,那就好了”

    袁崇焕说到:“现在我们须要抢在建奴前头拦下他们,对了通州有孙督师他们,我们在河西务这边驻防然后与通州那边夹击建奴,反正现在是追不上他们了,你们认为如何”。

    祖大寿看了下地图说道:“我认为大人的计策十分不错”

    袁崇焕说道:“好那就这样,祖将军立刻集合关宁铁骑迅速行动”。

    “遵令”

    皇太极骑在战马上与八旗主力一路向通州方向赶去。

    多铎说道:“大汗,蓟镇尚未攻下又去通州,万一我军后路被断那怎么办”

    皇太极哈哈大笑:“你是我满州有名的勇士还怕了汉狗不成,不是袁崇焕去河西务了吗,哈哈,我在通州虚晃一枪然后把他们调得远远的,我们是过来抢东西的,又不是来打大战的不好打就跑就是了,沿途能抢则抢,抢不走的烧了便是,土地庄稼全部破坏掉,你去吩附下去”。

    多铎也哈哈大笑着退了下去吩咐众,八旗各旗专们派出小队在主力周边烧杀抢掠,骑着马踏平路过的庄稼,京城一带的庄稼大多是皇亲国戚,或是位高权重的人的土地,这些人看着自己的庄园被金兵破坏抢掠都认为是袁祟焕故意放过来的,因为后金就是从蓟镇过来的,再加上有一些人从中挑拔之后更加认定就是袁崇焕故意放水,这些人十分气愤认为袁崇焕居然改在皇上眼皮底下私通建奴,朝中上下一时对袁崇焕口诛笔伐。

    崇贞己经得到多个弹核袁崇焕的奏章,说袁崇焕私通建奴放金兵南下,他已经得和了后金居然从袁崇焕重兵防守的蓟镇顺利通过双方并未发生认何交战,而且更让他气愤的是袁崇焕居然没有去追击建奴而是去河西务防守去了,不是直接放建奴攻京师嘛:“逆臣啊,枉朕如此信任袁崇焕,居然他是如此对朕,他袁崇焕要什么朕无所不应,他卖粮食给蒙古人朕都答应他,他当初是多么信势旦旦,如今如此对朕,气死朕了气死朕了,啊…”崇贞气得把奏章直接仍在地上,王德化服侍崇贞多年,他向来性格很好为何今天突然发这么大脾气。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啊,皇上注意龙体啊”王德化赶紧去劝崇贞并且去捡起地上散落的奏章。

    崇贞对王德化说道:“德化,这满朝文武朕还能相信谁,我都对袁崇焕推心置腹了,他在辽东基本上就是个王了,多少文武弹劾他都被朕压了下来,上次三翻五次吹促他勤王,他才有动作,朕也忍了这次居然放建奴南下,咳咳咳……”

    “唉,皇上,皇上您就不要生气了,至少咱家会为皇上啥命,那些个官员德行奴才也不去评论,不过这个袁大人做的实在有些过份。”

    “大事还是交给像你们这些人,也比交给那些个文武官员放心啊。”

    王德化一听说道:“哎呀皇上奴才几斤几两我是知道的,奴才一心只忠心皇上,其他一概不问”

    在后金突过蓟镇防线后,崇贞又严令各路勤王军加紧赶往京师,皇太极帅大军并没去攻击通州,而是直接又统过通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