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7-12-28 08:53:27本章字数:3299字

    第八章

    在后金绕过通州后于是开始直接抢掠北京皇太极甚至幻想直接就占了京城,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后金战无不克,攻无不胜现在明朝精锐又被自己的甩到了身后,如果能攻下北京就直接可以代明称帝了,这种诱惑让皇太极决定冒险去攻击北京,本人他目的不过是抢些人口财物粮食等耐何这一路大胜,让他有些可以立刻入主中原的幻想,这么大的诱惑力下皇太极下定决心一试。

    后金大军赶着抢来的人口物资向北京开进,在路上多尔滚有些忧虑他对皇太极说道:“大汗我军深入敌境,现在又去攻北京,北京城高墙厚恐怕攻打不易啊”。

    “行不行本大汗也要试上一试即使攻不下,也要抢一翻,万一成功那可是定鼎中原一统天下的良机啊”皇太极很是兴奋的说道。

    而此时回援勤王的也不过四个镇的军队,除袁崇焕驻蓟州外,昌平总兵尤世威驻密云,大同总兵满桂驻顺义,宣府总兵侯世禄驻三河。在崇贞安排下到京城周边布防。袁崇焕也赶到了北京,崇贞现在心里已经对他十分不满了,不过现在敌兵压境再大的火气也要压下来,崇贞在宫内诏见袁崇焕,祖大乐,满桂,候世禄等主要将领。

    在宽大的皇宫里崇贞还是准备了一翻宴请这些将领,各将领在大厅外聚好后整理好衣衫分列两队由袁崇焕在最前面,崇贞己经在首位座好等各将领朝拜。将领们走近皇宫的宴客大厅之后其声朝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你们能够此时此刻忠心于朕,朕心甚悦,各位将军辛苦了先做下吧”

    “谢皇上”

    将领们各自做到自己席位,袁崇焕认为自己多次大战有功见皇上也没什么异样,估计这次皇上也没听那些流言蜚语,崇贞现在为了稳住袁崇焕先向他劲酒说道:“袁爱卿多久不见,现在看上去瘦了,袁爱卿千里条条赶到京师剿杀敌寇,朕十分欣慰,来我先进你一杯酒”

    袁崇焕心里现在可谓美滋滋看来皇上还是没有相信流言,他举杯回进说道:“臣没能在边关剿杀建奴让皇上受惊,是臣失责,此次定当在京城打败建奴扬我大明国威”。祟贞赏赐御用酒菜及貂裘慰劳袁崇焕。

    皇太极主力还有一天路程就要到京师了,现在京城上下到处一片惊慌,街上冷冷清清的一队队明军士兵在街上巡逻防止有人里应外合。皇太极的八旗兵真是战斗力组织力强悍这么长时间深入敌境作战战斗力依然不减。在强大的八旗铁骑之下野战非常危险,最好的办法是依城作战,所以袁崇焕与各镇总兵商量后就在京城下防御作战,因为后金主力己经快到京城了估计要攻城。八旗铁骑厉害之处在于上马弓射可以下马步战也十分厉害,骑兵近战也非常好,远近都厉害没有明显短板更重要的事,八旗铁骑继承了蒙古骑兵弓骑战法,大规模大兵团的轻甲弓骑配合重甲弓骑在野外汉人步兵军团一旦遇上打不过跑不掉。相当于与装甲装团军作战这难度相当大。而且后金还发明了一种相当于步弓威力但更利于骑射的满州弓,其性能相当强悍比火枪不相上下,此弓轻便准确度好也不废力。

    皇太极大军在京城下集结,正白旗,正黄旗,正蓝旗等各旗主力贝勒都到了,衣甲鲜明士卒精悍,几十门马牵拉的红夷大炮位于阵前,在广渠门前方集结,城上的京营都个个见了金兵十分胆怯,大部分金兵操着一口他们听不懂的满语在城下叫骂,并且将几百个汉人执于阵前。

    一个后金里的一个汉将出来说道:“城上的人听着,我大汗在此你们如果开城,大汗保你们性命,不然攻破城后通通杀光”。多锋见城上没人回应:“来人把那几百个汉人全部杀了”

    金兵并没直接杀了那些人,而是用刀剖开肚皮让这些人流血而死。

    “啊啊啊,哎哟,啊啊啊……痛死我了”几百个被剖肚的汉人倒在地上惨叫抖动。金兵发出哈哈大笑并用满语向城上叫骂,一个金兵掏出一个汉人内脏扔向城墙。

    上面的明军吓得有些慌不择路的往城下跑,被督阵士兵杀了几十个才稳住,一个明军指挥使大喊到:“谁敢怯阵当场格杀”在城外的满桂大营缓缓向后金阵列方向开进,祟贞严令袁崇焕速速击败后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与后金在城外野战,袁崇焕令戴承恩在广渠门列阵,祖大寿于南面列阵,王承胤在西北列阵,袁崇焕在西面列阵以备战。对后金阵列形成U形包围。

    皇太极准备直接交战先野战灭了袁军再攻城。皇太极亲率大贝勒代善和贝勒济尔哈朗、岳讬、杜度、萨哈廉等,统领满洲右翼四旗,以及右翼蒙古兵,向满桂和侯世禄的部队发起猛攻。二十几门红夷大炮对准了满桂的部队,满桂也叫人快速调来大炮与后金对轰。后金准备好火炮之后,号旗见各火炮准备完毕之后大声喊道:“放炮”轰 轰……轰各火炮依次射击,在满桂部队阵列爆炸,满桂命令火炮还击,明军火炮也向金兵发射,两边顿时炸得人仰马翻,皇太极见炮战没占到便宜,便下令蒙古骑兵与正红旗护军从西面进攻,正黄旗作为掩护冲击明军。正红旗与蒙古骑兵嚎叫着冲锋边冲边放箭,箭矢如雨向候世禄的军队落下,候世禄军队由于凯甲单薄大批大批的士兵被一轮箭雨射死,候世禄赶紧命人放箭还击,但还是射不过金兵,许多步弓手还没射出箭即被射死。候世禄命火铳兵射击,但是火铳兵在五十步内面对凶残的满蒙旗兵,许多人连装火药都装不进去,极少的火铳手装好火药乱放一气并没对金兵造成伤害,第一排的金兵全是裹了几层棉甲的死士,连马都配了重甲火铳威力几乎伤不到他们,但还是有金兵被射下战马死去。

    前排金兵己经冲入明军阵里,火铳手仓慌后逃,侯世禄焦及的大喊:“刀牌手,长枪兵快上,快结好阵冲上去,给杀,杀”金骑兵大部队几千入冲入候世禄军队,又被正黄旗从后面冲击,候世禄的部队阵型大乱,满蒙旗兵乱砍乱杀,候世禄带着部队拼死还击,一个金兵在马上一刀就把要砍杀自己的明军砍成两段,许多明军士兵被战马的冲击直接飞出几米远,被活活的撞死,后金骑兵又战马踩踏倒地的明军士兵,明军士兵痛苦大叫。侯世禄的士兵也在拼死搏死,一个明军士兵勇敢的跳起来将马上的金兵撞下来,几个明军士兵一起将其刺死,双方激烈交战砍杀声不断,但是侯世禄部队还是挡不住金兵骑兵冲击,大批的明军士兵溃逃,侯世禄见状也只有后撤了。侯世禄一逃满桂侧翼直接就暴露在金兵铁骑面前,满桂防守德胜门一段,如今被破与金兵作战,满桂所部多次与蒙古骑兵作战,经验还是相当丰富,他并没有率军冲杀,而是命刀牌手,手持大盾牌排成阵列长枪手在后面,满蒙骑兵向他的人马杀来箭矢咻咻的射向了满桂所部,许多人没什么准备被当场射死。满桂大喊道:“快拿盾牌防住箭矢,弓箭手给老子射,快”。明军步弓手弯弓射箭射向金兵。

    “啊”“哦”……金兵应声摔下战马有几十个金兵当场被射杀。满桂见状大喊道:“好,兄弟们射得好,火铳手在牌后面放铳,快”三百多火铳兵不慌不忙的列队装填弹药用压条压实,不槐是大同的精兵如此大战依然不慌乱。

    “第一排准备,预备放”“呯……呯呯呯”火铳声密集的响起,金兵不断有人被射杀连人带马被杀死倒地,金兵红夷大炮开始向满桂所部发炮,轰轰轰……咚咚咚……炮弹不断的在满桂所部间爆炸,许多士兵被炸飞。金兵大喊着哇噜哇噜的冲向满桂刀牌手,许多刀牌刀当场被撞死,长枪不停的刺向金兵,前面的死士金兵真是悍勇直接不惧长矛直接撞过去,虽然许多前面金兵当场被刺死不过把明军长枪阵打乱了阵型双方陷入混战,守城的明军见状不分敌我乱放炮轰炸在混战中的金明两军,许多明军士兵被误炸而死,满桂的士兵大声叫骂着守城士卒,本来队形己经乱了的满桂所部阵型更乱士气低落,在免力抵挡后兵铁骑,在坚持了一段时间满桂也是多处受伤没办法带着剩余能逃的百多人向城里跑,但是守城的并不开城门,没办法满桂带着一百多残兵逃到一个比较高的地势那里有座城皇庙,当天袁崇焕、祖大寿也率骑兵在广渠门外,迎击后金军的进犯。皇太极派大贝勒莽古尔泰及贝勒阿巴泰、阿济格、多尔衮、多铎、豪格等率领白甲护军及蒙古兵二千,迎击广渠门袁崇焕军。袁崇焕有九千骑兵,令祖大寿在南,王承胤在西北,自率兵在西,结成“品”字形阵,阙东面以待敌。后金军的前锋阿巴泰部、阿济格部、多尔衮部、豪格部,先直扑祖大寿部东南角。四部在即将与祖部接战时,后金军发现王承胤部,一部分后金军(即豪格部)又向北直冲王部,王承胤惧怕金兵向南方向规避,后金兵边冲边放箭祖大寿担心挡不住骑兵冲击果断的边战边退到城壕后边有效的缓解了金兵的冲击,皇太极见祖大寿阵型厚密已方骑兵速度被拦了下来形成胶作状态,他赶紧命令后撤后然后又回冲过去想用此撞透祖大寿的队形,祖大寿带部拼死抵住金兵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