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锲子

    更新时间:2018-03-12 23:14:54本章字数:548字

    耀眼的天空,转瞬间,片片雪花落地。翠绿的参天大树被冰雪覆盖,本来明媚晴朗的天气变得寒冷。

    一双如白玉般细长的双手轻轻的接下从天而降的雪花,如珍宝似的放在心口。一声声的吟诵如歌般从喉间轻轻的唱出。

    可离得近了,却不知吟诵的是何种曲调,却十分好听。

    她如墨的发随风舞动,掌心中的片片雪花似乎染上了她的唇色,淡淡的红。自掌中旋转飞舞,一朵缠绕一朵,似生命一般繁衍生息。

    坠入大地,慢慢地,雪胎梅骨似的梅树在这个雪白的天地间增添了一抹颜色,冷韵幽香。

    看着如此姿态的梅树,她的嘴角不由得上扬,面容如雪般洁白。

    她看着耸立的梅树,轻轻的笑了,道:“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她看着梅树速度的生长,如雪的洁白的脸像溢满喜悦的色彩越发光亮。

    她看着枝节越发的长,立即快速的捏了手决,身形飞起,往天空飞去,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拍落在地。

    鲜血溢出口。

    “我就不相信我夙蕊出不去这里”夙蕊用手抹掉了嘴边的血

    嘴里又轻轻吟诵出奇怪的曲调,指尖滴出血滴,飞入梅树里,梅花一瞬红了。

    夙蕊飞升而起,站立在梅树顶枝。再次飞升,再次拍落。

    再次飞升,再次拍落。

    已经不记得有几次了。夙蕊已经瘫软在了雪地上,身上的白衣已经血迹斑斑。

    泪缓缓的落下,她是走不出去了吗?

    再也出不去了吗?

    在也见不到他了吗?

    泪越多的涌出……